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引用(-)  回應(-) 

    2009

09.09

【副官】花落誰家─巴爾巴朵絲之章


    副標題︰【卡依姆的一日父親使用卷】
      信息掌握的越多,遇事才有絕對優勢,這是誰都知道的道理。只是距離墮天到現在,這短短數年時間,情報網的建立,總無法達到期望;畢竟手下能用的人實在是不足夠,而好用的那幾個,要他們動手,不只要付出代價、還得跟他們賭上一局--對這些從沒贏過卻老愛挑戰的笨蛋,玩久了誰都會膩。

      對地獄訊息的掌握以及人手的不足,是卡依姆目前最大的困擾。
    把玩手中水晶製的棋子,卡依姆安然的聽著急促的腳步聲奔到他的門外,看著他的大門被惡狠狠踹開。

      每賭必輸、偏偏又特愛送上門來讓他消遣的墮天使--瑪蒙。此刻風風火火的大吼:「卡依姆!我收到了!那個信息!隱形魔獸海涅拉得是怎麼回事?」

      能隱形的智慧魔獸海涅拉得,因為可以做成使人隱形的魔導具,是偷竊暗殺作壞事的陪伴好物,從危險度到稀有度都是特A級,所以在地獄裡屬於夢幻逸品。

      「想要知道牠的信息嗎?」卡依姆笑容燦爛的有點刺眼,揚手抽出一張契約書--「賣身契」三個字閃亮亮的在紙上發光。

      「提供訊息的人還附上路線圖和捕捉建議,照他的辦法去做,可以省下不少力氣。」卡依姆好心的補充:「現在簽約還提供人力協助,你可以好好想想。隱形魔獸的實用性很高,這可是非常划算的投資喔。」

      瑪蒙的眼神不停在卡依姆得意的臉和那張賣身契上游移不定,畢竟這可是卡依姆提出來的賣身契,想也知道內容絕對不會善良到哪去……尤其這賣身契一簽,以後八成就沒了和卡依姆對賭的樂趣,搞不好還沒報酬可拿。不過,這隱形魔獸確實很吸引人!

      穿著綴滿金幣的異國服飾,個子嬌小、有著灰膚色的瑪蒙目光猶豫不決,看出他內心掙扎,卡依姆立刻打出最後一著棋︰「這隻隱形魔獸,我『只能給我的直屬部下』。有這種好東西,塵封寶物的迷宮,魔物看守的殿堂,用隱形魔導具就能大搖大擺闖進去。在你出任務的同時,還能順便去某些地方搜括『金幣』……」

      「簽了!」聽到金幣這個關鍵字,瑪蒙腦袋「叮」的一聲,立刻豪氣甘雲、沒有猶豫的割破自己的手指,將血珠灑在那張契約書上,瞬間契約書就完成了啟動的程序。

      「呵呵,交易成立。我們準備一下出發吧。」卡依姆收下那張契約書,對瑪蒙賣身給他這件事情感到愉無比。

      其實除了那隻隱形的魔獸,卡依姆對發出這道訊息的主人更有興趣。畢竟這封信簡短的沒有廢話就讓他得知所有必要的信息,提供信息的代價要求又開的合情合理,足見這人是個談判人才;所以如果可以的話,他想把這個人招攬至他的身邊。畢竟好用的部下永遠都不會嫌多。


    ******

      【地獄˙沉腐沼澤--流亡惡魔的逃竄之地。】

      三顆頭的魔獸抽動著各自的鼻子,在沼澤泥濘的路上來回嗅聞。

      半節枯木脆弱的倒臥在濕濘的路旁,沼氣從一旁的池塘中「噗、噗」冒出,三頭魔獸疑惑的四下確認,明明聞到血的氣味,卻怎麼也看不到四週有人影出沒的跡象。

      等到魔獸的蹤影遠去,枯木外型赫然出現變化--有著一頭亞麻色頭髮的孩子小心翼翼的翻身坐起,爬動他纖細的四肢,一邊匍伏著辨識路上的痕跡,慢慢的往另一個方向而去。

      數年前,天界的白翼使者捨棄聖潔的姿態,以強大的力量君臨地獄,原本如一盤散沙的混亂之地,頓時被逐漸統合。然而有些原生惡魔卻堅決的不肯歸順墮落天使,他們群起反抗,被擊敗、放逐。

      巴爾的家族,就是這群惡魔其中之一。

      他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天,那個一臉倨傲的藍髮青年,擁有金妖瞳的墮天使--卡依姆,以不到一萬的隊伍編制就擊敗了數萬惡魔。


      巴爾在心裡慢慢的琢磨這個名字,記下這個從頭到尾都沒動手,只用了一張嘴巴,就讓他族人一敗塗地的名字。

      就他來看,如果向這個墮天使表示臣服,相信對方不會太為難他們,偏偏他的族人仍堅持無聊的自尊,寧願在沉腐沼澤裡逃亡也不願投降;結果被潛伏在沉腐沼澤裡的隱形魔獸天天消耗掉人數--如果是平時,隱形魔獸出現在沉腐沼澤,肯定是個可以大賺一筆的消息,可是在非常時期,牠就只會變成闖入者的惡夢了。

      提出賣人情給墮天使的想法卻遭駁回,巴爾只好試著自己去爭取機會--他的族人不要命,他可是還想活下去的!所以巴爾決定藉由隱形魔獸的消息,向卡依姆提出要求。

      只要給予他和族人庇護就好!

      想不到巴爾還顧念他的族人,族人卻因為找到一條離開的小徑,把他和幾個同伴扔棄在沉腐沼澤當作吸引魔獸的誘餌;才三天那幾個同伴就逐一失去了生命,唯一存活的巴爾也傷痕累累;要不是自己虛長幾歲,體質好一點又比較有見識,還有偽裝自己外型的幻術能力,不然早就跟著那些年紀小的同伴一起上路了。

      不過現在雖然還活著,巴爾卻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這幾天他完全不敢闔眼,又沒有進食喝水,老實說他也不知道還能撐多久,就算想離開沼澤也無法確定路線--巴爾現在唯一清楚的道路,是通往隱形魔獸居所一帶的路途,白痴才回去送死。

      正惶然間,巴爾忽然感受到他的上空出現不尋常的魔力波動,抬頭一看,他頓時愣在當場。

      華麗的墮天使們正從他的上空飛過。

      沉腐沼澤的地底有特殊的魔力磁場,普通惡魔是無法在這一帶的上空飛行的,頂多只能稍微離地漂浮,沒想到這群墮天使能飛這麼高,這就是墮天使……不!是上級惡魔的實力嗎?他的族人在沉腐沼澤能飛的可沒幾個,難怪在面對海涅拉得的時候,會被痛宰至那種程度。

      小腦袋立刻快速運轉起來,巴爾一咬牙,跟著墮天使們飛行的路線,往隱形魔獸居所的附近前進。

      雖然希望很渺茫,但巴爾賭的就是這些墮天使或許有救助他的意願!

    ******

      沒有發現他們飛行的路線下方,有個嬌小的身影正在追趕他們,這群墮天使在不遠處選了個地點住紮。

      把事情丟給部下,卡依姆心情不好的臭著一張臉。

      去抓魔獸前他們特地去找那群流亡惡魔,得到的消息卻是送信的小子已經被扔到沉腐沼澤裡任其自生自滅,讓他氣得差點當場翻臉;要知道沉腐沼澤範圍很廣、寸步難行又危險叢生,先別說能不能找到對方,都過了好幾天,對方有沒有活著都還是個未知數!怎麼這群惡魔蠢到這種程度?沒有誰看出那個叫巴爾的小子可能是個人才?

      算了,蠢蛋就是蠢蛋,他們要是聰明也不會落到滅族的地步。

      「老大,怎麼樣?抓到海涅拉得以後,要去找人嗎?」按照信息指示,在隱形魔獸可能出沒的地點設好埋伏陷阱,目前無事可做的瑪蒙無聊問。

      「哼……他活著的話再說吧。」卡依姆模稜兩可的回答。

      「啊?」瑪蒙呆住。又不知道對方在哪,誰曉得他還有沒有留著小命啊?

      卡依姆卻沒有繼續這個話題,只是開口問︰「有記熟追捕建議吧?」

      「當然。」瑪蒙聳聳肩︰「海涅拉得嗜食一種同樣也能隱形的植物,血薔薇,如果讓牠逃出包圍網,要在牠逃回老窩和這些隱形植物躲在一起前,把植物燒毀--可惜消息提供者沒有連魔獸老窩的位置也標出來。」

      「想太多。」鼻子哼了一聲,卡依姆說︰「他要有能力摸熟隱形魔獸的老巢,早就自己先動手、再和我們交換條件了。」

      這句話說的一點也不錯,此刻的巴爾正在怨嘆自己的運氣。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運氣好還是不好,不過是追著墮天使的行進路線,竟然就讓他中大獎的碰上海涅拉得的老巢!

      他就覺得這塊地空曠又安靜的不可思議,本來想繞過空地或沿著空地邊緣避著走,想不到卻被看不見的東西捉住腳踝,往中央拖去,肯定是海涅拉嗜食的食物血薔薇!

      巴爾拼命的掙扎,只要越過這塊空地就有機會找到那群墮天使,他一點都不想死在這種地方啊!

      而另外一方--

      為了能在各條通路上伏擊隱形魔獸,卡依姆將人手先行分散,每個墮天使身上都配有小型魔法陣,哪邊發現海涅拉得,就能使用魔法陣傳送會合再一起圍捕牠。

      不過牠畢竟是A級魔獸,不只能隱形,速度快又皮厚血多力氣大、還會用魔法,即使用上陷阱、奇襲、有色顏料等各種手段,還是讓牠逃掉;幸好先在牠身上留下記號,可以追著牠跑。

      「氣死我啦!如果不是要活捉,老子早就一刀斃了牠!」瑪蒙氣憤的大吼。

      「繞到牠前方去攔截牠!小心牠的老巢!」卡依姆指揮道。

      帶隊的瑪蒙全力往前跑,然後發現前方有一塊空地,奇怪的是空地上竟然憑空浮著一個貌似昏迷過去的小傢伙,而且只看得到上半身。

      瑪蒙立刻把實況轉播給卡依姆聽︰「嘿,老大!這裡有個惡魔小鬼耶!浮在半空中!」

      有惡魔浮在半空中?卡依姆心念一動,那空地不會就是海涅拉得的老巢吧?瑪蒙說的小鬼又是……?

      幸好他們這方工具準備齊全,卡依姆在出發前又把各種狀況和變數考量進去,所以他立刻就想到對策。

      「把我們接過去!」卡依姆一邊思索一邊下令︰「雖然遇上隱形植物,但是在空地反而好辦。用晶石在周圍佈五芒星魔法陣,把海涅拉得連隱形植物一起時間停止!救出被捕捉的惡魔!」

      小型魔法陣再度啟動,墮天使們聚在一起,迅速執行卡依姆的命令。

      巴爾事實上是有看到的,他的眼角瞄到聚集的墮天使中,那個高瘦的藍髮身影,也聽見他下的命令。

      可是他的意識卻差不多要消耗怠盡了--能夠堅持到現在,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血薔薇吸走他身上不少血液,之所以沒有立刻喪命是因為血薔薇不想那麼快殺掉難得的獵物……這種魔法植物難纏的程度不下於海涅拉得,他只怕是撐不到這些墮天使救下他的時候了。

      巴爾不知道這群墮天使可是不惜血本的務求能夠圓滿達成任務,尤其卡依姆在這方面向來不會吝嗇。

      五芒星陣啟動的瞬間,土地和空間上所有的生物與魔法元素動作停滯,海涅拉也不過才踏入老窩,接著瑪蒙他們從佈陣、啟動到效果發生,不過十幾秒的時間,效率好得嚇人。

      不過巴爾也一起被凝固在裡面了。

    ******

      時間停止生效以後,不用卡依姆下令,墮天使們各自展開工作--把海涅拉得抓起來、以及灑上顏料、把隱形植物一株株破壞。

      每個墮天使手上都有事情,卡依姆略做考量,走向巴爾。

      哼……人手不夠就只能自己動手了。

      時間魔法發動的時候,巴爾還是醒的,只是雖然意識清醒,身體卻連心跳都是停止的,這種異樣的感覺就好像自己已經死了,只剩下被拘禁的靈魂一樣,感覺很難受。

      走到巴爾的面前,卡依姆勾起他的一縷短髮,確認他的髮色和巴爾族人提供的情報是否一致──那些被丟進沉腐沼澤裡的誘餌,只有巴爾巴朵絲的髮色是亞麻色,所以這個小鬼應該是巴爾無誤。

      能在這種地方救下這個小傢伙,該說是他運氣好呢?還是說他果然有兩把刷子?他是提供隱形魔獸信息的人,應該清楚會有人來捕捉牠,他也知道隱形魔獸的活動地點在哪一帶,確實如果運氣好,魔獸捕捉者會將他一起帶走,運氣不好他就會像這樣被妖物給吃了……幸好是前者。

      拽住巴爾的身體,卡依姆像拔羅蔔一樣的把他和隱形植物分開,時間魔法的束縛在巴爾脫離隱形植物時同時解除,但渾身是傷的他只能無力的軟倒在卡依姆腳邊,只是勉強抬頭看向墮天使的眼神裡,燃燒著來自靈魂的倔強不屈,以及一種挑釁甚或是考驗的意味。

      卡依姆玩味的笑了。

      有意思!這小子的眼神,竟然像是在審查什麼東西一樣,而且針對的物件還是他!難道說在他考量巴爾是否能為他所用的同時,這小子同樣也在審視同一件事的可能性嗎?

      抬起手,一個回復術丟到巴爾身上,這個從來沒有誰知道的技能,卡依姆可是第一次用在除了自己以外的其他人身上。

      隨著回復術的作用,巴爾一個粗喘,一口氣差點喘不過來,只好拼命的咳嗽--其實這麼近距離的看著這個不可一世的男人,巴爾心裡相當揣揣不安,不知道他會怎樣處置自己,心裡也訝異卡依姆會拯救一個素未謀面的惡魔小孩,他不知道卡依姆早就掌握了他的情報。

      卡依姆其實也有點訝異,在前面去找巴爾族人的時候他就知道,巴爾還未成年的事情--反正卡依姆自己小時候智商就高人很多等,而且個性也不可愛,所以他本來也不覺得巴爾是小鬼有哪裡奇怪--只是這個惡魔比他想像中還要來的嬌小脆弱,惶然的表情中混合了小心翼翼卻又無畏的大膽,矛盾的綜合體。

      但是不管如何,被族人丟進沉腐沼澤還能活到現在,代表這個小鬼確實有點能力,否則哪能支撐到他們把他救下來?

      看到巴爾因為感覺礙事而撥開黏在額頭上的頭髮,露出他稚氣未脫的臉龐,卡依姆皺起眉頭。以惡魔來說過於秀氣的臉蛋、漂亮的雙眼和柔軟的亞麻色短髮、加上瘦弱纖細到好像一捏就碎的身體,實在是……

      「好像被擰乾的抹布。」卡依姆惡毒的評論。

      如果口中有茶,瑪蒙一定會噴出來。卡依姆的毒舌,連小孩子都不放過?

      「營、營養不良也不是我的意願啊!」巴爾不知道卡依姆早就針對他做過一番調查,所以他本來不敢多說什麼,不過被人說成是一條抹布,任誰都會生氣的吧?

      「老大,已經好了哦!」就在這個時候,瑪蒙走了過來,他一臉好奇的打量著幼齒的巴爾︰「你就是提供消息的那個人嗎?感謝你的魔獸情報啊!」

      「咦?你們……怎麼知道……」是我提供的消息?

      「我去了你們族人那裡一趟。」卡依姆隨口回答,巴爾聽了以後卻忽然露出驚恐的表情。

      「?」卡依姆見狀不禁感到疑惑,不過他也懶得多說︰「你被你的族人拋棄了吧?那麼和我一起走應該沒問題吧?」

      巴爾不知所措的後退幾步,族人對這個墮天使說了什麼所以他才要自己跟他走嗎?巴爾知道地獄有些惡魔有收集飼養幼生惡魔的興趣,不過眼前的墮天使不像是有這種惡趣味的人呀!

      「?」如果卡依姆剛才只是疑惑,現在肯定是感到莫名其妙,這小鬼現在是什麼奇妙的反應?

      「怎麼,你那什麼眼神?不跟我們走,難道你還想回你族人那裡去?」總不會是想留在這裡吧……

      最後一句話還未出口,站在一旁的瑪蒙忽然抱住卡依姆的腰往外滾了一圈,沒有停頓的把卡依姆推到一邊,彎刀握在手裡,瑪蒙叫道︰「小心地底!」

      手中的兩把彎刀交叉下壓,憑著戰士的直覺,瑪蒙檔下了朝他們而來的隱形襲擊。

      可是巴爾就沒那麼好運了。

      「小鬼!」被其他墮天使護衛出戰圈,卡依姆皺著眉頭看見那小小的身體被看不見的攻擊揮向天空,摔落到石頭上,背部血肉糢糊一片。

      沒想到血薔薇在地底的根會往上打破設在地面的魔法陣,墮天使們頓時有些手忙腳亂,還好他們都是經驗豐富的老手,很快就重新穩住步調。

      瑪蒙雖然也看見巴爾的慘狀,不過對不住,那種情況下他只能幫一個,老大當然是他的首選──不過他還是在攻擊的空檔中迅速把小鬼破爛的身體撈起來,往同伴的地方丟去。

      一朵朵血艷薔薇妖異的憑空綻放,滴血的薔薇花瓣中間,浮出女人蛇蠍般的臉,發出令人不快的笑聲。

      瑪蒙反而在這個時候笑了。隱形魔獸已經到手,小鬼也扔出去了,不需要顧忌全力動手的後果。

      藍色的火焰頓時一朵朵在空中燃燒起來,蜿蜒排列的有如送葬的墨闇燭光,其他墮天使們連忙退出魔法陣的範圍,其中幾個還去幫忙把卡依姆和巴爾轉移到安全的地方。

      若論到搞破壞的技術能力,瑪蒙的手段絕對有夠多。

      力量凝聚到一個巔峰,瑪蒙手中燃燒的藍火焰轟然炸開,和空中飄浮的鬼火相互呼應,頃刻間火焰蔓延開來,吞噬著隱形的血薔薇,血薔薇在扭動尖叫,但燃燒消滅的速度卻快的讓血薔薇無法做多餘的動作,瑪蒙得意的說︰「植物就是植物,會扭也沒有用,還不是一把火就能燒掉?」

      說完他退到卡依姆旁邊。血薔薇在幾分鐘之後被燒成灰燼。


      回復術再度丟到巴爾身上,卡依姆扶著巴爾的身體;其實在場的墮天使身上都有帶傷,不過小鬼是裡面最沒檔頭的一個,不立刻處理小命就飛了︰「把他衣服脫掉,我要清傷口。」

      魔獸抓到、阻礙清掉,墮天使們立刻準備要回去,瑪蒙蹲在卡依姆旁邊,幫忙把巴爾的衣服撕開,好讓卡依姆治療--反正收拾交給其他人,他也樂的輕鬆--沒想到衣服一撕,兩個人都不約而同的頓住。

      這小子露在外面的皮膚髒兮兮的,背部倒是白皙潔淨的像是一塊上等白玉、頂級的絹絲一樣,瞬間他們可明瞭了--他們都以為是男孩的小鬼性別竟然是女性,他的族人可沒講這一點!

      腦袋運轉比別人快好幾倍的卡依姆更是明白了,為什麼他一要小鬼跟他回去,這小子的臉色就變得那樣蒼白,敢情好是把他卡依姆當成了變態?

      因為劇痛讓巴爾失去動作的力氣,但是她還是掙扎起來,腦中唯一的念頭就是要「逃」!

      瑪蒙首先鬆手。

      開玩笑!巴爾沒掙扎的話,那看到的還只是背,她一掙扎,看到不該看的東西怎麼辦?自認沒有戀童癖傾向的瑪蒙,當然也不想「負責」,所以很沒義氣的丟下卡依姆轉身就跑。

      這傢伙!給我記住!

      卡依姆瞇起眼睛瞪向逃跑的瑪蒙,雙手使勁壓住受傷掙扎的身體,感覺到手掌底下的身子在微微發抖。

      就算不明說,卡依姆也知道一般惡魔歧視女性,女惡魔在他們眼裡大多是工具和物品的存在,這小鬼八成因為這樣受過很多氣吧?尤其聰明的人多遭排擠,前面去向巴爾族人要人的時候就感覺的出來,這點他倒算是過來人(天音︰那是因為你的個性不可愛)。

      「小鬼,妳是不是弄錯了什麼?」略微思考,卡依姆俯下身,在巴爾的耳邊冷冷的說︰「妳的性別對我來說不是重點,而是妳的腦袋到底有沒有內容。實力至上,這是地獄的規矩吧?」

      聽到卡依姆說的話,停止掙扎的巴爾慢慢的轉過臉來,僵硬的軀體雖然仍未放鬆,但脆弱中混合堅毅的眼神讓卡依姆眉頭一挑,以一個小鬼、以一個女性的身分而言,巴爾做的其實已經算很不錯的了。

      再怎麼沒有憐香惜玉的細胞,卡依姆也不得不承認,對這個逞強的小鬼,他多少有點生出「疼惜」的情緒來。

      回復術發出光芒,癒合巴爾背上的傷口,卡依姆解下身上的披風,代替她被撕裂的衣服。

      墮天使們已準備好回歸根據地,轉移的魔法陣開啟,卡依姆把巴爾從地上拉起來,但是巴爾腳步踉蹌,跌倒在地。

      雖然想讓自己再堅強一點,但是死裡逃生再加上性別揭露這樣的雙重打擊,讓巴爾就算想逞強也辦不到,而卡依姆的話,又激起了她好勝的意念。

      實力至上……這個墮天使是真的完全不在意她的年齡和性別嗎?

      雖然傷口痊癒了,但是失去的血液卻沒有完全補充,巴爾現在還是很虛弱,可是她不想因為這樣被卡依姆拋在身後!

      她的掙扎,卡依姆都看在眼裡。當她倔強的從地上站起,抬起頭的時候,看見卡依姆臉上露出有點嫌麻煩的表情︰「算了,看在妳是個人才的份上,我不介意當一回的奶爸,妳就好好休息吧,小鬼。」

      溫暖的手掌蒙住她的雙眼,把她瘦小的肩膀攬進懷裡,卡依姆的睡眠術從掌心中浸透巴爾的身體,她張開嘴巴還想說話,意識卻逐漸陷入暗之中。


    ******



      地獄˙副官選拔試驗場

      之後--

      從通過考驗智慧的試煉場中走出,巴爾巴朵絲審視幾名與她一同過關的男性惡魔,面對他們明顯鄙視的目光,巴爾嘴角一翹。

      自信的微笑中帶著淡雅的氣質,凜然的氣勢中混合女性獨有的細膩氛圍,被巴爾的眼神一掃,男性惡魔們竟然瞬間感到震攝,誰說這個地獄是男性的天下呢?

      考驗武力的校武場上,主持考試的瑪蒙遠遠看見隱隱以領頭架式走來的巴爾巴朵絲,讚賞的吹了聲口哨低聲自語,也不管這番話要是被現在人不在場的卡依姆聽到會有何後果。

      「這丫頭果然了得,也不枉老大當初做了一回戀童癖〜」

      與年齡和性別都無關,巴爾巴朵絲以實際的功勳證明了她的能力,也證明自己有實力可以站在比其他惡魔更高的位置;而這一切,都是因為異色妖瞳的君主給予她展現自己的機會。

      「瑪蒙大人,請問比試的規定是什麼呢?」在其他參賽者開口之前,巴爾就自信的笑問,一點也不擔心自己有落敗的可能。畢竟追尋那位君主的背影與腳步這麼多年,要是連這麼點小小的測驗都過不了,那也別想在他身邊混了!

      瑪蒙大剌剌一笑︰「規定?很簡單啊,場上最後一個站著的就是贏家!」

      他話聲一落,巴爾就跟著笑了出來,在其他人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她揚起了手,手指的姿態纖長優雅的宛如音樂的指揮家。

      「最後一個站著的就是贏家?那是否也包括您呢?瑪蒙大人?」


      巴爾的聲音還未消散,瑪蒙眼前就出現金閃閃的黃金山,他的視線頓時被燦亮的黃金給吸引住而踏上前,滿足的抓上一把黃金眉開眼笑,忽然想起現在是在考試中而不禁罵了句︰「這妮子!」,依依不捨的往後退幾步,眼前的黃金立即消失,出現的是巴爾竊笑的臉。

      「真不愧是瑪蒙大人,這樣的幻術果然矇騙不了您呢。」

      「妳竟然連我都暗算!」瑪蒙憤憤不平的抗議。

      「大人又沒說您不算在內。」巴爾巴朵絲愉快的說,轉頭環顧校武場上其它因為中了幻術而躺平一地的候選者,露出滿意的微笑。

      瑪蒙覺得自己真是白擔心了,他還想說光是憑藉幻術,巴爾巴朵絲要怎麼取得比武場上的勝利呢!沒想到竟然這麼簡單,實在有點無趣。而且連自己都被擺了一道,差點掉進巴爾的幻境裡面。

      「妳不解開幻術這些傢伙就醒不來吧?算妳害,不用動手就贏得這場比賽。」瑪蒙咋舌的說︰「去吧!那傢伙在王座之間等妳呢!」

      巴爾聞言,笑著向瑪蒙行禮,轉身朝城堡而去。

    ******


      終於要到追上他、和他並肩而立的時刻,巴爾巴朵絲輕聲的念著早已滾瓜爛熟的契約文,在踏進王座之間的時候,見到卡依姆雙手環胸站在前面高傲的凝視她,一如以往。

      「太慢了!」卡依姆輕哼︰「不過爬到這個位置,想必妳已經做好覺悟了吧?」

      對卡依姆這算不上友善的態度,巴爾巴朵斯並不在意,要在卡依姆底下做事,沒有一點承受能力哪能應付她壞嘴的君主呢?

      「那當然,我親愛的主上。」她笑了笑,直接而坦然的開口︰「獻出我心的忠誠,刻印您心的意念於我的靈魂,我是幻影的魔女──巴爾巴朵絲,以此為證,與您定下契約,請求您的同意。」

      卡依姆看著眼前落落大方的女子,實在有點難以和當初在意他人眼光的少女聯想在一起,雖然巴爾一直認為是他給了她機會,但要是巴爾巴朵絲自身不努力,就算釋給她再多特權也擁有不了多久。

      巴爾巴朵斯平靜的淺笑,天知道她其實現在心跳如鼓、緊張的要命!眼前的藍髮君主總是難猜,誰曉得他有沒有又想要捉弄自己?

      巴爾表情冷靜,但是翡翠色的眼眸卻洩露出她的情緒,或者該說是渴望?卡依姆惡意一笑:「──我同意。再不同意妳就要被嚇壞了吧──獻出你的忠誠,將我心的意念刻印於你的靈魂,以此為證,與你定下契約。我是──地獄七君主,卡依姆。」

      看樣子自己修行還是不夠,被君主看出她的心思了,巴爾巴朵絲俏臉一紅,還沒有回應,卡依姆的手就覆蓋住她的眼睛。

      溫熱的感覺從那隻手掌傳遞到巴爾的臉上,巴爾沒有閃躲,只是閉上眼睛,她知道當她眼睛再度睜開的時候,就是契約完成的時刻。


      感覺這一幕似曾相識,卡依姆放下手,美麗副官看向他的眸子已不再是湖水般碧的翡翠色,而是染上他異色雙瞳的色彩,此刻那雙眼眸正晶亮的望著他,笑意盈盈的模樣連帶的讓卡依姆同樣也心情大好,畢竟正式多得了一位聰明伶俐的助手啊!

      「請多指教,主上。」多年的心願在這一刻獲得實現,巴爾巴朵絲滿足的朝卡依姆欠身行禮。

      契約,成立!

    END




    後記-JA.皆果-
    卡依姆大人!你的智慧已經超越了我的層次,我寫不出你的毒舌和才智啊啊啊〜〜
    以上,就是我對一日父親的感想(泣)
    比起梅菲斯之章,巴爾芭朵絲的故事相對嚴肅不少,不過因為我實在沒有搞笑細胞的料,所以會有這種結果實在也是必然orz
    這篇副官文寫起來老實說並不是很順手,尤其總感覺沒抓到卡依姆的個性,結果寫到七十%的時候終於受不了砍掉重寫,可是參謀長的毒舌在新版本裡還是沒怎麼有發揮,而且還是爆字……好啦我承認我喜歡大架構的奇幻設定,所以TOMOE大人,我可不可以申請字數上限加到一萬字啊嗚嗚嗚〜〜

    無責任大預告︰女王的高跟鞋


----------

感想(?)-Tomoe-
這篇一直有種畫不完的感覺(抖)出場人愈多畫愈久啊>_<
秘書姊姊篇 聽說非常不好寫,辛苦你啦阿果~~(拍拍)

然後這篇多了新人物,同樣也是72上級的「瑪蒙」
設定上是卡依姆直屬近衛軍,後來有了巴爾後就跑去養老挖金礦(?)了
身高不高,大概比成年後的巴爾還矮一截,外表有點少年氣息,
因為怕被別人當成小孩子看扁,所以把臉蒙起來。
完成稿...嗯、以後會補完


下一篇是紅蓮篇,那個衣服我會畫到死吧≧▽≦/

葬遊-偽造的七卷聖書系列引用(0)  回應(32) 

Next |  Back

comments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2009/09/09(水) 01:55 | | [編集]

22114;噢噢噢!!!

紅蓮葛格終於要出場了嗎!!(絕對不是本篇的重點)

巴爾姊姊一副女強人的模樣真的好難讓人想像她有這麼讓人心疼的堅強過去(哭哭啼啼)

參謀長大人完全就是刀子口豆腐心打是情罵是愛啊!!

不過巴爾姊姊魏什麼你會對參謀長大人這麼死心踏地[打消一見鍾情
啊?!

難道果真是男人不愛嗎(誤很大)

洛水寒月:2009/09/09(水) 10:06 | URL | [編集]

如果說梅某人的主題是 少女戀愛日記

巴爾的主題就是 光源氏養成計畫了XD

至於紅蓮的話不用多說 自然是S和M的關係啦(誤)

這就是目前這些副官文的理念啊~~嘿嘿呵呵呵

皆果:2009/09/09(水) 11:06 | URL | [編集]

原來巴爾的金銀妖瞳(異色瞳子的通稱)是契約來的--
年少時期的確有少年的氣質呢。

Kyanite:2009/09/09(水) 22:58 | URL | [編集]

看完最先想到光源式計劃OWO(喂)
比戀童等級更高上一層了
這篇食完手癢畫了一張腦內模擬ˇ
是說瑪蒙就這樣沒義氣的跑了不怕卡伊姆記仇嗎?XD

昇靈:2009/09/10(木) 02:00 | URL | [編集]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卡依姆大人(狂撲)v-10

總之謝謝作者們vvvvv

TIYKW:2009/09/10(木) 03:48 | URL | [編集]

對不起 我居然對副標比較有興趣
這次會場終於和TOMOE認親成功! 不過沒有多聊也是遺憾
隔天的考試也有累到 中間覺得好睏@@""
但還是謝謝TOMOE的加油(淚)
如果拿到好成績的話我會報告的(<--換言之就是沒有的話就不報告 喂)
這次場子也辛苦了!!

高澤:2009/09/10(木) 14:38 | URL | [編集]

果然果然果然是光源氏計畫呀呀呀!(指)

其實七君主裡面我第一個注意的就是參謀大人唷♥再來,巴爾又是唯一的女副官顆顆♥
唯一可以玩主從配對的一對顆顆顆(毆飛)

總之ˇ超愛把瑪蒙耍著玩的巴爾姐姐♥♥♥奶爸參謀大人(炸)也很帥唷唷唷♥♥♥♥♥

:2009/09/10(木) 18:21 | URL | [編集]

Ruriko:
參謀大人的演出還喜歡嗎XD
對了、什麼是●多?

洛水寒月:
巴爾姊姊小時候超苦難的啊~也因為她是個難得的人材才會被卡依姆打包帶走吧(笑)
參謀大人的豆腐心只會在他看上的人面前發生,其他人的話...?

皆果:
聽起來參謀大人好像變態i-232、紅蓮的話某種程度上他超M的...

Kyanite:
設定上巴爾小時候就是像個男孩子一樣,偽裝一下自己以免真的被變態看上(抖)
對呀,契約過後她也變成異色瞳了v

昇靈:
(某卡:我可沒養她喔...i-232)
喔喔喔!昇靈畫了什麼腦內模擬呢i-178好奇好奇~~
瑪蒙逃走事件當然讓卡依姆記恨了好一陣子,接下來對他的契約條件又更摳毛了這樣...i-237

TIYKW:
很高興如此喜歡卡依姆大人唷(抱)

高澤:
是說每篇都有奇妙的副標啦XD
呵呵~很高興跟高澤認親成功喔>///<~嗯、畢竟是重要的考試,當然希望妳能拿得好成績囉!
有機會下一場可以來聊天喔^^

黛:
呵呵、很高興黛喜歡這篇唷i-178 參謀大人很難得會當奶爸呢,雖然不是邪惡的意味...XD
(偽)主從配對還有一對喔~女君主+男副官,就在下一篇XDDD

Tomoe:2009/09/10(木) 18:56 | URL | [編集]

我是毒舌派的
把我的氣分給你吧 (遞)

曉媽:2009/09/10(木) 23:12 | URL | [編集]

曉媽....我要從哪接收?(對不起一瞬間我想法髒掉了^^bb)

皆果:2009/09/10(木) 23:50 | URL | [編集]

我以為我們可以靠心靈傳遞的...
你的觸角哪去了?
出門別把裝備忘在家裡~~

曉媽:2009/09/11(金) 21:04 | URL | [編集]

長大後出落的美艷,又為以能力甚高
應該讓不少當初在年少時看不起她、欺負她的男惡魔們為之以悔恨吧?

是說有蒼蠅飛過來的話,不是死在巴爾的手裡可能也先被參謀大人滅口了


PS.巴爾篇比梅某人篇的錯字多哦(小聲)

Kyanite:2009/09/11(金) 21:53 | URL | [編集]

TO:曉媽

咱低觸角都亂接收怪怪波長你忘了嗎XD
我也不知道我的觸角目前接收的是哪路天線^^bb

to:Kyanite

有、有錯字哦(心虛)
我寫的時候有盡量注意說orz

皆果:2009/09/12(土) 02:39 | URL | [編集]

曉媽+皆果:
為什麼我想到很奇怪的方向去了....⊙▽⊙+
是說曉媽、某果常錯頻啊(死)

Kyanite:
如果被當初拋下她的族人看到她今天這番成就會咬手帕吧= =+
不管是蒼蠅還是蟑螂(某君主),巴爾都可以憑自己的力量驅逐喔XD
錯字問題,我會再努力校正的orz 雖然我不是專門、錯別認識也不多,但我會努力的i-229

Tomoe:2009/09/12(土) 04:18 | URL | [編集]

這裡說的蟑螂應該就是漆漆又閃亮亮(?)的那隻.......XD?

大推蟑螂絕緣體的巴爾姊姊(你到底從哪裡聯想到這句話的!)

也許對某漆漆君主來說

巴爾姊姊是他這輩子的痛 XD?

不管從哪個方向都無法攻略的存在啊!!!

洛水寒月:2009/09/12(土) 08:42 | URL | [編集]

是指大蟑螂還是小蟑螂XD?(還是兩隻都是?)
不管哪個方向都無法攻略該不會是因為她是舉旗角色吧?=w=

↓我模擬的是...回去路上遺瞪著瑪爾的卡依姆>WO
http://img193.imageshack.us/img193/8743/83096588.jpg

昇靈:2009/09/12(土) 14:24 | URL | [編集]

我們會努力「異中求同」的

曉媽:2009/09/12(土) 23:38 | URL | [編集]

哈哈..
應該還好吧..
至少卡伊姆沒有像小蒙一樣被灌上戀童癖的稱號
原來美女姐姐的故事是這樣來的
昇靈那張圖畫的挺傳神的.

夜影:2009/09/13(日) 01:34 | URL | [編集]

女王和副官的確也是可以玩主從配對啦,可是女王實在太威了我實在是配不起來的說囧

好垃圾的留言我來亂的(掩面)

:2009/09/13(日) 15:37 | URL | [編集]

看完了好滿足!^///^ (小花飛)

原來巴爾姊姊是純種惡魔,
明明外表最像天使的就是她說(笑)
一碰上人才+美人,
卡依姆整個變成紳士了!(揍)
(雖然說嘴巴還是很壞,
但是默默帶了傲嬌(?)的成分(?))

撿這個小鬼回家大概是卡依姆這輩子碰過最划算的事了,
帶回去之後副官、秘書、保鑣、管家都一併齊全了,
搞不好哪天就突然升格變老婆!(欸?)
這世界上還有更好的事嗎?(揍)
他這輩子真的都不用愁了(被分屍)

:2009/09/14(月) 07:36 | URL | [編集]

「好像被擰乾的抹布。」這句話好經典XD
不過貝爾姐姐小時候就被看光光了
卡依姆還變成戀童癖
真糟糕XDD(毆

殛 羽:2009/09/15(火) 11:59 | URL | [編集]

咬手帕啊,可能撞樹會比較有效

不過,還是會回來攀關係吧?
畢竟人都那麼現實了,惡魔更不可能清高了不是
只是現在的巴爾還會理會他們嗎?


(皆果是用新注音…吧?)

Kyanite:2009/09/16(水) 01:16 | URL | [編集]

洛水寒月:
是的,用"蟑螂絕緣體"來形容真是再貼切不過了i-237 豬哥們想近她的身還真有很大的難度呢,更不用說想握握她的小手了
某蒙..說真的他把不到的女孩子也是有不少的XD

昇靈:
姆...要說能讓巴爾姊姊看得上的男人只有一個嗎,其他人她都只會當成「同僚/上司」或「一般人」
挖哈哈!那張圖真是太貼切啦~~!!卡依姆大人瞪得好啊!(瑪蒙你大概暫時會好一陣子被欺負了i-239)
小小巴爾好可愛>////<i-178 收下來了vv

曉媽:
是說我們不也很容易接上線也會斷線嗎(思)

夜影:
呃...雖然事件不太一樣,但(被旁人)的定義是差不多的了 ̄▽ ̄
好在巴爾成長得算快,馬上就變成美女姊姊啦i-178

黛:
原因出在女王太S了嗎 ̄口 ̄!!!

雪:
謝謝>////<i-178(抱)
卡依姆是紳士呀v 尤其他又知道小小巴爾是個人材,當然不會把人家當垃圾丟掉而是小心的照顧她囉i-236
對啊、覺得卡依姆撿了小小巴爾回去真是世界上最划算的事了....導致他以後都覺得此生不再有如此幸運的事,而去苛求他們家部下(死)

殛羽:
哈哈...那句話當初在看的時候也是笑了出來XD
沒啦、事實上什麼都沒看到啦-////- 雖然瑪蒙先逃了,但卡依姆還是死命把巴爾壓住了所以什麼都沒看到v

Kyanite:
雖說以巴爾的官位,一般老百姓很難見得著她;說是族人但沒有設定有血緣關係,加上族人把她跟一些幼小的孩子丟在沼澤當誘餌,光是這點就無法讓巴爾原諒他們了,而且若不是遇到卡依姆那團人,她也死在那邊了。

呃、皆果是用新注音沒錯~

Tomoe:2009/09/16(水) 07:21 | URL | [編集]

新注音很好玩啊~~
會出現好笑的諧音字組合XD

自娛不錯啦~~
在女王篇就會有應證^^bb

皆果:2009/09/16(水) 12:58 | URL | [編集]

原來如此
若在路上遇見了
巴爾會不會拿那群族人當魔獸的飼餌呢?
畢竟這是為已自己過去性命與一切的一股恨嘛


果然是新注音--那種諧音錯字很常是個笑點

Kyanite:2009/09/17(木) 01:49 | URL | [編集]

皆果:
我是用ㄅ半啦...有時按太快也會接到奇怪的詞去-_-a
總之都要小心檢查才是vv

Kyanite:
巴爾其實很善良的v 頂多會以卡依姆真傳之超酸辣毒舌對她的族人"告別",不會做那麼慘忍的事啦~
新注音鬧出的笑話很多都是糟糕向...

Tomoe:2009/09/17(木) 08:07 | URL | [編集]

斷線機率其實不太大.....
我還在努力跟果通訊ing......

曉媽:2009/09/17(木) 21:52 | URL | [編集]

嗯~巴爾果然很善良
反正毒舌也會讓人石化或支離破碎,這樣也不錯。
(不愧是參謀大人最疼惜的副官大姐)


新注音啊,雖然自己從沒試過
不過看別人在用新注音時所出現的“笑果”到是挺好玩
雖然有些也是很難笑--

Kyanite:2009/09/19(土) 01:04 | URL | [編集]

Kyanite:
設定上,卡依姆身邊腦袋能"完全"跟得上他的人,就只有巴爾姊姊,其他都是被毒假的 ̄▽ ̄|||
雖然以旁人眼光來看卡依姆身邊的人已經夠聰明機靈的了...

新注音嘛,自然打出來的東西據說跟平常調教它的人有關(笑),但有時偏偏已經校正過了卻還是會跑掉,所以我一直沒辦法適應新注音就是這樣orz

Tomoe:2009/09/21(月) 08:26 | URL | [編集]

在參謀大人的跟前
其他人其實是不入其目的吧?
所以就算被毒假的也會被參謀大人直接一腳踩過去不是嗎?


真的嗎?可惜輸入法從不曾使用注音過
所以沒機會調教--
看別人打就好

Kyanite:2009/09/25(金) 23:26 | URL | [編集]

*不好意思突然跑去休(保?)養身體到現在才回來m(_ _)m

Kyanite:
差不多是這樣,如果是認為未來可期待的人材就會稍微好一點,至少不會毒完人家後踩過去
當然卡依姆對上級惡魔是會比較客氣的i-236

Tomoe:2009/10/04(日) 00:08 | URL | [編集]

回應の投稿











 這是悄悄話
trackback
此記事の回應URL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