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引用(-)  回應(-) 

    2010

01.18

【副官】日常茶飯事-吹雪之章


    副標題:【缺乏愛的小孩】
  很久很久以前,在地獄的某一個地方,有一個沒人知道年紀有多大的老惡魔。

  由於地獄太無趣了,老惡魔每天都過得很無聊,於是他養成了每天寫日記的習慣,把記錄到的有趣事情,和同樣覺得地獄很無聊的惡魔同好做交換,但是老惡魔總覺得不滿足。

  直到天界的墮天使占領地獄的那一段時間──老惡魔被這群墮天使激發了前所未有的幹勁,像個人類的追星小姑娘一樣拼命收集墮天使們的資訊,尤其是那七名負責領軍的墮天使,更是讓老惡魔恨不得到天界去挖出他們祖宗十八代的資料來。

  事實證明老惡魔確實有眼光,這七個墮天使在後來無一例外接受魔王的任命,加冕為地獄君主。七君主們獨特的話題性,讓老惡魔樂了好久,光是為這七個君主撰寫專題報導,就讓他賺進不少意外之財。

  現在地獄在七君主的帶領下開始有點趣味了,老惡魔樂趣滿足了、養老金也賺夠了,他開始想要尋找能讓他再一次熱血起來的目標,可是還有什麼是比君主們更好的追逐題材?難道真的只剩下魔王大人可以寫了?

  將有些歪斜的領結調整整齊,老惡魔推開厚重的大門,替門後的主人送上一壺泡好的茶和配套的茶點。

  由於「有趣的報導」是老惡魔業餘的愛好,實際上在墮天使成為地獄的主兒之後,老惡魔就老老實實的找了份工作,變成七君主之一的哈爾帕斯的管家;而在整個地獄,大概只有一個墮天使知道老惡魔的正副雙職業是什麼了吧?

******


  發現老管家捧著飄香的茶點,埋首於工作的君主抬起頭來。

  「主上啊,該休息囉~~」老管家呵呵笑著說。

  雖然並不特別需要,但也已習慣下午茶模式的哈爾帕斯點點頭,放下手中公文,接過溫熱的茶杯。

  哈爾帕斯的工作,諸如各地的傳送點、訊息的連絡站、還有防禦魔獸用的魔法陣等都是出自他的手,說是忙碌嘛……其實就是重複建構的東西,沒什麼新鮮的。

  老管家盯著君主默默喝茶的沉穩側臉,心裡兀自疑惑,明明主上年紀在七君主裡並不大啊?雖然臉是老了點沒錯~可為什麼主上的作息可以規律到連他這老人看了都要搖頭嘆息的地步呢?整天關在房裡做研究,和那些魔法陣為伍,一點生活樂趣都沒有。

  ──不過,倒是很適合養老吶!

  滿足的替君主再斟一杯茶,老管家也跟著喝起來,主上雖然嚴肅,對部下倒是很容,只要工作完成,其他的時間自由分配,就算待在主上辦公房裡和主上面對面喝老人茶都可以。

  忽然,在休息時間一向安靜的君主像是想到什麼,抬頭對老管家開口:「等一下我的副官會來報到,我讓瑪爾提姆負責引領,到時要麻煩你替他安排一下住在這裡的事情。」

  「等一下來報到?」老管家嚇了一跳。

  對於七君主選副官的消息,老管家當然知道,不過他並不看好這個計劃,因為能被君主看上眼雖然肯定有過人之處,但問題是他們配合得了各君主的步調嗎?以主上為例,每天的工作量都可以做完的主上並沒有什麼需要副官的地方啊?

  老管家忽然很想知道這名新來的副官如果發現自己是來這裡提前養老的,不知道會出現什麼反應?

******


  此刻,默默站在哈爾帕斯城堡外的青年,正抬頭打量著這座外觀樸實的城堡。

  青年一身白衣,雪白的髮、白皙的肌膚、淡藍色的眼睛,冰涼的氣息在他周遭淡淡的流轉,雖然面無表情,但是漂亮的藍眸卻隱隱有著開心的情緒,只是如果沒有仔細觀察,怕是誰也看不出來。

  這位冰屬性的年輕惡魔──吹雪心中不無期待。

  他的異父兄長紅蓮只比他早一個星期當上地獄第一將軍亞扎潔爾的副官,聽說和君主打得正火熱,已經兩度出入醫院;參謀長卡依姆的副官巴爾巴朵絲,更是早在當上副官之前就有協助君主的事蹟……吹雪在心底暗自期許,既然有這個機會,他很期待自己也能像哥哥或是其他副官一樣擁有屬於自己的成績。

  一眼望過去,哈爾帕斯的城堡門口,站著一個金髮的上級惡魔,他的額頭上有一個印記,擒著薄淡微笑的豔麗容貌面對吹雪, 看見他,吹雪頓時有點緊張起來。

  雖然不知道這一位是誰,但他卻猜得出來,眼前的惡魔是一位墮天使;和地獄的原生惡魔相比,墮天使的容貌一般都較為細緻,眼前這位這樣的容貌,肯定是墮天使無疑。

  「您就是哈爾帕斯大人的副官,吹雪閣下吧。」臉蛋帶著濃厚華麗氣息的墮天使微微笑著,說話的嗓音如風一樣令聽者感覺舒適,但是吹雪心中卻生起了一股異樣感──他覺得自己彷彿連內心深處都被眼前人看透了一般,如果精神力鍛鍊不足,只怕會產生畏懼的心理。

  堅持著自己的視線,不讓眼睛在這位上級惡魔面前避開,吹雪坦然仰視的目光讓瑪爾提姆暗暗點頭,這個時候的吹雪還不知情,他眼前這位上級惡魔,就是地獄裡大名鼎鼎、擁有讀心能力的審判官瑪爾提姆。

  手中冰晶一閃,讓一張帶著魔力波動的紙張飄到瑪爾提姆面前,吹雪平靜的說:「是的,這是任命文件。」

  「呵……請往這裡走。」

  接過紙張的時候,瑪爾提姆轉過身,對原生惡魔來說絕對奢華的金髮在空中揚起一個弧度,速度快得讓吹雪無法肯定他是否確認過任命書內容,他疑惑的跟上,想著這個主上的手下好神祕,微笑的臉讓他猜不出對方一點心思。

  

  領著他穿過樓層走廊,在哈爾帕斯的辦公室前,老管家正好收拾好茶具點心告退出門,看見瑪爾提姆領著一個面容白皙的俊秀小伙子,好奇的眼神立刻丟了過去,瑪爾提姆對吹雪說:「吹雪閣下,這位是城裡的管理者,大小瑣事都歸他管,等等見過主上以後,你可以認識一下。」

  一聽瑪爾提姆對吹雪說的話,老管家立刻意識到這位就是主上的新副官,他迅速的上下打量吹雪──小伙子挺俊的,就是不夠有男子氣概;長得頗高挺,就是有點兒瘦弱、全身上下的氣質冷靜淡漠,但是眼神卻顯露出他的不安……被老管家用這種好像人口販子秤斤論兩似的眼神一掃,連瑪爾提姆初見時眉頭都要一挑,還是靠讀心的能力才確定老管家不過是職業病發作,初來乍到的吹雪哪能分辨其中利害?

  瑪爾提姆帶著笑意搖搖頭:「老爺子別欺負新人,以後有的是時間認識。」說完他對一旁沉默佇立,但眼神明顯不知所措的吹雪說:「進去報到吧。」

  雖然有滿腔的疑惑,但向君主報到確實是吹雪的首要之務,他立刻點點頭,向瑪爾提姆和老管家欠身行禮,打開哈爾帕斯的辦公室大門,走了進去。

  在吹雪進了房門以後,瑪爾提姆對著眼睛眨巴眨巴望著他的老管家微微一笑:「老爺子最近不是嫌日子過得有些無聊嗎?吶,素材在那,自己去挖吧。」

  透露太多只會讓有趣度下降,老管家深知這個道理,不過就剛才這短短的接觸來看,這位新副官似乎沒有什麼特別之處,真要說哪裡有印象深刻的地方,就是他白皙的肌膚吹彈可破,如果他是女惡魔,一定會羨慕又忌妒的想知道保養的方法。

  「呵呵,話別說太滿。」讀出老管家心中所想,瑪爾提姆輕笑出聲:「這位弟弟的可愛之處,你要慢慢挖才能發掘出來,後天……不、明天可能就知道了。」輕點一下頭當道別,瑪爾提姆優雅的離去。

******


  渾然不知自己點選的副官即將變成老管家茶餘飯後的休材料,哈爾帕斯正思考要將吹雪定位在何處。

  這次貝爾澤比杜發起遴選副官的企劃,哈爾帕斯是明白內幕的;上面有個將權力下放的如此徹底的王,也難怪貝爾需要副官,以他的情形來說,副官給他三個可能都還嫌不夠;不過那是指貝爾澤比杜的情況而言,相對於哈爾帕斯,他的工作量並沒有大到那個地步,副官設置的需求和必要性也就不大。

  不過在貝爾澤比杜的催促下,哈爾帕斯還是選了吹雪,只是一時之間還真想不到可以讓吹雪做什麼事情……嗯,就先放著等有事情再交給他做吧。

  抽出幾本工作手冊遞給吹雪,哈爾帕斯說:「你才剛報到,可以先了解一下領地人事和我平常的工作內容,熟悉一下環境。」

  哈爾帕斯一絲不苟的面容中帶著一股嚴的氣質,吹雪見狀認真的點頭,接過厚重的簿子,在旁邊的副桌上就地閱讀起來,不過,這些資料雖多,吹雪記憶起來卻沒有什麼困難,主上交給他的資料很快就看完了,所以……接下來要做什麼?

  見君主認真的埋首辦公桌,吹雪試著輕聲叫喚,卻沒有得到回音,只好又乖乖窩回那疊已看完的資料前不敢打擾,他哪裡知道每次老管家要讓主上休息都是直接開門、大聲開口?哈爾帕斯絲毫沒有發現新上任的副官面臨的窘境,直到工作快要完成,哈爾帕斯才發現吹雪還在房裡,表情起伏不大的年輕臉龐上,有些困窘,望著哈爾帕斯的眼神,好像還有些期待?

  不說些什麼就把吹雪趕出去好像有點殘忍……?不知為什麼會忽然這麼想的哈爾帕斯有點疑惑的盡量以溫和的語氣對吹雪說:「在這裡工作不用這麼拘束……你可以放輕鬆點;等等讓老管家帶你了解一下城堡,熟悉一下環境。」

  被君主「溫和」的請出房門時,吹雪心裡還有點感動,本來看哈爾帕斯那麼嚴肅的模樣,他擔心主上對工作的要求很嚴格,但顯然不是如此,主上還是個很好相處的人的。

  吹雪在心裡暗暗的告訴自己,一定要趕快熟悉新工作的環境好分擔主上的工作!

  直到吹雪發現不對勁時,已經是三天後的事情了……

******


  堆了好幾疊小山高的公文,哈爾帕斯一個早上就可以批改完畢, 將今日事今日畢奉為信條的哈爾帕斯盡責到如此地步,吹雪根本撈不到什麼工作的渣渣。

  雖然每天到哈爾帕斯的辦公室報到,但是連續一段時間下來,哈爾帕斯對吹雪只有重複以下命令──「今天沒事了,等等幫我收送公文以後,你就可以下去休息了。」

  吹雪到後面已經不是手足無措,而是欲哭無淚了,我是您的副官,不是來吃飯的~~對!我要抗議!就算公文批完了,也應該還有其他事情可以讓我做吧?

  想是這樣想,他還是不敢對哈爾帕斯說什麼;原因無他,因為吹雪來到這裡雖然已有一段時間,但他卻無法完全肯定自己對主上的城堡和領地、以及主上的職責內容等等是否有足夠了解, 如果貿然向主上要求工作,或許反而會給主上加困擾也說不定;畢竟主上的工作情形他還是看在眼裡的,那條理清晰、明快確實的步調,吹雪知道自己遠遠不及,他擔心自己亂入的話,反而會拖累主上。

  現有的公文批完,完成的時間難得比平常還要再早一些,於是哈爾帕斯準備自己動手泡茶,抬頭發現吹雪就站在那裏在發呆,哈爾帕斯開口詢問:「怎麼了?」

  「啊,不!沒什麼,很抱歉,主上,那、那麼屬下告退了!」吹雪有些慌張的低頭行禮,內心裡卻無奈到快要噴淚,每天像這樣沒事做實在不是他的本願啊!

  「嗯,去吧。」可惜遲鈍的哈爾帕斯完全沒注意到吹雪掙扎的眼神,他只是簡潔明瞭的回應,接著眉頭微微一皺。

  凝火露、還有冰岩解的茶葉沒了,昨天有吩咐侍者補充的呀?

  正要退出去,吹雪卻注意到哈爾帕斯注視著茶葉罐的表情,他反射性的開口:「那個……主上,我去幫您補茶葉過來吧?」說完又有點慌張的補了一句:「等等收好公文,幫您泡好茶一起送來這裡可以嗎?」

  不明白吹雪為什麼緊張的哈爾帕斯原本想說我自己來就好,可是一看見吹雪期待又不安的眼神,欲出口的話不知為什麼自動轉化為沉默的點頭。

  得到君主的首肯,吹雪立刻帶著掩不住的微笑,行禮告退泡茶收公文去了。只留下在原地恍然大悟的哈爾帕斯──這孩子的興趣,難道是泡老人茶?

******


  吹雪退出房門的時候,正好碰見老管家對哈爾帕斯貼心的準備。

  冉冉的茶香充斥在走廊,吹雪看著乾癟癟的老管家愣了一下,老管家心裡卻快要笑翻天;他已經連續好幾天看見吹雪離開主上的房門以後,對著主上的辦公室大門發呆了,雖然面無表情、一臉冷冰冰的模樣,可是那個眼神、那個眼神怎麼看都像被拋棄的小狗啊哈哈哈~~

  唉,主上也實在是造孽,好歹找些簡單的事情給吹雪辦也好嘛!

  瑪爾提姆說的沒錯,之前老管家一直不認為副官會是好重點,照這樣來看,其他副官應該也有很值得一挖的八卦。

  看見吹雪的視線落在他泡好的熱茶上,老管家一臉慈祥,誘惑的朝著吹雪招招手:「吹雪大人,等等要不要我教你泡主上喜歡喝的茶?」

  吹雪毫不遲疑的微微點頭,冷靜的對老管家說:「那……我先去替主上領取公文……」

  「喔哦,等巴爾巴朵絲大人送來的公文?那吹雪大人快去吧!主上的茶今天就先讓我負責了~~」

  見可以做的事情馬上少了一樣,吹雪不無哀怨的舉步離去,雖然那挺拔的背影讓人看不出任何異樣,但是他離去前的眼神卻足以洩漏一切。

******


  在各君主領地之間負責公文派送的工作,是地獄第一參謀長卡依姆的副官巴爾巴朵絲所負責的;對於副官的職責和任務上手度、以及後勤的處理能力,這位美女副官的行事手腕可說是無人能及,更由於她的女性身分,讓吹雪對巴爾巴朵絲相當佩服。

  「午安,吹雪。」巴爾巴朵絲淺淺的笑著,站在城堡傳送之間的傳送陣旁,指揮僕役將一批公文交給吹雪︰「這是今天的文件,麻煩你了。」

  「嗯,這是主上批改完的部分。」兩邊的文件互換過後,吹雪抱著其中一疊高聳的文件,盯著它驚人高度的同時,眼睛流露出羨慕的神色來。

  觀察吹雪神色的巴爾巴朵絲檢查著交接過後的公文,看見手上的文件落款清一色都是君主哈爾帕斯的私章,巴爾立刻理解的笑了,看樣子吹雪並沒有被分派到多少工作量呢!這個只有眼神受到打擊的表現模樣真是有趣。

  抿著唇瓣無聲的輕笑,巴爾巴朵絲輕咳了一聲,把吹雪從幽怨的情緒中拉回來:「那麼吹雪,我要繼續執行我的任務了,明天見。」

  「啊……是、辛苦了,明天見。」吹雪連忙回應,目送巴爾巴朵絲繼續運送公文給下一個受害者。對工作量繁重的副官而言,譬如貝爾澤比杜和貝利亞魯還有阿斯蒙迪斯大人的副官,他們就很害怕見到巴爾巴朵絲,因為每天從她手上接過來的公文怎麼批都批不完,所以他們和巴爾巴朵絲之間就好像老鼠見到貓,也只有吹雪會這麼誠心誠意的歡迎她了。

  老管家雖然對吹雪的反應覺得有趣,但看每天都可憐兮兮的吹雪繼續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只好勞動自己的硬骨頭,抓著吹雪做整理舊文件、打掃城堡、清點物資等事情;本來有點貪懶的老管家,這次倒是趁機整個整頓了一番。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教會吹雪怎麼泡好喝的老人茶,正好想開始研究新的專題報導的老管家,首先第一篇就是記錄顏面神經失調的吹雪……

  心安理得的讓吹雪接手自己在城堡裡負責的工作,老管家完全是把吹雪賣了還讓他幫忙數鈔票啊~~

*****


  日子逐漸的流逝。

  成為哈爾帕斯的副官已有半年多,吹雪逐漸習慣每天沒什麼事情做的模式,除了泡茶,老管家還把城堡的雜事交給他去做,自己則不知道在忙些什麼,但因為這樣,所以吹雪待在主上辦公室的時間也就少了。

  端起一杯女侍新送進來的熱茶,哈爾帕斯滿意的品嘗這個茶香,其實他對茶的要求並沒有那麼多,拿來提神醒腦兼養生用而已,不過近來新送上來的茶,卻在甘美恬淡中帶著一股冰沁的風味,喝起來更能有鎮定心神、讓思路更清晰的效果。嗯……是泡茶的人和泡茶的手法都有變的緣故嗎?那倒要問問老管家最近泡茶的人是誰了。

  頭也不抬的對著送上茶後卻沒有離開的女侍冷淡的說:「沒事的話可以出去了。」,哈爾帕斯沒有意識到他的語氣裡參雜了些許的不耐;換做是吹雪,待在他辦公室裡也無所謂,因為吹雪並不會給他打擾到的感覺。

  不過吹雪近來比較不會在他辦公室裡逗留了,取而代之的反而是女侍及僕役在他辦公室裡穿梭,哈爾帕斯不知道,城裡新加一批侍者,應徵新人的老管家還開玩笑的告訴吹雪:年輕人要多交朋友,別一天到晚只會幫主上泡老人茶。

  吹雪雖然對老管家的話沒有什麼表示,不過內心還滿不知所措的──他知道自己不是擅長交朋友的料,他的個性本來就偏冷,而交朋友首重就是給對方留下好印象,但就算是在鏡子面前不停練習微笑,看起來依舊是皮笑肉不笑;再加上他說話的語氣總是冷淡,就算想試著跟對方開玩笑,反而讓對方覺得副官大人在諷刺他,結果「副官大人滿冷酷的很不好相處」這一類的傳言不逕而走……

  


  雖然在交際上一直不順利,但吹雪仍舊努力試著和這些新人交流──事實證明,每個人都有他天生的個性,這個本性是勉強不來的啊~~

******

  在地獄的主人仍未更換的時候,地獄沒有曆法,時間的流逝也雜亂無章,但是這情形在墮天使佔領地獄後就逐漸改變,為了將混亂的時間穩定下來,哈爾帕斯研究出一種魔法陣,可以穩固不時前進或後退的時間,這種魔法陣可大可小,只要啟動,就會按照它的尺寸相對的穩固一定範圍內的時間;至此,地獄終於可以有記錄、有日期、有時間,在魔王撒旦的建議下,惡魔們採取了人類的計算方式,分一天二十四小時,一小時六十分鐘的計算方法。

  不過,由於地獄實際上沒有太陽,沒有日出日落,因此地獄的一日,既不是依照時間,也不是依照天色變化,而是按照惡魔各自的生理時鐘。

  反正要控制自己的休息時間很容易,而每個惡魔的習慣也不一樣,所以演變到後面,惡魔們基本上就以各君主的作息來當作自己的基準;而吹雪的習慣,是將自己的時間控制在哈爾帕斯之前,譬如哈爾帕斯習慣在人類時間的上午十點進辦公室,吹雪就會在八點時分先行巡視城堡一遍。

  自從確定自己真的不擅長交朋友以後,吹雪就更習慣單獨活動,雖然不是沒有女侍及僕役對他示好,但是戰戰兢兢的態度、虛情假意的奉承,並不是吹雪想要的,與其接受這種虛偽,他寧願讓自己不近人情。

  今天也是一樣,吹雪一如往常的在八點開始巡視城堡,但是在巡視結束,哈爾帕斯即將進入辦公室之前,吹雪無意之間撞見一名女侍意圖溜進主上的辦公室,他立刻追進房裡。

  「好像沒見過妳……女人!妳是怎麼進來的?這裡是主上的辦公室,公文往返的重地,誰准妳隨便闖進來?」

  出言喝斥的同時,吹雪小心翼翼的戒備,雖然辦公房的文件不比主上的魔法陣研究室來的重要,但地獄的建設記錄都放在這裡,所以哈爾帕斯在辦公室同樣設有防禦用的魔法陣,只有幾個惡魔才有自由進出的權力,這個女惡魔是怎麼在無人的情況下溜進來的?

  「嗯哼……副官大人,別緊張嘛~~我不過就是想見見主上呀~~」挺著她搖晃的胸部,女惡魔冶豔的微笑,她一向懂得利用自己美貌的優勢。

  可惜吹雪不為所動。

  「這裡不是寢房,妳也搞錯妳賣弄皮相的對手了。」冰雪在他周遭凝聚,吹雪手心捏住君主交給他的魔法陣啟動咒語,這個咒語只要一啟動,整座城堡就會同時開啟防禦與攻擊的法陣,尤其是王座之間和魔法陣研究室;他冷冷的逼問:「妳是怎麼穿越防禦陣的?有什麼目的?誰在背後協助妳?!」

  冰的旋流形成,大有沒聽到回答就直接攻擊的態勢,女惡魔臉色一變,出現恐慌的表情,咬著下唇然欲泣的模樣當真是我見猶憐,有血性的惡魔絕對不會無動於衷。

  其實這名女惡魔很不甘心,這段時間她一直試圖接近哈爾帕斯,可是君主根本就沒有正面瞧她一眼,讓她美女的自尊被嚴重刺傷,原本想再來一次直接勾引君主,偏偏遇上了冷酷無情的副官。

  平心而論,這名漂亮的女惡魔,不管從哪方面來看,她的豐胸、蠻腰和柔膚、還有她冶豔中帶著勾人的清純臉龐,在在都顯示這名女惡魔的誘人之處。

  見裝可憐對吹雪也沒有用,女惡魔臉色再變,腦筋一轉換了一個方法。

  「呵呵……對我這麼優的美女,主上沒有興趣,那麼英俊的副官大人,你對我也沒有興趣嗎?」妖嬈的坐在哈爾帕斯的辦公桌上,女惡魔臉上現出一閃而逝的狡詐微笑,柳腰款擺的跳下桌子,向吹雪走來。

  吹雪向後微退一步,沒有回答女惡魔的問題,只是身邊的寒氣更盛幾分,手中凝聚的冰旋流一陣迴旋擴大,向逐漸靠近的女惡魔發出攻擊,但還只是佯攻,畢竟吹雪可不想毀了主上的辦公室。

  「副官大人真是粗暴……不過我喜歡!」女惡魔似乎也知道吹雪不想破壞哈爾帕斯的辦公室,所以根本就有恃無恐,她妖豔的舔著嘴唇,仍是那付媚惑的模樣:「別這麼冷淡嘛,我承認我是想要主上提供幾個魔法陣給我啦~~嗯……或許副官大人願意幫忙?」

  正當女惡魔走到吹雪五公尺前的距離之時,一個冰雪結界突然發動,籠罩著女惡魔和吹雪的結界將他們與這間房間隔離,女惡魔瞪大了眼睛,將房間和人隔離就代表吹雪可以不怕破壞到房間任何一樣物品而展開攻擊,終於開口說話的吹雪冷冷的看著女惡魔:「不想說就不要說,反正死人本來就不會開口。」

  不管是誰、有什麼目的,未經許可擅闖主上的辦公重地,都應予以排除!

  冰雪結界裡的溫度急速驟降,女惡魔頓時覺得身體難以活動起來,她嘖了一聲,危險的躲過幾次攻擊,卻逐漸靠近吹雪,單薄的衣服撐不住攻擊,露出越來越大片的粉嫩肌膚。

  「副官大人、副官大人,您不要這麼無情啊!我畢竟沒有真的造成任何危害啊!」

  躲著吹雪攻擊的同時試圖糾纏吹雪,如果吹雪在這時展開近距離攻擊,女惡魔八成會抵檔不住,但看著一片粉嫩的肉體在眼前晃動,讓吹雪反感的壓根就不想接近,只想趕快擺脫女惡魔的糾纏。

  偏偏為了不波及到主上的辦公室,吹雪將冰雪結界的範圍縮得很小,根本沒什麼地方躲避。

  「噯,副官大人怎麼這麼緊張,不會還是隻童子雞吧?」

  女惡魔似乎也豁出去了,死命的抱住吹雪的手臂,柔軟的軀體纏繞上去,舌頭舔到了吹雪的脖子,手中卻握住了一柄小巧的短刀,往吹雪的心窩刺去。

  被女惡魔的碰觸嚇了一跳,吹雪持續釋放寒氣的精神凝聚被打亂,但同時他也做出反應,女惡魔接觸到吹雪的身體部分通通籠罩上一層冰霜且迅速蔓延,她手中的短刀只刺進尖端就因為凍僵而無法繼續施力。

  女惡魔所造成的傷口,小到憑惡魔自癒的能力就能恢復,所以吹雪並沒有管它,他反手抓住逐漸凍僵的女惡魔,讓更多的冰霜逐漸覆蓋住這個女人。

  雖然他一點也不想碰這個女惡魔,但把她凍成冰雕似乎比把她砍成兩半要來得好。

  就在這個時候,吹雪的冰雪結界被強行解除,一轉頭,主上哈爾帕斯就站在那裏。寒氣停止施放,吹雪正要開口,視線卻忽然一陣模糊。

  吹雪呼吸一滯,再深呼吸一口氣,勉強自己穩定身體,然後有些艱難的開口:「主上,這個女人……」

  「想偷取魔法陣對吧。」哈爾帕斯打斷吹雪的話,視線落在女惡魔躺在地上的短刀,他不動聲色的揮手,短刀立刻飛到他的手中。

  吹雪疑惑的問:「主上知道她的來歷……?」

  「不。」哈爾帕斯乾脆的說:「她有和你提起魔法陣的話那就是了,這些惡魔以前來過,一段時間沒出現了,想不到還沒放棄,大概是想要我的瞬間移動魔法陣。」

  瞬間移動魔法陣,名字聽起來漂亮,功能卻不像字面那樣簡單,在哈爾帕斯的研究裡,歸類在失敗的範疇中,可惜總有惡魔搞不清楚,死死的認為這是做壞事逃跑的好東西。

  撿起的短刀尖端沾著一點血跡,哈爾帕斯輕哼了一聲,轉頭看見吹雪的眼睛雖然是睜開的,卻沒有焦距,壓抑的呼吸還有些急促,他安靜的站在變成冰雕的女惡魔旁邊,似乎在等待君主的下一個指令。

  哈爾帕斯淡淡的問:「你沒事吧?」

  吹雪遲疑了一會才回答:「我沒事,謝謝主上的關心……」

  「刀上可能有針對惡魔的毒素,你不應該輕視。」平靜的語氣中沒有斥責,哈爾帕斯手指微彈,女惡魔冰雕頓時化為碎片。

  走到吹雪的旁邊,看見他染上一小片血跡的胸口,哈爾帕斯伸手貼上傷口,魔法陣的光輝立刻從手中出現。

  「主上,我真的沒事……」被主上碰觸到的地方有點熱,吹雪緊張得想停止君主對他的治療,但哈爾帕斯卻不讓他這麼做。

  「傷口不大,毒素也不一定致命,但絕對不可以裝做沒事。」語氣不濃不淡的哈爾帕斯說:「我對惡魔的毒素不是很了解,但我知道會影響後續很長一段時間,在那之前你就先休息吧。」

  白皙俊秀的臉龐浮現一絲虛弱,冷靜的眼眸委屈慌亂,看來吹雪確實受了不小的驚嚇,哈爾帕斯安撫似的拍拍吹雪的肩。

  「主上?」吹雪驚疑不定的開口,哈爾帕斯卻沒有多說什麼,拎著那把短刀,似乎在想什麼事情。

  「最近沒有什麼需要你出差的任務,其他的小事情放著也不會出什麼紕漏,不需要這麼拼命,你就休息幾天吧。」

  吹雪聞言臉上出現了三條線,這句話主上您最沒有資格說,因為──最不懂得休息的人明明就是您啊!

  無奈的內心默默嘆氣,吹雪心裡抗議是抗議,實際上又怎麼可能違逆君主的意思呢?而老管家在知道吹雪受傷的消息後大驚失色,因為這批招募進來的新人是他挑選的,沒想到竟然出現這種意外,愧疚的感覺油然而生,所以老管家一有時間就跑來探望吹雪。

  讓吹雪訝異的是,瑪爾提姆竟然也來探望他,帶著一大把的地獄玫瑰,而且還是特殊品種,依照時間在紫色、紅色與色間變換顏色的高級貨。

  「你……你知不知道送地獄玫瑰代表的意思?」吹雪瞪著那束現在是血紅色的玫瑰,臉皮微微抽搐,被一個男人送玫瑰探望,怎麼感覺都不對勁!

  「嗯?很漂亮不是嗎?等等就要變紫色了,給你看了換換心情用。」瑪爾提姆悠的回答,也不知道是有意還無意,眼睛來回掃了吹雪一遍。

  吹雪沒有在意瑪爾提姆的探視,雖然他後來知道瑪爾提姆的特殊能力就是「心靈窺視」,不過覺得自己沒有什麼需要掩飾的吹雪一向坦然面對瑪爾提姆,現在自然也不例外。

  只是看到那束地獄玫瑰,吹雪還是忍不住寒了一下,他輕輕嘆了口氣,想想人家畢竟是好意,只好從瑪爾提姆手上接過那束紅玫瑰:「謝謝你來看我,不過我的傷其實沒有很嚴重,主上太誇張了。」 

  「呵,沒有很嚴重?」瑪爾提姆輕笑,似乎不贊同吹雪的話:「你的眼睛還好嗎?身體的麻痺感一天發作幾次?惡魔的恢復力或許真的很強,但抗毒性絕對不高,你想讓身體一直重複被毒素侵蝕、修復、侵蝕、修復的過程?」

  一眼就將吹雪現在的狀況全數道出,吹雪頓時無言以對,何況他並不擅長辯解。

  「已經開始在慢慢排除了……」

  「太慢了,不依靠外力,你至少要花上兩三個月的時間。」

  吹雪疑惑的問:「你說的是沒錯……聽你的意思,難道還有什麼解決的辦法?」

  這話一出,瑪爾提姆隨即露出難得一見的同情眼神看著吹雪,弄得吹雪莫名其妙。

  幾天之後,吹雪就明白為什麼瑪爾提姆要給他同情的眼神了……

******

  望著那杯黏稠到冒泡的詭異色液體,吹雪默默的看著這杯「解毒藥」三秒,再抬頭望著表情一臉嚴肅的他家主上。

  完全可以理解吹雪表情何意的老管家同情的代替君主解釋:「聽說已經做過活體實驗了,保證有效、無副作用、恢復良好,儘管放心食用。」

  和貝利亞魯求得解毒藥的時候,哈爾帕斯就對這杯宛如從沉腐沼澤撈上來的淤泥頗感懷疑;不過在經過臉色蒼白的副官路哀怨的舉手證明他就是那個活體實驗的白老鼠後,哈爾帕斯也就相信了,同時對貝利亞魯也相當感謝,沒想到為了吹雪,貝利亞魯還做到『讓自己的副官先小小的中一下毒再給他試解毒藥』這個地步(大人您的理解方向真是完全錯誤啊……),有機會一定要向貝利亞魯還這個人情。

  哈爾帕斯對吹雪一臉冷靜的說:「良藥苦口。」

  雖然有千萬個不願意,可是吹雪是不可能違逆主上的好意的,所以他認命的鼻子一捏,解毒藥一口氣就給他灌下去──在那杯解毒藥通過喉嚨的時候,一種超越苦澀辛辣激酸的味道涵蓋住吹雪的味蕾,萬年不變的冰山臉差點為此扭曲,真是什麼話都不足以形容這杯解毒藥的風味……如果他在接下來的三天倒地不起,絕對不是因為毒而是因為這杯藥!

  發現吹雪的臉色並沒有因為服過藥後好轉反而變得更糟,哈爾帕斯疑惑起來:「怎麼和貝利亞魯說的不太一樣……嗯……看樣子有必要向他詢問一下……」

  「不,主上,我好很多了!」見哈爾帕斯當真還要去找那一位君主,吹雪連忙拉住哈爾帕斯的衣角,看見哈爾帕斯轉頭過來看著被抓住的地方,頓時意識到自己的無禮,緊張得鬆手放開,像個做錯事的小孩一樣。

  哈爾帕斯眉頭微挑:「你是我的副官,不需要這麼拘謹。」

  事實上哈爾帕斯之前就感到奇怪,怎麼吹雪在面對他的時候總好像別小心翼翼?

  「主上,貝利亞魯大人的解毒藥是真的有效,我想明天就可以回到工作崗位上了。」

  「是嗎?」哈爾帕斯凝視著吹雪半晌,最後點點頭:「我也希望你能趕快回到工作崗位,不過多休息幾天讓身體徹底恢復也沒關係……」

  哈爾帕斯平靜的鼓勵吹雪,吹雪則是感動得和哈爾帕斯對望……

  老管家在一旁看的臉上滴汗,明明應該要讓人覺得很溫馨的畫面,為什麼被表情嚴肅的主上和顏面神經失調的吹雪一演就變得有冷風吹過?

  老管家在心裡默默的自我安慰:唉,反正哈爾帕斯主上的領地本來就在地獄氣候偏冷的北方,既然這樣,那麼眼前這個涼到不行的畫面也是很正常的事囉?

  經過這段時間的觀察,老管家發現一件事情,雖然他知道主上對部下的態度本就很愛護,但對於吹雪,主上卻是愛護到可以說是放牛吃草的程度,可惜的是,吹雪雖然抗拒當個人,但是他根本就不懂得和主上爭取,一遇到主上就像個小媳婦一樣被壓得死死的,難怪落得一個只能哀怨的望著主上辦公室大門的下場。

  站在君主的背後,趁著哈爾帕斯和吹雪都沒有發現,老管家飛快的拿出記錄板,把這一幕寫下──
  
  【副官觀察日誌:地獄X年○月?日】

  根據長期觀察,吹雪大人無庸置疑的,是最適合哈爾帕斯大人的副官!

  或許我們親愛的吹雪大人並沒有發現,他根本就是哈爾帕斯大人至上,完全把主上的需求擺在第一位,所以當哈爾帕斯大人需要的不是擅長處理公文的副官,也不是忙碌、苦勞、爆肝的萬能副官,吹雪大人當的自然就是個沒有存在感的副官了。

  只是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吹雪大人才會發現這個事實呢……?


END




後記-JA.皆果-
朋友說,小哈的工作因為是負責價傳送點通訊站還有魔獸防禦工事的,所以好像電信局一樣,專門架網路還付防毒軟體(笑)
寫到這裡,就發現阿雪可能會是七副官裡最慘的一個,簡直就是被我虐身又虐心,在文中受傷又被捉弄,堪稱苦情第一名~~不過相信我,我是很喜歡阿雪的,尤其是在欺負他的時候XD吹雪和小哈一個是不善表達情緒,一個是根本就遲鈍得要命,強者我朋友的說法滿有道理的──會叫的孩子有糖吃,這個擺明了就是不會叫,不過也因為這樣,所以關於吹雪的日常茶飯事才會越想越多^^bb
有些劇情礙於網路字數的關係,沒有放出來,希望未來小說本出版的時候可以放回去,雖然只是阿雪的日常茶飯事,但就是這些構成了吹雪、哈爾帕斯和他們身邊所有人的生活,希望你們也會喜歡。
由於利安篇不會在網路上公開,所以這個系列再一位副官就進入尾聲了,想想心情還真是複雜的說,期待能多聽到各位的意見喔~~

無責任大預告︰深宮裡的王子殿下


----------

感想(?)-Tomoe-
所以吹雪的沒存在感是來自於小哈啊...XD
有想過如果當初跟瑪爾一起去人間的搭檔是吹雪的話會發生什麼事呢?總覺得這兩人會快樂的養老去,吹雪真的就變成小媳婦了...同樣吹雪也會被瑪爾吃死吧(是說哪個人不會拜倒在瑪爾的讀心術下?)
其實我個人滿喜歡吹雪跟瑪爾的互動說
白色系角色都是打稿難上色快,可要表現出白衣的質感又是傷透腦筋orz 偏偏副官裡白色又佔很多,除了梅菲斯跟紅蓮外幾乎都有白色的部份,下一個人物佛爾尼奧斯也是以白底為基礎...的銀+藍+紫色
因為最近在忙,所以老管家的設定(圖)過幾天再補上,目前只有畫完臉,全身還沒補完XD (有人會想看老頭嗎...)

葬遊-偽造的七卷聖書系列引用(0)  回應(27) 

Next |  Back

comments

沙發GET!!!

就某種角度來說不會叫的小孩比較有人疼耶(偏頭)

因為主上愛喝老人茶所以學會泡得一手老人茶的吹雪給人的感覺好可愛i-80

是說小哈認為吹雪的興趣是泡老人茶這點真是太暴笑了!!!!!

下一篇的佛爾期待~~

洛水寒月:2010/01/18(月) 12:34 | URL | [編集]

瑪爾葛格i-175
瑪爾葛格好久沒出現了
吹雪很可愛
也許吹雪也可以來培養副業?

翔兒:2010/01/18(月) 13:21 | URL | [編集]

小哈認為吹雪的興趣是泡老人茶這點真是太暴笑了!!!!! +1XDDDDD

對著鏡子臉色發青的吹雪弟弟也好可愛XDDDDD

是說我想詳細每個副官的稱號啊啊啊!!(對這類的東西有莫名偏好

熾羽:2010/01/18(月) 14:13 | URL | [編集]

我也要+1 XD
一臉嚴肅的想著吹雪的興趣實在是XDDDDDDDD
面癱吹雪也好可愛i-237i-178
讓人好想玩他ˇ(住手
然後鏡子辛苦了XD(咦

RITA:2010/01/18(月) 19:22 | URL | [編集]

洛水寒月:
有啊~吹雪還滿被老管家秀秀的XD
吹雪只是想幫小哈做一點事而已,哪怕只有(為小哈)泡茶也會讓他感到很有成就感...
所以小哈對吹雪的理解度也是趨近於零啊(死),愈是愛護這個副官就等於愈是讓吹雪沒事做,這就是吹雪的副官之路(好慘)

翔兒:
呵呵~對呀,自從去人間之後瑪爾都沒戲份了T_T 只有時間在派去人間前會有些許戲份,不過總覺得小哈一家(?)在故事中是屬於很淡的類型...
吹雪的副業...吧台服務生嗎XD

熾羽:
因為看吹雪一臉認真的想要泡茶呀~單就小哈看到的反應,也難怪他會這樣覺得.
每位副官的稱號嗎?我再跟阿果討論看看有沒有這東西XD

RITA:
副官的八卦報導嗎?總覺得這又可以集成一篇騙頁數了(死)
吹雪真的是讓人看了很想欺負他厚...單純到爆炸的傢伙,這點跟紅蓮很像,只是表現出來的樣子不一樣i-237

Tomoe:2010/01/18(月) 23:48 | URL | [編集]

(期考完畢)

很好奇地獄玫瑰代表的意思,
跟人間一樣嗎?=w=

然後路依然也是個可憐的孩子,
不只小哈,貝利的重點根本也錯了吧!XDDD
雖然這真的是最快的實驗方法b

是說當吹雪發現那個事實會不會哭呀?=w=a
(還是他一輩子都沒發現?)

昇靈:2010/01/19(火) 00:28 | URL | [編集]

梅菲斯如果有稱號那絕對不會是甚麼好聽的....

地獄玫瑰我在文中沒有解釋,不過以人類的審美觀來講不是那麼漂亮.只是顏色很特別,可以提煉藥劑

重點是它的意義其實很驚悚XD

「愛你愛到吃掉你」←大概就是這類恐怖的意思吧,畢竟這裡是地獄嘛v-238

附註:我也是對稱號有莫名愛好的人~~
吹雪的稱號是「冰雪調律者」

皆果:2010/01/19(火) 10:22 | URL | [編集]

嗯~~不過小哈與吹雪之間有契約嗎?
感覺就算有也好像沒什麼用……

喜歡吹雪與瑪爾的互動+1

Kyanite:2010/01/19(火) 22:10 | URL | [編集]

不行...吹雪弟弟完全打到我的萌點了...怎麼可以這麼可愛呀啊啊~~
不會去主動爭取什麼的個性真是讓人疼啊~所以其實吹雪弟弟是默默的被了解他的人疼愛著的嗎!?

Antipathy:2010/01/20(水) 20:28 | URL | [編集]

工作狂.........

曉媽:2010/01/20(水) 20:48 | URL | [編集]

如果紅蓮是被虐肉(?),那吹雪應該是被虐心型的XD
我可以說苦情兄弟花嗎?

虧我那麼喜愛哈爾帕斯(咦? 喜歡大叔?)
神經可以再粗一點也沒關係.....
明明在做事上都很細心呀,為啥這方面(哪方面?)就有點遲鈍?

可惡的瑪爾明明就什麼都知道卻都不說.....果然是想看好戲XD

期待下次新文

Julia:2010/01/21(木) 00:16 | URL | [編集]

昇靈:
寒假應該開始了吧ˇ
路最大的長處就是頭好壯壯、生命力超強...長久下來沒被毒死反而身體更好了!(這也證明貝利的健體藥是有效的XD 只是難喝了點)
吹雪喔...要發現真相很難就算後來發現了也只能認命吧,不敢提出抗議還是一樣,小哈永遠不會發現吹雪滿腔的抱負啊~

皆果:
那就把其他六隻的也生出來吧i-178

Kyanite:
有契約,只是過程沒什麼特別所以被省略掉了(喂),直接跳到報到了.
這個來自小哈的契約能力加成(魔力幅),其實是有讓吹雪變強的,只是真的沒地方可以發揮而已XD
這樣看來瑪爾跟吹雪的感情還不錯呢i-237

Antipathy:
有苦說不出的吹雪弟弟啊~其實他真的被很多人疼愛著呢(以各自的方式)
老管家雖然偶而會小小捉弄他,不過也是很疼吹雪弟弟的唷~
感覺起來這家人(?)的行為模式還挺妙的XD

曉媽:
小哈是工作狂沒錯,吹雪也是,只是他沒事情做...

Julia:
推 苦情兄弟花啊哈哈~~真是太貼切啦i-237
小哈只是長得像大叔實際上是大葛格(喂)
他是以眼前的狀況來判斷的,而且吹雪在小哈面前隱藏得很好,加上他也不去猜吹雪的心思,就變成這樣了...
吹雪不知道只要他一開口(要糖吃),小哈都是會聽的~
所以在小哈的認知裡,只要吹雪沒要求沒抱怨就表示這樣OK、一切都很美好i-189

瑪爾的個性嘛...一直都是這樣,說出來就不好玩了,而且吹雪的反應跟內心表現出來不一樣,更讓瑪爾覺得這個底迪很好玩XD

下次是貝爾家的副官囉!感謝期待>D<////

Tomoe:2010/01/21(木) 23:12 | URL | [編集]

http://img716.imageshack.us/img716/6951/86767070.gif
吹雪底迪你加油(欸)

可見路也是最適合貝利亞魯的實驗品副官XD
完全不會拒絕貝利的好意呀~

(然後雖然寒假了可還有大考要考")

昇靈:2010/01/22(金) 00:21 | URL | [編集]

昇靈:
GJ啊!!!!!這張真是把小哈心中認為的現況表露無遺啊~i-234
路雖然不會拒絕貝利的好意,但是後來他會逃走....XD

咦!還有大考啊@@...請加油>///<!

Tomoe:2010/01/22(金) 12:30 | URL | [編集]

小哈跟吹雪還真是不同調到很寶貝的程度
雖然沒事做的吹雪有點可憐
但,意外的好玩

只是,老管家也就別在一旁看戲啊,
幫幫這對不同調的主上與副官牽一下線也好
(是說老管家要的是八卦,幫了大概看戲樂趣會降低吧?)

瑪爾跟吹雪的感情一定很好+1
不過瑪爾到人界駐守後,吹雪大概會更無聊了吧?

Kyanite:2010/01/22(金) 19:46 | URL | [編集]

Kyanite:
所以吹雪就是在無聊的日子中求生存的孩子~小哈家有滿多有趣的人(?),某方面也算是讓他枯燥的生活添了一些樂趣v
瑪爾跟吹雪嗎...感覺好像是另一種形態的「好朋友」;;; 不可否認的是瑪爾到人間後吹雪的生活是枯燥度上升不少(老管家視點)

Tomoe:2010/01/25(月) 18:29 | URL | [編集]

吹雪果真只能當“可憐”的孩子嗎?(笑)

Kyanite:2010/01/25(月) 23:56 | URL | [編集]

Kyanite:
以後、或許他就能找到自己當副官的價值vv
現在先當個大家都疼愛(?)不讓他操勞的小副官

Tomoe:2010/01/31(日) 11:42 | URL | [編集]

我每次看副官~都一邊看一邊笑
每個副官看起來都很苦命..
好像裡面待遇感覺最好的似乎是某梅耶~

夜影:2010/02/06(土) 01:24 | URL | [編集]

夜影:
副官篇是拿來解壓用的...XD
某梅是因為很能自得其樂,不然吹雪到達羅羅城一樣無聊到死(達羅羅家沒有公文)
相反的,若某梅到小哈家,一樣也能自得其樂做自己喜歡的事喔~比如培養食人花玲玲的後代之類的...
君不見某梅在被派遣到人間時那綿綿不絕的哀號嗎i-237

Tomoe:2010/02/08(月) 15:59 | URL | [編集]

…還好吹雪是到小哈家去了
不然真的到阿斯達羅斯家肯定無聊到連蒼蠅都不想抓了吧--

Kyanite:2010/02/08(月) 16:31 | URL | [編集]

那算哀號嗎~
我只覺得他一直在碎碎唸罷了~XDD
至少吹雪比哥哥好多了..
一樣悲慘但至少少了皮肉傷~~XDD
不過還真像個手足無措的小孩~沒事情做~

夜影:2010/02/09(火) 22:33 | URL | [編集]

Kyanite:
說真的我也想不到吹雪如果到達羅羅家會發生什麼事...這兩位配在一起怎麼說都很像兩條平行線,不像某梅硬是讓自己那條線跟達羅羅有交叉XD!

夜影:
要說也是可以當成連哭帶哀的碎碎唸(好長)
從某方面吹雪其實是很羨慕哥哥的喔,他寧願用血汗去換取等級跟強度,也不願意整天當遊魂XD
紅蓮平常若沒有跟亞扎對戰練習時也是很努力在鍛鍊自身,以及部下們,所以紅蓮的日常可是說是還滿充實的(?)

Tomoe:2010/02/10(水) 19:18 | URL | [編集]

是說每次吹雪站在小哈的辦公室前
小哈沒感覺到外頭的吹雪嗎?(哀怨之氣)
還是說工作太認真所以……?

魟魟魟:2010/02/27(土) 01:20 | URL | [編集]

魟魟魟:
君主辦公室隔音隔氣隔魔法都是一流的i-234
加上小哈從來不覺得吹雪有啥不滿足的,所以一直沒感覺到,小哈這方面就真的很遲鈍了...

Tomoe:2010/02/27(土) 17:48 | URL | [編集]

達羅羅家沒有公文
但是懶惰(?)的達羅羅絕對會有很多瑣事是吹雪可以做的 =ˇ=

洛水寒月:2010/03/02(火) 17:03 | URL | [編集]

洛水寒月:
其實也輪不到[副官]去做這些事啦、達羅羅家跟他的人一樣神秘,裡面的部下也一樣,各個都是少話多做事的低調一族
梅菲斯只是很能自己找事做而已XD 是說達羅羅跟小哈一樣,是不太需要副官的君主,完全就看副官自己的個性...

Tomoe:2010/03/02(火) 19:34 | URL | [編集]

回應の投稿











 這是悄悄話
trackback
此記事の回應URL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