--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引用(-)  回應(-) 

    2009

08.27

【副官】失落的真相─梅菲斯之章


    副標題:【梅菲斯的戀情成就】
-天界‧天使培訓所-

  暖暖的陽光在枝葉茂密的樹林間投下淡淡陰影,阿斯達羅斯和貝爾澤比杜並肩走在術士院研究部的外圍森林中,享受林蔭下的寧靜安祥。

  他們談天說地,聊魔法的應用或最近發生的事情;雖然大部分都是貝爾在發言,阿斯達羅斯只是偶爾回答一兩句,甚至只有點頭搖頭,但是如果仔細看,就可以發現他唇角浮現一抹若有似無的悠微笑。

  「這一期的戰士院比賽相當有趣呢!可惜你沒有來看。」貝爾笑盈盈的說︰「這次的男子組冠軍……」

  「……有猴子。」忽然沒怎麼說話的阿斯達羅斯抬起眼,望著前方青翠茂密的森林,打斷貝爾的話。

  「猴子?」貝爾澤比杜一愣,天界什麼時候出現這種生物來著?他疑惑的順著阿斯達羅斯的視線望過去……

  那的確不是猴子,而是一個天使,蹲在樹枝上,一隻手抓著腳下的枝幹,一隻手撓著腦袋,兩條腿擺成不雅的M字型,在顫動搖晃的樹枝上,端的是一張無辜到讓人感覺很欠揍的臉。

  百公尺外,一群術士院的學生們提著衣擺邊追邊對他義憤填膺的叫罵,他一臉正經的不知道和他們說了些什麼,瞬間火球水砲風刃等等雜七雜八的法術攻擊立刻追在他身後,乒乒乓乓好不熱鬧。

  「速度快,反應也不錯。」阿斯達羅斯靜靜的觀察,平淡的下了結論︰「他是梅菲斯特˙菲雷斯吧?這一期的戰士院男子組冠軍。」

  每期的戰士與術士比賽,進排行榜的天使影像都會公開讓大家知道,而眼前這個野猴子一樣的天使,就算沒有進比賽排行榜,存在還是一樣人盡皆知。大名雖是如雷貫耳,但是這大名好壞嘛……就不予置評了。

  「啊,是他沒錯。我有去看他的比賽,第一名確實當之無愧。」貝爾澤比杜好笑的看著︰「不過,不愧是出名的問題學生啊,翹課翹到咱們術士院研究部來了。」

  也不知道梅菲斯特是幹了什麼好事,竟然可以讓以冷靜為訴求的術士院天使們氣急敗壞,而且連附近還有其他人都沒注意到。

  「呵,阿斯達羅斯,我們要不要避避?往我們這方向過來了呢。」

  「……來不及了。」阿斯達羅斯淡淡的回答,頭往上一抬,梅菲斯竟然已經距離他們不到三顆樹的距離,貝爾不禁有點驚訝︰瞬移術?戰士院研究部的高等技巧!

  不過梅菲斯特顯然還不是很能完全掌握這個技巧,因為他每一次的瞬移都有點跌跌撞撞的,結果在經過貝爾他們頭頂的時候,沒有踩好樹枝,腳下一空往下滑,立刻就要摔到下面的兩個人身上。

  因為距離地面太近了,所以梅菲斯特也來不及把翅膀打開,只是眼角發現下方還有人,他立刻開始驚慌失措的慘叫起來。

  「啊啊啊對不起、不過請你們快讓開啊啊〜〜」

  砰!

  完美的自由落體。

  阿斯達羅斯和貝爾澤比杜早就左右往後各退一步,阿斯達羅斯動作還比貝爾快那麼一步。

  「嗚嗚……好痛哦……」梅菲斯特可憐兮兮的抱著腦袋在地上呻吟,滾了一下身體,也不知道他的右手是怎麼撈的,一揮就抓住阿斯達羅斯的衣擺,像條蚯蚓似的扭呀扭,貼著阿斯達羅斯的術士袍往上爬,然後可憐兮兮的抬頭看。

  小狗般的視線對上冷漠的眼神,四目交接、天雷勾動地火。

  「哦哦!美人耶……而且是有同學愛的美人……」有點頭暈腦脹的梅菲斯特呆呆的說,眼睛一亮,瞬間復活,雙手握住阿斯達羅斯的手,興高采烈的盯著他的美人:「我叫梅菲斯特˙菲雷斯,戰士院高等部學生!身高一七七,年齡體重是秘密,家世清白、為人上進!同學你叫什麼名字?我們來當朋友好不好?還是同學你有沒有寫日記的習慣,我們來交換愛的日記!」

  面對梅菲斯特少女般閃亮的眼睛,阿斯達羅斯冷靜的抽出手,扭頭就走。

  「唉唉唉同學等等不要丟下我一個啊〜〜我們認識一下作朋友啦〜〜不要害羞不好意思啊〜〜我是很純真善良誠心的想做你的朋友的〜〜欸欸、同學同學〜〜」

  拉拉扯扯間,一本小冊子從梅菲斯特的衣服內側掉出來。

  「呃、同學,你的筆記……」被徹底無視的貝爾彎腰想把簿子撿起來,下一秒卻愕然的停格在那裡。

  本子上大大的寫了「日記」兩字,書頁啪啪啪的快速自動翻開,貝爾頓時被迫看到日記裡的內容。可是……這個沒有營養沒有重點的日記,內容雜亂無章也就算了,現在竟然自動在上面快速浮現文字,字跡還潦草的叫人難以辨認,可見主人現在的心情之激動……

  這可是術士院學生用來紀錄課堂內容的魔法筆記啊(因為比手寫快)!

  竟然有人那麼無聊用這來寫日記?!

  而且用魔法還能讓字比手寫還要醜?貝爾啞口無言的看著筆記接二連三的「畫」出鬼畫符般的文字,傻眼的抬頭看著小雞般跟在阿斯達羅斯後面的梅菲斯一眼。


  =====================
  天使曆O年X月Y日?時
  天氣:天界有晴天以外的天氣嗎?
  心情:好無聊好無聊〜〜學長學弟都不陪我玩!
  =====================

  戰士比賽結束後的第十六天,我重新恢復以前著沒事做的狀態。

  這一次天使培訓所舉辦的比賽,我拿到男生組的戰士比賽冠軍。結果等到活動結束之後,連著幾天,學長學弟們熱情的來找我切磋,接著挑戰的人數一天天減少……到零。

  我知道我很害,可是你們也別這麼不禁打嘛〜〜要知道困難是用來挑戰的!障礙是用來跨越的!超越自己才能有進步!重點是你們都不來找我玩,我很無聊的!

  「你要是嫌沒事做的話可以去上課。」和我同年的研究部學長在我旁邊涼涼的說︰「你早該從高等部畢業到研究部來了,梅菲斯特。」

  「啊啊……可是上課好無聊……」我垮著一張臉在地上滾。

  「無聊的話你去術士院逛逛啊!別躺在路中間擋路。」

  術士院?

  「你應該沒去過吧?是說那地方能進去的戰士院天使也沒幾個。」聽見對方這麼說,我登時來了興趣,天使啊〜〜果然還是要有點冒險犯難的精神你說對不對?

  「哦哦哦,的確我沒有進去看過耶,裡面好玩嗎?」

  「噢,有很多各式各樣有趣的實驗,還有像煙火一樣的元素魔法可以看。」研究部的學長聳聳肩,笑的很天真很善良。

  喔喔〜〜怎麼聽起來好像遊樂園一樣好玩的地方啊?

  「你可以去看看啊?記得要對術士院的同學友善一點,不可以打人哦。」

  不會不會我不會打人!我揮手告別學長,立刻開心的往術士院的方向直奔而去,可是卻在門口被擋下來,欸,一樣都是見習天使,為什麼要拒絕我這麼一個英俊善良又很會打架的學生呢?

  好吧,如果非得要術士院的學生才能進去,那我就裝成術士院的學生這總行了吧?

  只是……唉,術士院的同學還真是小氣,我不過是想借他們的衣服一穿在術士院逛逛而已呀?怎麼連這點小小的心願都不願意幫我達成呢?而且還想毆打我一頓,說戰士院的學生不應該越界跑到術士院的地盤……這是歧視!這是虐待啊啊〜〜

  所以,我當然就很開心的把想要欺負我的同學打昏扒光──唉同學,我這是為你好,免得讓你養成欺負人的壞習慣,小時候學恐嚇長大學殺人。

  可是我怎麼也想不通,為什麼我都裝成術士院的學生了,還拿了一條布巾把我的頭髮藏起來,怎麼還是會被認出來是戰士院的學生、男子組比賽的冠軍呢?

  所以我只好先往外跑,想說假裝跑出去等等再偷繞回來,可是那些沒同學愛的同學們竟然不放鬆的追在我身後,喂,我脾氣好不代表就要讓你們捏搓揉扁,我也是會生氣的!

  不過同學們實在追太緊了,我想還是得先跑遠一點,所以就使出了最近學到的新招數──瞬移,只是用的很蹩腳。

  這也是沒辦法的!因為這個瞬移是我偷學的,高等部沒有教,我只是路過研究部,看到他們正好在上這堂課,所以就直接給它學起來的。

  所以用的不好也很正常啊……噢、喔、唉呀?

  腳下踩空,我的視線開始高速旋轉,啊啊慘了要摔下去了!下面竟然有人在!
我謹記著「要對同學友善愛護」的規矩,發出盡責的尖叫︰「啊啊啊對不起、不過請你們快讓開啊啊〜〜」

  然後,砰!!

  不要笑!有句話不是叫什麼人有失X馬有失什麼的……我不過就是腳滑!腳滑了一下而已!不過……這樣摔可真痛呀!之前和學長學弟打架也很少有這麼痛過的說。(廢話,因為我從來就沒有被打中過多少次啊〜〜)

  因為實在很痛,我抱著頭在地上邊滾邊哼,很誠實的表達出我很痛的感想:「嗚嗚……好痛哦……」

  我右手伸出去摸了兩把,抓住我跟前的術士袍衣擺,把他當成柱子一樣的扶著爬起來,接著順便把身體也掛在他身上,呼,被追了這麼久還真有點喘,休息一下。

  真是太令我感動感動再感動了!跟前面追著我跑的同學比起來,這兩個天使顯然善良多了!

  我拍拍對方的胸膛,正想說點感謝的話,一抬頭看見那位願意幫助我(?)的好心天使的長相。

  「哦哦!美人耶……而且是有同學愛的美人……」我下意識的吐出這兩句話。

  凝視著他冷淡的眼眸,我的心跳控制不住的加速運轉起來,腦袋中好像有一道雷劈過,世界變的亮晶晶的,眼前俊俏的天使背後彷彿開滿了美麗的花朵……什麼什麼?這是什麼感覺?這種小心肝兒碰碰跳、陌生又小鹿亂亂撞的感覺是什麼東西啊?我長這麼大,第一次有這種感覺耶〜〜

  難道!難道!!不會吧?!這種感覺,難道──這‧就‧是‧戀‧愛‧嗎?!

  於是我熱切的握住眼前這位天使的手,首先就是要努力的把自己介紹出去!

  「我叫梅菲斯特˙菲雷斯,戰士院高等部學生!身高一七七,年齡體重是秘密,家世清白為人上進!同學你叫什麼名字?我們來當朋友好不好?還是同學你有沒有寫日記的習慣,我們來交換愛的日記!」

  我期待的眼睛眨呀眨,他則是冷冷看了我一眼,抽出被我握住的手,扭頭就走。
欸欸,同學別這樣,別害羞啊!別不理我啊?同學,好歹告訴我你的名字吧?


******


  直到過了十幾天,貝爾想到當時梅菲斯寫的日記內容,都覺得一陣好笑。

  本來就沉默的阿斯達羅斯變得更陰沉了,此刻看見貝爾沒良心的笑,控訴的眼神立刻投了過來。

  「別這樣,阿斯達羅斯,梅菲斯這不也是因為『喜歡』你嗎?」咳了一聲掩飾自己看好戲的心態,貝爾一臉無害的微笑著。

  從那天以後,梅菲斯天天跑到術士院來,術士院的學生檔都檔不住,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阿斯達羅斯被梅菲斯糾纏。

  也不知道阿斯達羅斯是怎麼想的,他並沒有把梅菲斯趕跑,以致於經過阿斯達羅斯旁邊或者來找他的天使都可以看見一個嘴巴緊的像蚌殼一樣的天使,和一個嘴巴像機關槍一樣拼命說個不停的傢伙,而不管是誰都覺得那個傢伙礙眼極了!

  誰讓戰士院的傢伙來纏著他們術士院的學生?

  「呵呵,我聽說還有同學在研究部外圍部了一層魔法陣,想要攔住梅菲斯,不過貌似都失敗的樣子。」

  「他對魔法的感受性並不差。」阿斯達羅斯淡淡的說。

  「這話當著他面說如何?」肯定會讓梅菲斯樂上天,因為這可是來自阿斯達羅斯的稱讚呢。

  阿斯達羅斯聞言立刻沉默。

  「不過,平常這時候他早就在你身邊跟前跟後,怎麼已經一天半了,他都沒有出現?」貝爾疑惑的左右看了看。

  兩人在術士院的迴廊走著,按照過去的習慣,接著就是要離開術士院去中庭,梅菲斯最晚總會在這個時候出現的。

  步出術士院的校舍,突然,阿斯達羅斯視線落在一點,他手指往前伸出一勾,一陣風颳起掉在角落的一本小筆記,讓小筆記平安落在阿斯達羅斯的手上。

  貝爾看到這本筆記,訝異的微微睜大眼睛:「這、這不是梅菲斯的筆記嗎?怎麼會掉在這裡?」

  阿斯達羅斯沉默的翻開梅菲斯的筆記,直到正在自動書寫文字的那一頁,凌亂的文字不停浮現,貝爾湊上前看了幾眼,臉色登時變的有點難看。

  本子上寫滿了密密麻麻的驚慌與無措,而日記彷彿應證主人現在心情似的,從紙張的一角出現火燒般的痕跡,緩慢擴大。


  =====================
  天使曆O年X月Y日?時
  天氣:都說天界只有晴天啦!
  心情:妨礙別人的戀愛會被馬踢死的!(怒)
  =====================

  嘴裡哼著小曲,我的心情愉、我的腳步輕鬆,把戰士院老師要我回去上課的怒吼拋在耳後,拆掉術士院天使佈的魔法陣,快樂的朝我的親友達羅羅的方向前進。

  「達羅羅」,是我給阿斯達羅斯的暱稱,因為他的名字實在太長啦〜〜害我每次一唸他的名字舌頭就好像要打結,所以就乾脆稱他為達羅羅,你瞧,是不是又好記又親切呢?我不介意你們跟我一起這樣叫哦!

  而經過這些天的「約會」,我發現我看上了一個不得了的對象。

  就像我是戰士院男子組的綜合戰鬥榜首一樣,達羅羅也是術士院男子組魔法比賽的冠軍,負責學院很多事務,在天使間人望很高,讓我覺得很開心。畢竟喜歡的人受歡迎這種感覺比什麼都好。尤其聽說達羅羅戰鬥力高強,害我很想哪天有機會可以跟達羅羅來一場愛的比試……雖然對我的要求他一概不回應,不過反正他也沒拒絕,所以就算是他答應我囉?

  當我愉快的穿過術士院轉來轉去的走廊──不是我在說,術士院的走廊為什麼要造的這樣九彎十八拐呢?要不是我和達羅羅之間有心電感應,可以在他離開校舍的最後一刻時找到人,不然早就失蹤到不知哪去了〜〜術士院的內部真的很像迷宮一樣啊!

  不過,我好像還是迷路了耶?這裡已經不是校舍了說,欸,好像是中庭的樣子。

  轉過身想重新回到術士院校舍,卻看到術士院的天使們一字排開擋在我跟前,他們是什麼時候來的咧?奇怪的是,每個天使臉上還有嚴重的眼圈,為首的那個雙手叉腰得意的用鼻子對我哼氣。

  「梅菲斯特˙菲雷斯!不要以為術士院真的就沒有人可以擋的住你!」

  這個最早被我打昏剝光的學長A,不知道為什麼他看我特別不爽,從我第一天來到我後面天天來術士院,沒有一天是不找我麻煩的。

  「我只是想找達羅羅而已啊〜〜」我一臉無辜。

  「哼,誰曉得你纏著我們術士院的學生是想做什麼?」

  「欸,我只是想和他做朋友而已啊?」

  「少開玩笑,為什麼就是阿斯達羅斯不是別人!」

  欸,這句話問起來怎麼好像是在跟達羅羅吃醋似的,不過天可憐見,我對達羅羅保證是忠心不貳的!只是聽見對方這麼問,我登時很認真的開始思考︰「嗯……為什麼呢……?因為他的金髮很漂亮?」

  「天使哪個不是金髮!」學長A一臉氣到腦羞的模樣,不要這麼生氣啊〜〜這樣很容易高血壓腦中風的哦。

  我忍不住想勸他脾氣好一點,動不動就生氣,對健康很不好捏,可是我嘴巴才剛張開,他就立刻揚高聲音氣勢洶洶的怒吼。

  「閉嘴!」

  我嚇了一跳,嘴巴閉上一秒鐘又忍不住要張開……

  「夠了!我受夠你這個在術士院晃來晃去的傢伙,今天我一定要讓你永遠都不敢再踏進術士院一步!」

  學長A信誓旦旦的說,雙手交疊連續打出各式指令,他旁邊的同學顯然早就跟他串通好了,全都跟他使出相同的手型,魔力的波動急速而強力的散發開來,我不禁大吃一驚,不會吧?聯手起來對付我嗎?我只有一個人欸〜〜

  沒有絲毫對抗的念頭,我拔腿就跑。開玩笑,白癡才和這麼多同學打,何況他們都是魔法系的,讓他們聯手發魔法,再害的戰士系天使都會被轟成灰。

  突然間腳底下傳來細微的震動,我心中一凜,立刻知道這是學長A他們完成魔法的表示,雖然知道現在應該要有多遠跑多遠,可是我還是忍不住回頭,想偷偷瞄一眼就好!一眼就好啊〜〜我好好奇他們會用什麼魔法哦?不知道會不會非常華麗麗、閃亮亮的?

  可是當我一回頭看,臉不禁垮了下來,這個魔法一點都不漂亮!漆抹烏的,是一個深不見底的洞!

  我不停的往後退,洞以我為目標緊追在後,並且有擴散的趨勢,我說不用這麼大動干戈吧?我我我只是想來找我親愛的好友阿斯達羅斯啊〜〜

  轉來轉去拼命閃躲,但這個魔法擴散的速度太快,就算我腿長跑的快……它還是穩穩的追在我背後,絲毫沒有被甩開的意思。

  「哼哼,這個空間魔法我重疊了好幾個加速術,就不信它還會輸給你的快腿!」學長A跟在洞後面跑,氣喘噓噓、面目猙獰的說。

  「作弊!作弊!這是作弊啊啊啊〜〜」

  我一邊慘叫一邊飛快的逃竄,可是那個魔法卻緊追在後……而操縱它的學長A,我又不能把他當成魔法陣拆個精光!

  洞化成了煙霧,纏上我的腳踝,接著以極快的速度想要將我吞噬,我摸上旁邊的建築物,發現那煙抓住我的同時,卻不對我身旁的任何東西造成影響!

  下一秒,我陷入了暗中……

  喔喔喔學長你太狠了〜〜我真的真的只是想找我親愛的達羅羅啊!放我出來放我出來放出我來啊──這裡什麼都沒有、四周沒邊也沒光,踩不到地摸不到頂、還只有我一個人,什麼都沒有,你要我怎麼活啊?我不要待在這裡啦〜〜


******

  「啪」地一聲闔起日記,阿斯達羅斯拒絕往下看梅菲斯那長達好幾頁的慘嚎抱怨。

  他淡淡的說出推論︰「有禁錮效果的空間魔法。」

  貝爾聞言露出有點擔心的表情,一邊也有點好奇的問︰

  「怎麼辦?幫不幫他?術士院的學弟們應該沒有想真正傷害梅菲斯的意思,可能把梅菲斯困個幾天就會放出來,不然去告知導師這件事情,讓他們去處理如何?」

  「問題是能撐多久……」阿斯達羅斯表情不變的低語,他似乎覺得這一切很麻煩似的,猶豫了一下,把梅菲斯的日記托在掌心,在阿斯達羅斯魔力釋放的影響之下,筆記輕輕的顫動,浮在他的手掌距離約十公分高的地方。

  貝爾露出了稀奇的表情,沒想到阿斯達羅斯竟然願意出手!這大概是絕無僅有的一次了吧?要是讓梅菲斯知道的話只怕會對阿斯達羅斯更「死心塌地」?不過,那群學弟這次做得確實是有點過分了,畢竟梅菲斯並沒有真的妨礙到誰。

  梅菲斯的日記還在逐漸變,在阿斯達羅斯的手中,筆記高速的旋轉,速度讓它的邊頁像刀鋒一樣銳利,甚至發出了高分貝的破風之聲。貝爾見狀識相的往後退開,阿斯達羅斯一旦運轉起魔力,那麼最好是不要隨便靠近。

  這本筆記是梅菲斯的所有物,如果藉由魔法的「主從聯繫法則」,確實可能破開他們設下的空間禁錮,把梅菲斯由那個封閉的空間拉出來。但是連接空間與空間的魔法是很精密的,要破解也要有高度的專注力,就連貝爾也沒有把握在沒有任何準備之下直接使用這種術法,不過如果是阿斯達羅斯的話,確實可能可以辦到。

  試想在梅菲斯那種很難有一刻安靜下來的人旁邊,阿斯達羅斯還能視他為無物的做自己的事情,這種高超的專注力只怕整個術士院還找不到第二個。

  操縱筆記的手往內一勾,阿斯達羅斯的面前突然就出現暗的洞穴,要把屬於梅菲斯的筆記吞噬進去,但是在阿斯達羅斯的魔力掌握之下,暗的洞穴竟然拿那本筆記沒輒,而透過與日記的聯繫,阿斯達羅斯同時也感覺到了,洞裡梅菲斯那一股拼命掙扎的意念。

  魔力瞬間提高一個層次、再一個層次,阿斯達羅斯根本也懶的尋找這個空間魔法上的漏洞,只是把魔力不停灌注在筆記上,釋放出能量逼迫洞空間。

  被不停加的龐大魔力逼壓,洞空間要抽身而走已來不及,被死死的拖住不住翻滾,關在裡面的梅菲斯同樣在拼命攻擊,中庭的天空籠罩在龐大的魔力壓之中,晴朗的天色變的殺氣騰騰。

  術士院窗戶探出幾個好奇天使的腦袋,看見正在和不明人士尬著魔力的阿斯達羅斯,立刻通通動作一致的關上窗戶,雖然不知道那個倒楣鬼是誰,能讓阿斯達羅斯出手對付(不!其實他們心裡隱約是知道的吧?),不過總歸一句話,趴著才不會中槍。

  貝爾還以為阿斯達羅斯會以多精密的手法破咒呢!沒想到竟然是以等同蠻力的方法啊……嗯,按照阿斯達羅斯其實很懶惰的性格,他早該想到的。

  轟然一聲巨響,洞空間被炸成粉碎,筆記也在瞬間化為紙屑,承載了阿斯達羅斯的魔力,會有這種下場也是必然。

  「喔啦喔啦喔啦〜〜我終於出來啦〜〜!」

  伴隨著熟悉的叫聲,一隻人型的物體宛如被傾倒的垃圾一樣成拋物線往阿斯達羅斯的方向撞來,出於直覺反應,阿斯達羅斯張手接住了落近他懷裡的「東西」,那重力加速度壓的他往地上跟著跌坐,接著一雙手環抱住他的頸項,把阿斯達羅斯整個撲倒在地。

  「喔喔喔,達羅羅,是達羅羅耶!我太感動了!出來看到的第一個人竟然就是你,這一定是上天的安排、老天的旨意!命中注定的啦啊〜〜」

  梅菲斯的身上傷痕累累,雖然天使的治癒能力讓這些傷口正在快速復原中,但是可以想像的出來,他是多麼瘋狂的想要掙脫那禁閉的空間。

  對梅菲斯的瘋話與擁抱,阿斯達羅斯沒抗拒也沒安慰,他只是沉默的沒有任何動作,任梅菲斯發洩,貝爾有點擔心的走近︰「要不要先去治療室檢查一下……?」

  阿斯達羅斯卻只是面無表情的看著梅菲斯。

  貝爾這才發現,梅菲斯已經昏過去了,不過,應該只是因為力盡虛脫。

  所以貝爾微微一笑︰「沒事就好。」

  梅菲斯軟軟的倒在阿斯達羅斯的懷裡,臉上的表情顯示了他的安心。

  事後以那位被梅菲斯稱作學長A的天使為首,好幾個全身被繃帶包的像木乃伊一樣的術士院學生佔據了醫務院好長一段時間……那結果到底是因為咒術破解的魔力反撲還是出自於某人的教訓我們就不得而知了,總之無事就好,真是可喜可賀。


  =====================
  天使曆O年X月Y日?時,那件事很久以後
  天氣:因為地獄的關係,天界竟然出現的地方了耶!
  心情:我討厭的地方可是我更想跟著達羅羅啊〜〜
  =====================

  直到現在我都還沒能搞懂,為什麼當我從那個呼呼的洞脫身出來以後,掉在外面的筆記會只剩一堆紙渣,害我那段時間的日記補寫的超級痛苦!不過沒關係,我是絕對不會忘記我和達羅羅命運的相遇、還有強烈羈絆的那一刻!

  所以……達羅羅,不要墮天到地獄去啦〜〜留我一個我會很寂寞欸〜〜

  「我們……是朋友吧?拜託你,再考慮一下、留在天界!」

  阻擋在達羅羅面前,我聲嘶力竭的懇求著。

  仗著比其他天使要快一倍的腳程,我硬是擋著阿斯達羅斯,不讓他離開。

  追擊的天使群逐漸飛近。

  達羅羅不發一語的看著我,見我不肯讓道,阿斯達羅斯閉上眼睛,低喃的咒語從他口中沉穩的流洩,我吃驚的瞪大眼,感覺強大的魔力在他週遭匯集成漩渦……什麼?你在唸什麼?

  那是……火焰的最高級咒文!

  待我發現咒文真面目的同時,視線已被完全的紅艷所取代,舖天蓋地的灼熱火光燃燒著我的身體,我難過的忍住高溫,眼角瞄到華麗的死亡之火在那些追趕而來的天使間收割他們的生命,達羅羅還真的是完全沒有手下留情呢!不過……別以為我會就這樣放棄!

  一層薄薄的冰霜凝結在我的週遭,把我和燃燒炸裂的火焰隔絕開來,我向著轉身欲走的阿斯達羅斯撲去,他卻以風魔法瞬移開來。他很清楚,那樣的火焰傷不了我,所以他是無法逃離我的追逐的!

  一高一低、一前一後的身影互相較勁,在消耗了這麼多魔力後還能與我對戰,這就是達羅羅強悍的證明,我忽然想起以前我曾半開玩笑的磨著他答應和我比試,但我絕沒想到會在今日以這樣的方式展開!

  「你閃神了……」

  低沉的聲音忽然在我耳旁響起,那是我很少聽見、卻總是叫我開心無比的阿斯達羅斯的聲音,畢竟他開口的次數是那樣屈指可數。

  可是這一次我卻開心不起來。隨著達羅羅的聲音,一道風刃劃過我的臉龐,斷了我的一縷長髮。

  要是我的閃避再慢個零點幾秒,或是風刃再切近個幾公分,達羅羅的攻擊就不是切斷我的一撮頭髮和臉上一道血痕這樣簡單了。

  「阿斯達羅斯,你是認真的……?」我不敢置信的盯著他,他沉默的回望我,我無法從他冷靜的眼神中讀到任何情緒。

  他轉身走進通往地獄的異界之道,而我突然失去阻止他的力氣。

  一秒、兩秒、三秒……

  注視著達羅羅決絕的背影,突然,──我鬱悶的心情豁然開朗。

  對啊!我為什麼要阻止達羅羅墮天呢?我既然是他的朋友,他想做什麼,我都應該無條件支持他才對!

  他想走,那就讓他走,大不了我就跟著他!

  「達羅羅!」想通了之後,我沒有任何猶豫,快樂的對著阿斯達羅斯的背影呼喊︰「等等我,我要跟你一起墮天!」

  當我這樣呼喊之後,達羅羅的背影似乎停頓了一下,不過接著就消失在我的視線裡。

  我毅然決然的起步跟進,不管你到哪裡,我都決定跟著你,直到天涯海角!

穿過那條墮天之道,我張開翅膀在地獄的天空飄浮著,為眼前的新奇景色感到驚奇,原來墮天其實也沒那麼可怕嘛!地獄也不全是那種荒涼到嚇人的地方,探險起來還挺有趣的。也沒有像天界形容的那樣恐怖啊?

  「達羅羅跑好快,一下就不見了〜〜」

  我四處張望,地獄看起來這麼大,要去哪裡找他咧?還是我先去滿足一下我的探險慾望?反正以我和達羅羅心靈相通的程度,找他哪需要花上多少時間?一邊探險一邊找他也是一種樂趣啦〜〜


******

─地獄˙副官選拔登記所─

  阿斯達羅斯墮天之後,與貝爾澤比杜雙雙成為地獄君主,是初期整合地獄秩序的重要存在。之後七君主確立並決定遴選副官,梅菲斯在第一時間就把自己送上門去。

  波長算什麼?靠著根性毅力和對達羅羅的愛,他們之間絕對不會出現波長不合這種問題啦!

  「朋友,除了我還有誰能當你的副官咧〜〜!」梅菲斯自信滿滿的認為,在把自己的大名留在登記簿的時候順便看了下名冊──他這可不是偷窺哦,他只是順便看看有沒有他認識的天界朋友而已──「誰?竟然還有人來登記達羅羅的副官甄選?!哪個呆頭呆腦的,想要跟我搶嗎?」

  指關節扳的霹啪作響,梅菲斯笑得好真誠好純良──達羅羅的副官人選,的確需要好好選擇呢!來來來~我們去旁邊好好聊聊,不用擔心不會很遠也不會很久的,那棵樹後面就好。我倒要看看誰的覺悟可以比我多啦〜〜(拖走)


******

  爾後,當貝爾在整理副官甄選人的登記資料時,一看見那個熟悉的名字,他忍不住就「噗」的一聲笑出來。看來還是沒有其他人可以跨越梅菲斯對阿斯達羅斯的執念……和阿斯達羅斯波長相合的副官人選只有一人嗎?梅某人到底有沒有在背後動什麼手腳呢……嗯~其中的秘辛還真是令人玩味吶。貝爾露出一種難以形容的笑容:「未來的地獄似乎會越來越有趣呢。」

  單手一握,一陣色火焰帶著陣陣電光吞蝕手中的資料,頃刻間轉化為一隻蝙蝠外型的色使魔向窗外飛去。


******

  站在阿斯達羅斯城門前,梅菲斯滿懷著興奮與期待──終於!終於等到晉見火紅君主,也就是摯友達羅羅的這天了!為了等待這天,梅菲斯的內心都不知道撞死多少隻小鹿──摀著現在依然砰砰跳著的胸口,梅菲斯踏進城堡,實現諾言的時刻即將來臨,不管阿斯達羅斯到哪,他都會跟隨到底啦!

  深吸一口氣,帶著無比的決心,梅菲斯抬手往緋紅色的門扉敲下──


-END-



後記-JA.皆果-
  在此我要感謝TOMOE大人,讓我有機會訓練我的文筆,寫出我對葬遊的愛XD
由於萬惡的新注音,阿斯達羅斯在我手上常常變成阿斯達「螺絲」不然就是阿斯達「蘿絲」,老是讓我笑出來^^bb
  小梅的碎碎唸性格意外的不好描寫,而且我從沒寫過第一人稱orz,這種這麼可愛的個性我更是從沒模擬過,唉,反正我年紀大了就是正太不起來啦嗚嗚嗚……
  最可怕的一點……媽媽呀我爆字了啦〜〜預定五千字結果竟然爆了一倍!可是聽說這也是某梅文的特點?

  無責任大預告︰卡依姆的一日父親使用卷


----------

感想(?)-Tomoe-
啊耶~終於把副官系列整理出來了!這一系列由皆果執筆,請各位多多指教喔^^/
第一章是梅某人與達羅羅的青春校園劇(違)
七章全連載完就會整理到網頁上,圖片也會比較大,因為網誌有限度...
到時有關副官的部份就會全部補齊啦(終於...)
看著在各君主背後默默努力的副官們也有出人頭地的一天,心中有中說不出的高興XDDD原本副官就只是副官這種想法,後來大家也慢慢的展露出各自的特色跟個性,終於也有了自己的獨立舞台啦(灑花)
我也會每篇努力畫的,希望大家會喜歡唷^▽^

葬遊-偽造的七卷聖書系列引用(0)  回應(30) 

Next |  Back

comments

好期待後續~~~~v-254

Ruriko:2009/08/27(木) 09:31 | URL | [編集]

噢好多字阿阿阿阿阿阿
我覺得我有閱讀障礙(掩面
不過還是看完了梅菲斯碎碎念好可愛XDDDDDDDDD
能畫成漫畫就好了(喂

RITA:2009/08/27(木) 11:24 | URL | [編集]

梅菲斯少根筋呆呆的好可愛e-266
雖然日記內容讓我有股打他的衝動XD(欸!?
不過梅菲斯這種死纏爛打的個性其實還是很可愛啦(毆

是說~好期待其他副官的出現啊(灑花

殛 羽:2009/08/27(木) 14:18 | URL | [編集]

喔喔喔喔喔~~~毛大人更新了!!下次我要踩頭香XD(興奮)

第一次寫文 希望大家能多指教
其他副官文正在陸續完成中
不知道大家接下來想看誰?
搞不好可以投票看看^^
(雖然下一篇已經決定是是卡依姆低副官了~~扭)

皆果:2009/08/27(木) 14:49 | URL | [編集]

喔喔好棒~副官們要出現了~~XD
梅菲斯的墮天理由跟想像中的一樣,
果然單純的非常可愛呀~~
達羅斯你辛苦了=W=/

下一篇是卡伊姆代表巴爾姊姊會出現嗎?OWO

昇靈:2009/08/27(木) 16:34 | URL | [編集]

哈哈...
很有趣的一篇文啊~
好期待其他的君主跟副官的相遇文呀~XDD
梅菲斯的執著...還真不是普通的執著

夜影:2009/08/27(木) 18:57 | URL | [編集]

嗚喔喔喔喔喔喔!!!
久違的新篇啊!!!!!

看到達羅羅惡寒的背影我笑了XD
七卷聖書(?大期待!!

熾羽:2009/08/28(金) 00:01 | URL | [編集]

Ruriko:
梅菲斯篇就到這邊了,他的後續的話請見神父本(笑),接下來是其他副官的部份囉^^/

RITA:
小說就是要慢慢看呀i-237、我會努力畫插圖的QvQ/
畫成漫畫我還沒那麼猛啦...先從插圖開始練起吧,真的還有很多地方還需要鍛鍊鍛鍊。
這篇梅菲斯也請RITA多多指教啦,很高興妳喜歡喔XD

殛羽:
啊哈哈~他的日記內容一向都是如此欠打,不過也可以發現他的單純啦(笑)
下一篇是秘書姊姊巴爾唷,敬請期待XD

皆果:
加油,總有一天頭香是你的XDDDD 不過頭香我沒設獎耶...真的有那麼吸引人嗎(思)
嗯嗯...是可以弄個簡易投票系統玩玩,FC2用這麼久了都還沒申請一個玩看看XD

昇靈:
昇靈好像特別關愛副官們i-237
沒錯~梅某人墮天理由就是這麼簡單~XD 輕輕鬆鬆不拖拉(?)就這樣下去了(!)
下一篇是巴爾姊姊沒錯,請期待她的表現,模式跟其他6位稍有不同喔i-236

夜影:
被梅某人看上大概是到死都逃不了了吧(遠),好在他不是那麼容易看上人,一看就是大尾的XDDD
7名副官與其主君的篇章每個人都不一樣喔v這也是其有趣的地方啊~~

熾羽:
真的是久違了...所以會努力更新的i-237!小說情境插圖真是一門學問(天音:你現在才知道?!)
這篇很難得看到達羅羅動搖喔(笑)

Tomoe:2009/08/28(金) 03:30 | URL | [編集]

金毛的達羅羅一整個就是很容易被看上又纏上啊!!!~~~~Q/////Q (來人把這女人拖走!)

這句話不是針對梅某人

不過看捍衛的術士院天使人數就可以知道達羅羅究竟多有人氣 i-178

金毛~~~~~好想帶回家收藏~~~i-178

不過我可以要求把梅菲斯剪掉嗎 (咦)

洛水寒月:2009/08/28(金) 08:34 | URL | [編集]

洛水寒月:
金毛的達羅羅畫起來超彆扭的XD|||(畢竟一開始設定就是紅毛)
是因為那純良的氣質讓人想綁走嗎?
別剪掉梅菲斯嘛Q口Q!!一起帶回家擺著可以讓生活更有趣味性呀~(真的嗎...)

Tomoe:2009/08/28(金) 16:25 | URL | [編集]

果然是梅菲斯這傢伙主動搭訕的嗎XD!?
是說金髮的達羅羅雖然也很萌
不過人家果然還是偏好紅髮的達羅羅啊XDDDD"

耶兒:2009/08/29(土) 01:02 | URL | [編集]

好久不見,再一個星期的忙碌就能告一段落的定時上來了。


一上來就看了副官的故事真不錯。

梅某人抓著阿斯達羅斯的手之圖還真是將那段故事的劇版傳達的真好。

原來真的有人會將遺失的日記再補回來的呢。
這種毅力到底該說好還是不好?

期待其他六位副官的故事哦

Kyanite:2009/08/29(土) 21:29 | URL | [編集]

有沒有人發現故事裡有用上毛大人個人誌裡的劇情呀^^bb

↑嘿嘿,變相廣告一下~~

皆果:2009/08/29(土) 22:25 | URL | [編集]

或許達羅羅當初不要將梅某從洞裡救出來就可以甩掉這牛皮糖了也不一定XDD

話說,梅某的日記本上的封面,那長短不一的瀏海是為了紀念梅某和達羅羅墮天前一刻的愛的紀念嗎i-278

熾寒貓:2009/08/31(月) 17:10 | URL | [編集]

耶兒:
啊啊、達羅羅是很被動的XD
金髮有一種清純幼嫩感,惡魔都不惡魔啦(笑),紅髮是真的很適合他,初設定後就一直沒變的部份就是色指定

Kyanite:
歡迎回來i-178
謝謝喜歡插圖v 那張的草圖修正了數次才有現在的效果(?),今後插圖也會努力正確表達文章意境的>o<////
副官系列會以一種規律的步調更新的,敬請期待:D

皆果:
那段是一定要的啦~以這兩人的青春年代來說XD

熾寒貓:
由此可見達羅羅是很善良的(笑)
以他超乎常人的思考模式,他應該是不討厭梅菲斯,只是常覺得有點煩而已吧XD
沒錯~梅菲斯不管是哪張圖都有刻意畫瀏海不同長短喔i-178 對他來說那是很重要的紀念沒錯=////=

Tomoe:2009/08/31(月) 17:30 | URL | [編集]

像梅菲斯這種人的日記要是不用魔法筆記寫...
恐怕就沒有日記這種東西了吧?(笑)
(不然就會變成整天都在寫...)

單細胞生物的墮天過程果然也是簡單明瞭,
不過雪還以為他會說
“墮天?反正有達羅羅其他都隨便啦!”
完全沒想過要阻止(笑)

呀~~~是參謀大人呢!(樂)
啊~~~是秘書姊姊欸!(轉)
莫名無條件的超愛這兩個人!
第二卷聖書期待!

:2009/09/05(土) 16:11 | URL | [編集]

所以背景設定為天界實在太方便啦~(喂)
呃、是啊...其實理由就是這麼單純,因為被派去守門拿下墮天的天使,才會遇到這一段,好孩子梅菲斯陷入兩難抉擇~不過還是達羅羅比較吸引他i-237

咦咦?雪喜歡參謀大人+秘書姊姊嗎>///<
我會努力的!下一秘書姊姊篇也請多多指教喔!

Tomoe:2009/09/09(水) 00:25 | URL | [編集]

看完巴爾姊姊又爬回來看某梅.....

果然比較起實力派的巴爾姊姊來說

某梅還是像諧星多一點啊 |||

洛水寒月:2009/09/09(水) 12:15 | URL | [編集]

喜歡副官們較高一些ˇ
大概是因為我很喜歡輔佐係的ˇˇ(像鋼鍊的霍克愛那樣0w0)
而且很勞碌命真是超有親切感的(重點錯誤)

昇靈:2009/09/10(木) 01:23 | URL | [編集]

洛水寒月:
某梅天生就是那個樣子(攤手),連營業用自認很帥的圖都救不了他了啦XD
其他副官就正經多了,以個性上而言,敬請期待v

昇靈:
輔佐系的是真的有加分呀vv(自己在看其他故事時也很喜歡輔佐系角色)
那麼接下來幾篇副官們快樂的生活也請多多支持唷i-178

Tomoe:2009/09/10(木) 19:03 | URL | [編集]

回頭去重溫幼幼班時突然發現2008/7月份
TOMOE有發過某梅跟達羅的初識!!!

另外還有就是我的人設....(對不起我忘記很久了)

洛水寒月:2009/09/14(月) 13:23 | URL | [編集]

有啊有啊v 那件事兩位當事人應該都不記得了吧...加上又沒有自我介紹XD
人設、君主請見個人誌(死),副官有的沒全身就是...orz

Tomoe:2009/09/16(水) 07:00 | URL | [編集]

才在想說,幼幼版的那個跟這篇好像有點格格不入的樣子--
若是忘了那就說得通

是說,感覺上阿斯達羅斯應該是記得吧?
只是凡事對一切不抱持關心的他可能也不會自己去認親
尤其對象是那位無一刻是靜閉嘴的梅某人--

Kyanite:2009/09/17(木) 01:53 | URL | [編集]

當時那麼小隻,梅某人發現玩錯人(!)後羞愧的光速逃了XD
阿斯達羅斯或許還記得,但對他而言那幾乎算得上是微不足道的事,誰知道後來就發生了如此轟轟烈烈的相遇呢i-236?

Tomoe:2009/09/17(木) 08:10 | URL | [編集]

他也有“羞愧”這種心情可言?

所謂的孽緣果然是由微不足道的事發起的。

Kyanite:2009/09/19(土) 00:57 | URL | [編集]

有啊XD 玩錯人後當旁人一片沉默的看著它...也只好傻笑後光速逃
雖然只有一瞬間,但他還是有「啊啊~好丟臉啊」的心情的XD

Tomoe:2009/09/21(月) 08:29 | URL | [編集]

不過下一秒又回復本性的去找可以玩的目標了嗎?

Kyanite:2009/09/25(金) 23:19 | URL | [編集]

是的!you get it!!(笑)
梅某人回復得很快,而且馬上就忘記了,傳說中的沒有隔夜仇!(但別人對他有)

Tomoe:2009/10/04(日) 00:04 | URL | [編集]

偏偏對他有仇也會記仇的人們,每一個打得贏梅某人啊---
他也是個罪過的存在(笑)

Kyanite:2009/10/09(金) 23:32 | URL | [編集]

久了之後就會知道,跟梅某人認真是沒用的...他也不會把這些仇恨放在心上啊!(雖然是單方面的)

Tomoe:2009/10/12(月) 19:11 | URL | [編集]

回應の投稿











 這是悄悄話
trackback
此記事の回應URL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