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引用(-)  回應(-) 

    2010

03.22

【副官】水淵之藍─佛爾尼奧斯之章(上)

 
   副標題:【快說我願意!】
   *章節過長故分上下卷
  今日的地獄並不尋常,數十年難得一次與人界空間的重疊,使得原本不停閃爍雷光的灰暗景色,微微透出被暗雲阻擋的明月,銀白色的月光寧靜的從高空灑落一地朦朧;再怎麼生性兇殘的惡魔也會被這短暫的美景奪去戾氣,忘我的凝視天上一輪明月。

  不過在七君主之一的貝爾澤比杜城堡裡,位在此權力頂端的王者卻無心欣賞如此美景,只有一聲淒無比的慘叫。

  文件、文件,通通都是等著貝爾交付批示的文件!

  成疊的紙張一堆一堆的如小山般高高隆起,整個房間被這些紙張淹沒的看不出其原本高貴的裝潢設計,在有如颱風過境的戰場(?)裡,紙張不只整個散落一地,甚至還在空中慢慢的飄蕩著。

  貝爾澤比杜煩躁的接住其中一張文件,一張又一張接起來的同時,眼睛快速掃描,每張紙上的結尾幾乎都是大同小異的如此顯示──請主上予以裁示。

  請主上予以裁示、請主上予以裁示、請主上予以裁示……

  「啊啊不行我忍不住了!為什麼我都請了一票副官工作還是做不完?到底哪裡有超級無敵的『批閱公文機』可以讓我把這些公文通通都交出去啊~~?」他都要沒時間陪親親老婆約會了!──貝爾幾近抓狂的大吼。

  而在辦公室的一角,堆積如山的公文堆後赫然出現一張張慘白掛有眼圈的臉──高階惡魔雖然可以不用吃喝睡眠,但並不代表他們不需要休息,過多的勞累還是會忠實反映在身體狀況上的,這些部下的手持續的抽著那些高過他們身高的文件下來批示,但是即使像這樣動用了大批人手,貝爾辦公房的文件仍舊堆得如小山一樣高,只因為送出去的文件速度比不上送進來的文件速度。

  更糟糕的是,貝爾的領地最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氣候一直不停的異常轉變,豪雨和地火岩漿的高溫,龍捲風與地震的襲擊,各地都有災害發生;偏偏貝爾雖然人手不足,但是自家領地自家管,非到必要貝爾是不會向其他君主求助的,不然要是到時候發現原因不過是點雞毛蒜皮的小事,他這七君主排行第一的面子要往哪兒擺?

  貝爾深呼吸一口氣,他很清楚這樣繼續下去是不行的,領地因為遭遇重大變故導致工作激,這種情況下無論加多少人手去批公文都是緩不濟急的,重要的還是先處理掉源頭;於是他抬起頭望著那些幫忙處理政務的惡魔們──這些通通都是他的副官候補,因為人手不足,所以貝爾也沒有和其中哪位訂契約,而是通通領回來幫他處理文件。

  「我要離開幾天,這段期間內工作就交給你們了,我要去了解為什麼領地會出現這些氣候異變!」

  眾惡魔們臉色僵硬的抬起頭來瞪視他們的君主,累到甚至沒力氣開口講話;對於主上的「開溜行為」,大部分惡魔只剩一隻枯槁的手還能舉起來顫抖的無聲指責他們的王,還留有一絲精神的少數幾個惡魔開口抗議──

  「不行!主上怎麼可以丟下我們自己跑掉!」

  「這個幾天到底是多久?不行不行,就算有我們幫主上批閱文件,還是有很多只有主上才能做決定的事情啊!」

  「我留著文件也不會少得比較快啦。」貝爾悻悻然的說︰「文件一直呈倍數加,是因為各地的災情不停傳來的緣故,與其一直去接漏洞中跑出來的東西,不如想辦法把洞補起來,你們說,現在能派誰去補那個洞?」

  可憐的副官候補們發出了此起彼落的哀嚎聲,貝爾雙手叉腰,強硬的哼了一口氣︰「給我四天,四天後不管有沒有答案,我都會先回來一趟──這樣總行了吧?」

  當主上表現出一副任性少年的模樣,現場的副官候選沒一個敢繼續抗議,因為就算是這個力量被封印了七七八八、外表約是十三歲少年的主上,他們還是連主上的一跟小指頭都打不過,何況他還是他們的預定長官,誰敢對他的話有意見呀?

  「好了,我先出去了,四天後見。」貝爾打開窗戶,也不從門口走出去,直接從窗外一躍而下。

******

  三個月前第一次的氣候異變,是一場滂沱大雨。

  由細轉濃的雨絲宛如一場狂暴的舞蹈,雨滴打擊到物體時激起白煙,稍嫌脆弱的生物被如刀的雨滴貫穿身體,在冰冷的雨中溶化。

  當初的雨現在已經停止,下過雨的大地一片荒無沉寂、滿目瘡痍,還活著的生物都失去以往的活力與危險的氣氛,各個垂頭喪氣。

  劫後餘生的惡魔們完全沒有察覺下雨前有任何一點異常狀況,這讓貝爾完全找不到可調查原因的方向。

  「唉呀,魔王大人啊~~拜託你別再跟我過不去,就給我一點提示吧~~!」貝爾翻著手中的領土地圖,站在第一次氣候異常的地區某處,很無奈的嘟囔著。﹙惡魔在喊『魔王大人』類似人類喊『老天爺』的意思﹚

  「從這地方開始如何?」一隻手指忽然從貝爾的後方伸過來,點著地圖上的某一個地方,距離貝爾現在所在的位置約有六十五公里處。

  「伐爾吉奈亞!」聽到這個聲音,貝爾霍地一下轉過身去,表情笑了,手也張開了,不過因為身高問題和其他問題,貝爾沒有抱著老朋友的腰讓臉蹭在對方的胸膛。

  「哦哦太好了!伐伐是來幫我的嗎?」貝爾星星眼閃亮亮的盯著眼前的墮天使;地獄七十二上級之一,擁有頂級占卜能力的墮天使──伐爾吉奈亞,若是有他在這次事件裡給予協助,那貝爾在尋找源頭上想必會輕鬆許多。

  「咳,你怎麼還是一樣那麼愛給我們亂取小名啊……」占卜師抗議的低吼:「要不是因為我棲身的村子被岩漿給淹了,我才不會那麼好心。」

  在天界的時候,伐爾吉奈亞和貝爾澤比杜就是認識多年的損友;可惜之前貝爾死求活求,伐爾吉奈亞就是不肯替他占卜哪裡有好用的超級批公文機。

  「咦,伐伐是受害者之一啊?」從不特別去記住好友住在哪裡﹙因為每次都用通訊法陣聊天﹚的貝爾澤比杜安慰的拍拍伐爾吉奈亞的肩膀:「占卜畢竟和預言不同,你也別太在意了。」

  「在意?為什麼要在意?只要把事情解決不就好了?」伐爾吉奈亞高傲的笑笑,轉而取笑起眼前幼小的君主來:「話說回來,雖然知道你一定會來調查原因,但你還真敢丟下那堆積如山的公文呢,明明知道逃的一時逃不了一世的。」

  「啊啊不要說出來〜〜不要讓我想起來!」貝爾用手掌摀住耳朵鴕鳥似地哀嚎︰「你不是來幫我解決事情的嗎?」

  伐爾吉奈亞沒良心的雙手一攤︰「如果不是知道你會翹班,我又怎麼會在這裡?怎麼,副官企劃不如預期?你的眼圈比上次又很多,都立體化了。」

  「嗚……我期待的超級批公文機沒有出現……」貝爾悲慘的雙手掩面,大有不堪回首的意味。

  「嗯,大概對方沒來參加副官選拔吧!」伐爾吉奈亞跟線一樣細的眼睛上下打量著君主瘦小的身體,但是貝爾卻沒有聽出占卜師的言外之意:「總之有事件發生,也算是轉變的契機吧……我會在你城堡等你回來,你就去我指出的地點瞧瞧,會有收穫的。」

  「嗯,我知道了,等我好消息吧!」從哀怨情緒中拔出來的貝爾精神一振,確認好占卜師指出的地點,翅膀一張就要用飛的離去,在這個同時,他聽見背後傳來伐爾吉奈亞如歌唱般的詩句。

  「你將我投下深淵,就是海的深處;大水環繞我,你的波浪洪濤都漫過我身,一切的源頭均來於此地,一切的起始皆來自此身,以水生出風,以風生出火,火焰生出土地,土地圍繞的水囚禁了他們的支配者……」

  直到貝爾的身影在空中飛得不見影後,伐爾吉奈亞才慢悠悠的補了幾句話:「對了,忘了補充說明,親愛的好友,小心……被呼巴掌啊!」

  當然,早飛到不見蹤影的貝爾澤比杜,什麼都沒有聽見……

******

  當抵達有十幾公尺高的岩石頂端時,貝爾變換飛行的姿勢往眼前的山巒飛去。

  這裡是伐爾吉奈亞指出的地點,遭大雨圍剿過後的山頭矮化得嚇人,整座山已經被掏空,化成一壇深不見底的水塘,源源不絕的水流從山的頂端傾溢而下,貝爾觀察了一會,頭下腳上的跳進水中。

  水是往外滿溢出去的,也就是說水流的方向應該是往外才對,可是躍進水中的貝爾卻感覺到一股吸力捕捉住他,把他和水流的相反方向――水底拉扯過去。

  水中的景色顯示他仍在墜落,身體的感覺卻變成了上升……不知道穿過水底以後會看見什麼……貝爾收攏心神在身體裡開始積蓄雷電之力,預防接下來可能會出現的危險。

  被拋出水面的同時,貝爾眼中的世界上下顛倒了,火焰在空氣中舞動的頻率收縮了貝爾的瞳孔,他驚訝的「咦」了一聲,輕巧的翻轉了身體,踩在違反重力的地面上。

  這是一個洞窟,而且奇異的是這裡與地表竟然是對立反轉的空間。

  火焰在水上燃燒,圍繞著被切割的土地,阻絕生物的穿越,刺骨的冷風吹過貝爾的身邊;洞窟中央有一塊漂浮的土地,燃燒著火焰的水流將其周圍的地面切割成如人類耕作的田地一樣一塊塊方正的形狀──而吸引貝爾目光的,是土地中央那如同祭壇的岩石,趴伏了一個面容朝下的人影。

  人影,銀藍色的微捲長髮散落一地,雖然沒有任何動作,姿態卻優雅美麗得像是一幅畫呈現在貝爾言眼前,在如此陰暗詭譎的洞穴中是如此突兀、卻更彰顯其存在,貝爾覺得自己彷彿看見被獻祭給海神的少女,無助的被禁錮在血腥的祭壇上……

  

  不對!

  「祭品」的下半身,是一條長的垂到水裡的尾巴!要說是龍尾巴蜥蜴尾巴蛇尾巴總之怎麼叫都行,不管怎樣那都不是一般的腿!

  「誰……?」

  似乎現在才發現貝爾的存在,祭壇上的人影發話了,還沒轉過身來,那條長長的尾巴就用毫不容情的速度與力道揮打過來,不過真正驚嚇到貝爾的,卻是那低沉的聲音。

  「男、男人?」貝爾才剛小聲的吐出兩個字,那條等同於鞭子的尾巴立刻充滿怒氣的以殺人的力道甩過來,貝爾只好狼狽的東逃西竄,同時終於看清了對方的容貌身姿。

  這男人,有著海妖般的美貌,第一次見到他的人很容易被他的俊美所吸引,何況貝爾剛剛看到的是背影,認錯性別也是無可厚非,不過一見面就勾起對方的怒氣,這可要怎麼辦才好?貝爾還有話想問呢!

  不過,對方揮擊的尾巴卻主動停了下來。

  「小孩子?」

  低沉的聲音帶著明顯隱忍過後的不,雖然生氣,但對手是孩子,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對這樣的一個少年痛下殺手吧?對方勉強停下攻勢,貝爾見狀立刻趁機眨著無辜的眼睛。

  「大哥哥,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打擾你的〜〜不過,這裡是哪裡啊?」

  美麗的海妖一臉不,但是沒有再繼續攻擊,只是上半身仍匍伏在宛如祭壇的石塊上,尾巴如蛇般鎖定住貝爾的身體。

  貝爾看了看噴著火的水流、還有飄浮在水火中的石地,當他試圖靠近那一臉戒慎的冷漠海妖時,卻赫然發現他無法進入中央的範圍,臉色不禁一變,:「咦?大哥哥,這是……結界嗎?你被關在裡面?你、你是墮天使吧?誰把你關在這裡?」

  和數量龐大的原生惡魔相比,墮天使的數量雖不算少,但比例上還是少惡魔許多,因此墮天使雖不是彼此互相認識,但卻有不成文的規定──不得互相傷害、以及要相親相愛──魔王大人規定墮天使要有護短精神,不可以欺負自家人當然也不可以讓自家人被欺負,所以貝爾才會有點發怒。

  上半身被束縛在祭壇範圍內的墮天使沉默的瞅著貝爾半晌,雖然有些狼狽卻無損其俊美的容貌微微放鬆半分,只是懷疑依舊:「你也是墮天使?怎麼這麼小一隻?」

  沒有回答俊美墮天使的問話,貝爾嘻嘻一笑︰「大哥哥,你知道外面現在發生了什麼事嗎?」

  「發生什麼事與我何干。」冷眸一凝,俊美墮天使潛藏在靈魂深處的暴躁開始往外浮起。

  「就怕真的和大哥哥有關係呢!大哥哥知道嗎?外面現在可慘了,元素肆虐啊~~!狂風暴雨、地震和火山爆發~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呢!」貝爾可憐兮兮的指了指自己:「所以我才被踢出來找原因。我叫貝魯,漂亮的墮天使哥哥叫什麼名字?」

  「……佛爾尼奧斯。」伸手撫摸自己額頭上彰示著墮天的印記,他偏著頭看貝爾右臉頰上的記號︰「我怎麼不記得墮天使中有年紀這麼小的小鬼?」

  「呃,凡事都有可能嘛!」貝爾沒誠意的說著,忽然睜大了眼睛︰「佛爾尼奧斯──我聽過這個名字!你是我──那個,你是這個領地的君主、貝爾澤比杜大人的副官候選對吧?」

  「有那回事嗎?」佛爾尼奧斯淡淡的應︰「這種應該不會外傳的事你倒是很清楚。」

  「欸……因為我跟君主大人很要好啊。」貝爾隨口胡齺,發給副官候選的召集令中,只有眼前這個惡魔沒有出席,正因為他把所有候補都留下來批公文,所以對沒出現的佛爾尼奧斯才更有一點印象。

  為什麼他的副官候選會出現在伐伐的占卜地點裡面呢?

  「大哥哥,你還沒說你被誰關在這裡呢!」抬頭環視這個上下顛倒的洞窟,貝爾的視線回到佛爾尼奧斯身上,手中的雷電試探性的刺激著結界。

  「怎麼?小鬼想幫我報仇?是我自己誤觸陷阱,才啟動這個結界被關在裡面……」

  「也放出了什麼東西對吧?大哥哥被原本關在這裡的傢伙變成替代品,反變成被囚禁的王子,我沒猜錯吧?」貝爾澤比杜一臉天真無邪的說,卻一針見血。

  冰冷的佛爾尼奧斯,聞言終於正眼看向少年:「什麼被囚禁的王子,你是人類的童話看太多了嗎?」

  貝爾露出尤帶稚氣的笑臉,聳了聳肩,繼續說道:「我不知道原來被關在這裡的是什麼角色,不過現在外面可鬧翻天了,如果在外面大鬧的東西真的和大哥哥有關,大哥哥可要負起責任來哈!」

  這個裝模作樣的小鬼,到底是什麼來歷?這麼臭屁的態度,墮天使什麼時候有未成年者了?還是他和自己一樣,都是墮天之後身材外貌發生極大的改變?

  不管如何,同為墮天使,至少不用擔心會被陷害……略做思考,佛爾尼奧斯爽快點頭:「好!只要你有本事解開結界放我出去的話。」

******

  遠在天界的時期,佛爾尼奧斯就是強大的水系天使,掌管著河川湖泊、浩瀚海洋,他的身邊總是圍繞著眾多天使,正因為他對這種現象感到厭煩,所以才會選擇墮天……誰知道墮天之後,變化的痛苦會是如此劇烈、他的外型改變亦是如此巨大,甚至不具人型……半人半龍,這已經是他目前化身所能做到的極限。

  也算是佛爾尼奧斯運氣不好,墮天使穿越墮天之道身體都會有所變化,有的墮天使是魔力暴到難以承受的地步、大部分則是外型出現變化,但像佛爾尼奧斯這樣徹頭徹尾的化身成「怪物」的,卻也相當少見;化型之初,佛爾尼奧斯甚至失去了「言語」的能力,成為一頭無法言語的偽龍。

  而墮天使,都是驕傲的。

  或許向其他墮天使求援,可以比較輕鬆尋得解決途徑,但是佛爾尼奧斯的自尊又怎麼允許他放下自己的身段?更別提他不只變成這種恥辱的模樣,還連說話的能力一併喪失,他只能像頭野獸一樣的遁入地獄的不毛之地,和佔據地方的魔獸爭奪起地盤。

  但是,沒有一個地方是佛爾尼奧斯的容身之處。

  他不是魔獸,縱然魔獸以他為尊又如何?他也不是真正龍族,縱然外表相似他也不是龍族一員,龍族也不可能接受他,佛爾尼奧斯也從沒忘記自己墮天使的身分。

  偶然之間,他闖進一條被封閉的地道,地道深處有股濃厚的元素波動在吸引著他,加上他想將自己隱藏起來的念頭讓他逐漸深入,當綿延不斷的地道走到盡頭,赫然就是一座結界形成的牢籠,不過裡面卻空空如也。

  佛爾尼奧斯當時哪裡知道,並不是牢籠空缺,而是被關在裡面的惡魔把自己藏起來,正等著狙擊佛爾尼奧斯好得以藉勢脫逃;不過那個惡魔同樣也想不到,佛爾尼奧斯身為掌管水的元素系天使,即使墮天了、不具有天使形貌,能力還是一樣的強;尤其這個環境地火風水四元素俱備,佛爾尼奧斯根本就不可能出事,了不起就吃點虧,一時被困住而已。

  而且佛爾尼奧斯也不急著出來,這個結界的水元素分子相當純正,對他的身體有很大的助益,在這個結界裡,佛爾尼奧斯找出讓自己化身的辦法,貝爾尋來的時機正好,他才剛從偽龍的型態脫離出來,變成這半龍半人的模樣,並且重新獲得語言的能力。

  「大哥哥,這可是你說的噢,只要我能放你出來,你就會跟我走!」

  聽見佛爾尼奧斯的承諾,貝爾立刻開心的笑出來,有多一個人幫忙處理這件事情真是再好不過~~或許還能把這位副官候補給加進他的公文批改團呢!

  同為墮天使,貝爾對佛爾尼奧斯的好感相當高,目前那些被他延攬的批改公文團,通通都是原生惡魔。

  「嗯?」我可沒說要跟你走,只答應會幫你解決這件事吧?

  佛爾尼奧斯聽出貝爾澤比杜話中的語病,但還來不及反駁,他就發現雷電的力量歡快的聚集在貝爾的手上跳耀,那越來越龐大的純正雷屬性能量如暴風般逐漸凝聚,佛爾尼奧斯臉色一僵,完全沒想到這孩子竟然也是元素天使,而且能力似乎不下於他,他倒是小瞧了這個小鬼。

  「等等。」青筋在佛爾尼奧斯的臉上微跳,他臉皮抽了抽,冷冷的開口:「你該不會是想用你手上的雷電來打破結界吧?」

  「欸,因為解咒不是我的專長~~」貝爾不好意思的說:「我一向都是直接打破障礙物的。」

  「白癡!」佛爾尼奧斯氣極:「你是想連我一起電嗎?!」

  貝爾裝傻的摸摸鼻子,看樣子他的這位副官候補脾氣很壞耶~~長這麼大,從天界到地獄,貝爾還是第一次被人罵白癡呢。

  「不然我去找人幫忙……我有個大哥哥朋友是專門研究咒術的……」

  「不用!」佛爾尼奧斯沒好氣的說:「在我尾巴指點出的位置釋放你的雷電,控制好力道,以點破面!這四個字不用我解釋了吧?」

  這個結界雖然束縛他身體的移動,但並不妨礙他尾巴的揮擊,似乎是只要他本身不離開祭壇的範圍就好;而這些日子他除了研究自己的化型,也將這個元素結界給研究了一番,對這個結界的結構和運行模式早有了一定的概念。

  尾巴精準的拍擊在結界最脆弱的點上,這個結界以四大元素為基底,輔以相生相剋的原則,在外力想要擊破結界時,發出的力量有多大,反彈抗衡的力量就有多大……但是佛爾身為水元素天使,對元素的感知何其敏銳,早就觀察出四大元素相雖然輔相成,但是元素相互連接的那一小點卻不是毫無破綻,此刻在主掌攻擊的雷電刺激之下,結界一塊一塊的崩裂下來。

  剝裂那層有阻絕效果的朦朧結界,貝爾澤比杜終於清楚的看見佛爾尼奧斯的形貌,他暗暗的吃了一驚,就算現在是小孩子模樣的他,好歹還是地獄七君主,在魔力的感知上自然敏感,雖不知道佛爾尼奧斯的真正面貌是「什麼」,但肯定不會是現在這個模樣……

  「好啦,大哥哥,我幫你解開結界了哦!快點跟我一起回去~~」貝爾驕傲的挺起胸膛,躍上祭壇伸手就要去拉佛爾尼奧斯。

  「我只答應幫你解決這件事情,沒有說一定要跟你回去吧?」佛爾尼奧斯淡淡的說,避開貝爾伸過來的手,移動自己的身型,緩緩的從祭壇上往外游動。

  「咦──大哥哥要耍嗎?」貝爾露出打擊的表情:「你不跟我回去貝爾澤比杜的君主城,要怎麼解決這件事情呀?那裡資源才多的說~~!而且你難道不見見主上嗎?怎麼說你也是副官候補呀!」

  去君主城見君主?這小鬼把回去見君主說得像是去觀光地一樣,哪有可能像他說得那樣輕鬆?

  佛爾尼奧斯眉頭微皺,他或許不知道七君主各是什麼樣的角色,但是雙君主貝爾澤比杜和阿斯達羅斯是肯定知道的。

  「小鬼,你似乎還沒搞清楚狀況,我雖承諾幫你解決事情,但也沒開出期限……」佛爾尼奧斯淡淡的說:「我不喜歡人多的地方,君主城就不去了,我自然有辦法解決。」

  「別這樣說嘛~~人多又不會怎樣,難道他們還能吃了你不成?你可是上級墮天使耶!」貝爾澤比杜雖然笑嘻嘻的說著,但是神情卻帶著一股奇妙的堅持:「佛爾大哥哥,這個地獄除了魔王大人之外,沒有誰可以束縛你,就連君主也不行!所以你更要利用可以利用的資源,把事情快速處理掉呀!有什麼好顧慮的呢?」

  默默的盯著似乎不想讓他單獨離開的少年,佛爾尼奧斯緩緩開口:「……我知道了,就和你走這一趟吧!」

******

  依靠貝爾澤比杜隨身攜帶的遠距單向定點傳送的魔法陣,他和佛爾尼奧斯沒有花多少時間就回到了自家城堡。

  魔法陣的閃光散去後,迎接兩位的,是早一步來到貝爾城的伐爾吉奈亞。

  「歡迎回來……嗯?你帶了客人回來嗎,『小貝』?」故意在稱呼上捉弄貝爾的伐爾吉奈亞,下一回合立刻很殘忍的敗下陣來。

  「是呀,伐伐大哥哥,向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水元素的墮天使佛爾尼奧斯。佛爾大哥,這位是占卜師伐爾吉奈亞,你可以叫他伐伐哦!」

  如果這兩個屁股上都長了條惡魔尾巴,佛爾尼奧斯絕不會意外看見兩條惡魔尾巴互戳的場面,他清了清喉嚨,不跟貝爾同流合污的開口:「你好,伐爾吉奈亞閣下,是你指點這小子調查的方向嗎?」

  面對佛爾這半人半龍的姿態,伐爾吉奈亞神色如常,他笑笑的指貝爾澤比杜:「沒錯,是我。閣下也是協助這小子調查氣候異常的事件嗎?」

  「嗯,確切來說,這件事情和我有點關係……那麼,接下來還要請閣下多多指教。」

  佛爾尼奧斯微微的點頭示意,貝爾站在旁邊,臉皮小小抽了抽──兩個人都叫他小子,唔,如果被其他部下聽見了,那面子實在是有點……

  眼看這兩個有交流起來的趨勢,貝爾澤比杜連忙一手抓住一個,還對伐爾吉奈亞丟了一個有點殺氣的眼神:「佛爾大哥哥,我先帶你去見君主,走這邊~~」

  貝爾城的傳陣固定在地下室裡,走出去就是舖著紅毯的長廊。

  踏出魔法陣的那一刻,貝爾澤比杜和伐爾吉奈亞向外退了幾步,一瞬間雖然都出現訝異的神色,但同樣一閃而逝,兩人都沒有對佛爾尼奧斯身上出現的異象出言詢問。

  由於下半身並不是人型的一雙腳,那泛著冰冷鱗光的蛇腹,在紅毯上拖曳出一道長長的曲線,佛爾尼奧斯週遭半徑一公尺的地方陷入一層水域,守護他的同時也將他與周圍的事物隔絕出冷漠的距離;而貝爾腦海卻瞬間浮出──這要說是隨身攜帶、還是要說會移動的游泳池?

  「我想應該不需要去見君主,讓我速戰速決吧!」看著前方的貝爾,佛爾尼奧斯淡淡的說:「既然有資源可以利用,那就不要浪費時間了,有這些事件的資料嗎?」

  「耶?大哥哥不想見君主哦?可是至少要報告一下事情經過啊……」面對佛爾尼奧斯的目光,貝爾心虛了一下:「資料的話是有啦……」

  只是要從那些文件堆裡挖出這次事件的相關資料來,光想就發抖啊!

  「事情經過我直接告知你不就好了?沒差別吧。」

  「你就帶他去辦公室吧。」拍拍貝爾的肩膀,伐爾吉奈亞若無其事的說:「我借一下通訊設備,替你聯絡哈爾帕斯。」

  「咦?要找小哈?為什麼?」

  「因為有需要啊。」伐爾吉奈亞說,忽然抬頭對佛爾尼奧斯微笑:「對了,佛爾尼奧斯閣下,你是貝爾澤比杜大人的副官候選對吧?有沒有興趣直接留在城堡裡?大人現在挺缺人的。」

  「?」對伐爾吉奈亞忽然點出他的副官候選身份,佛爾尼奧斯頓時感到奇怪,不過想到他可能藉由占卜得知,也就沒什麼好訝異的了:「目前並沒有想要留下的理由。」

  「這樣啊,那你可以考慮看看哦!」點點頭算是招呼,伐爾吉奈亞轉身往另一個方向離去,佛爾尼奧斯眉頭微皺,一時搞不清楚這位占卜師的用意。

  「這位閣下難道只是出來向我們打招呼的嗎?」

  貝爾不禁苦笑:「嗯,伐伐一向這樣,可能因為他占卜師的身份,他老是喜歡話說一半、事做一半、甚至連出場都只出場一半。」

  「聽起來似乎是個很隨性的人。」以往在天界時身邊出現的天使總讓他感覺到煩,墮天後一段時間沒接觸到同伴,佛爾尼奧斯難得產生了親切的情緒。

  貝爾聞言小聲嘀咕:「他只是喜歡看別人困擾的臉。」

******

  通往辦公室的路上,經過他們身邊的惡魔,視線紛紛往他們這方投遞而來,貝爾忙在他們開口發出敬稱之前偷偷搖手要部下與僕役們閉嘴,不過這些惡魔的視線,有不少是被他身旁俊美的佛爾尼奧斯給吸引過去的。

  貝爾忍不住問了︰「大哥哥沒有興趣當君主的副官嗎?」

  「我沒有被人當寵物觀賞的癖好。」

  佛爾尼奧斯的聲音中蘊藏著寒冰,連貝爾都忍不住要縮脖子,看樣子佛爾很在意別人的視線呢,不過也是這些部下定力不夠,看到漂亮的帥哥就通通被吸住了。

  「唉……這也是沒辦法的。」貝爾小聲咕噥,接著替佛爾指路︰「轉這裡,辦公室往這走。」

  佛爾尼奧斯這半人半龍的型態,即使在惡魔中也極為少見,雖是異形之姿,但他這如王子般優雅高貴的身型,不知有多麼吸引人的注目。

  站在自家辦公室的門前,貝爾很自動的站到佛爾尼奧斯身後,非常有禮貌的示意他先請進入。

  「幹嘛弄得這麼神秘……呃。」冷沉的聲調在看到門內情景的那一瞬間嘎然而止。

  佛爾尼奧斯從來就沒想到君主的辦公室會慘烈到這個地步,打開門的那一瞬間入眼的盡是白紙與字,被留在裡面的惡魔既像木乃伊又像殭屍,還在批著永遠都批不完的公文。

  佛爾尼奧斯鐵青著臉︰「你說……有資料吧……?」

  「……有。」貝爾完全不敢去看佛爾尼奧斯的臉。

  「都在……這裡面……?」

  不知是火上加油亦或雪上加霜,長廊的那一端跑來了幾個僕役,推著滿載公文的推車一邊過來一邊喊道︰「又有災害出來了!這次是西南邊的領地那一帶――」

  跑到門口的地方僕役停下了腳步,因為佛爾尼奧斯和貝爾都杵在門口,眼尖的僕役發現龍人的身後躲著君主的身影,才剛要敬禮,一臉高傲的龍人大手一揮,抽出了各種內容混在一起的文件。

  「分類!」視線快速掃過,佛爾尼奧斯冷著聲音說,看這些人呆在原地,聲調就忍不住揚高︰「我說分類你們聽不懂嗎?把災情和調查報告混在一起、鄉民報告也夾在裡面?這樣是要叫人怎麼批閱?這是什麼?軍隊訓練關災情什麼事?為什麼會全部通通混在一起?你們是只有會跑腿的兩隻腳而沒有脖子以上的腦袋嗎?難怪裡面那間辦公室會是這副性!」

  前面還在唸那些負責公文的僕役,最後一句話,佛爾尼奧斯卻是對貝爾澤比杜說的。

  貝爾感嘆的發出一聲嘆息,佛爾尼奧斯連罵人都還是一副很帥的樣子,這些人會呆住,到底是因為被斥責還是看佛爾尼奧斯看到呆了?

  「照這位大人的指示去做吧……別再加其他惡魔的工作量了。」

  這個環境也實在是太雜亂了,逼得從來不多管事的佛爾尼奧斯,都忍不住出手干涉一下,他完全無法想像在這裡的惡魔是怎麼工作的,用的方法竟然這麼笨!

******

  ──三天後。

  努力的和這些公文奮戰不懈,佛爾尼奧斯簇攏著眉頭很不高興的想,為什麼我會在這裡被逼著處理這些文件?

  滿室的公文在他的指導分類下逐漸變得清爽,同類型的文件彼此開始有了聯繫,眾惡魔們批改文件的速度瞬間提升許多,這還是陷落在這間辦公室以來的頭一遭……!於是他們看待佛爾尼奧斯的目光都變得不同了,簡直就像是在看待救世主一般。
  

  「佛爾哥哥你好害,簡直不像是剛接觸主上的事務耶!真的不考慮當主上的副官嗎?」看著佛爾尼奧斯迅速正確的整理文件,貝爾一臉崇拜的問。

  「我沒興趣!」佛爾冷冰冰的回答︰「我會在這裡,是因為現在這災害有可能是我誤闖結界所造成,我不會推卸責任。話說回來,你們這裡忙得像戰場一樣,為什麼最該在這裡的王卻連一次也沒出現過?」

  貝爾飛快的接話︰「大人去視察災情了。」

  佛爾尼奧斯一臉狐疑的盯著貝爾,不再多說什麼,把到目前為止整理出來的文件「啪」地在桌上散開,佛爾尼奧斯開口。

  「我被捲入那個結界的時候,有被原本封印在裡面的東西偷襲,我是不知道原生惡魔的等級是如何劃分的,不過那傢伙實力不怎麼樣。」頓了一下,佛爾尼奧斯說:「危險的是他用來攻擊我的元素魔導器。」

  佛爾尼奧斯一臉不高興的將自己的遭遇娓娓道來;雖然沒有真正被傷害到,但仍被偷襲得手導致被囚禁在結界裡,這樣的屈辱對高級墮天使而言絕對不是什麼光采的事,不愉快也是理所當然的。

  「能引起豪雨大火的魔導器啊……」貝爾苦惱的問︰「是元素合成裝置還是運用魔法陣原理做的?」

  佛爾尼奧斯語氣有點不耐煩的回答︰「用魔法陣原理做的,我檢查過那個困住我的封印,祭壇上有刻著魔法陣,原本應該還有一個核心做能量驅動,不過似乎被那個惡魔取走了,你能那麼輕鬆打破禁閉我的結界,就是因為核心被拿走,結界力量下降的緣故。」

  聽見佛爾尼奧斯的話,貝爾立刻跟著接口:「我懂了,那個核心就是產生地火風水四元素異變的主因,不過它影響的範圍也太大了吧?竟然讓領地今日豪雨、明日山火、後日狂風!」

  「那是因為掌握核心的惡魔控制力不夠。」門口忽然傳來一道極為低沉的聲音,貝爾澤比杜和佛爾尼奧斯同時抬頭,後者露出疑問的目光,前者卻露出感動的表情。

  只見來者一臉淡然的繼續說道:「很明顯,這是元素暴走。雖然不知道是哪來的傢伙,但他根本就沒有掌握高級魔導器的能力,所以才會無法克制魔導器爆發,造成你領地的氣候異常。」

  聽見他的解說,貝爾開心的揮手呼喊:「小哈,你來幫我了!」

  門口出現的人赫然是地獄七君主之一,首席咒術師――哈爾帕斯。

  只是他的眉頭在聽見貝爾的稱呼之後不高興的凝起︰「誰是小哈?」

  -待續-





---------------
這章大概接近2萬字,所以只能分兩次貼了~下一回一樣有兩張插圖喔XD
別館的副官頭像終於齊了(擦淚),不過看著看著舊圖有的想重畫.....

葬遊-偽造的七卷聖書系列引用(0)  回應(27) 

Next |  Back

comments

搶下沙發XD

其實,貝爾,你可以跟小哈借人,他家的吹雪都快得了無公文可批恐懼症了(不對)

是說,貝爾的親親老婆,是誰?(呆)

血染黃泉:2010/03/22(月) 17:04 | URL | [編集]

這個副標題根本是逼婚!(大指)
可憐的佛爾就這樣被困在貝爾的城裡了i-241
貝爾的老婆好奇+1

最後來個雞蛋挑骨頭
『這還是陷落在這間辦公室以來的"同"一遭……!』同→頭

依黎:2010/03/22(月) 18:29 | URL | [編集]

佛爾尼奧斯該不會是被拐騙來當副官的吧=口=


貝爾的老婆是...?(好奇+1)

熾寒貓:2010/03/22(月) 20:37 | URL | [編集]

看到前面的那幾個君主選副官都還沒像貝爾遇到佛爾那麼來得好玩說(笑)
應該說,貝爾本身就是童心未泯的狀態才能有這樣的趣味過程嗎?

PS.那位小女朋友似乎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升級變老婆了?
PS2.有小部份錯字哦~

Kyanite:2010/03/22(月) 21:07 | URL | [編集]

PS.伐伐的草圖下次會出來嗎?

Kyanite:2010/03/22(月) 23:53 | URL | [編集]

佛爾GET!!(無誤)

救世主樣的佛爾整個好帥!!!

心花朵朵開的貝爾好可愛

洛水寒月:2010/03/23(火) 11:03 | URL | [編集]

(浮出水面)

伯爵大人辛苦了v-10
小貝爾的副官好像是被拐過來的哦~
佛爾哥哥沒有察覺被賣掉了嗎?
好想看下去哦…最後小貝爾的身份會被認出來嗎?

大喜~
伯爵大人會畫出小貝爾的親親老婆嗎?
→完全不知道小貝爾已經有老婆的昂?@?

:2010/03/24(水) 13:16 | URL | [編集]

佛爾尼奧斯特有氣勢XD
不過感覺上佛爾尼奧斯會當上副官...怎麼真的有種是被半拐半架押上去的呀...?

好奇小貝爾女友身分再+1

Antipathy:2010/03/25(木) 00:32 | URL | [編集]

咦耶~~
貝爾的女友...?
總覺得貝爾的副官應該是被拐來的~
而且會在不知不覺中當成的吧~~
而且被當成救世主那幕很好笑~~XDD

夜影:2010/03/25(木) 00:58 | URL | [編集]

血染黃泉:
以貝爾的個性(跟一點小自尊)是不會跟其他君主借人的啦XD 而且他也不知道吹雪心裡的空虛
貝爾的親親老婆?某本書裡面有出現一格唷i-237

依黎:
是逼婚沒錯(大笑),不過我們的佛爾大人會這樣就範嗎?請期待下回發展v
錯字指正感謝,已經修正過來了~是說不管看幾次都還是有不少漏網之魚啊~~~(淚)

熾寒貓:
目前發展很像被騙來的厚,真相到底是如何...請見副標題(喂),不說願意還是不能當上副官的啊XD

Kyanite:
因為是大家的學長:貝爾大人呀~XD
大概也是選副官最辛苦的一個...加上又看上一個老頑固(笑)
剛墮天還沒升格變老婆,後來地獄安定下來後就自動升格了,很少出現的可愛老婆i-178
伐伐的設定頭像下一次會放出來的,這次來不及擺就外出了...
錯字我努力再改一次了><///

洛水寒月:
你GET了啥XD?!
佛爾或許天生有批公文才能也說不定,真的是超強的啦~~有他在辦公室一切問題都沒有!

昂:
大家看得愉快我也畫得很快樂唷XD
現階段是先拐回家再說沒錯...下篇怎麼讓頑固的佛爾說"願意"就請等一下嚕v當然小貝爾的身份也很快就...嗯~~
小貝爾的親親老婆不會出場,一直都是隱藏人物...某本個人誌裡有畫出一格她的樣子,大概參考一下嚕i-237

Antipathy:
遇到貝爾那樣熱情招待,任誰也沒辦法推托吧...當然頑固的佛爾才不會那麼簡單就簽下賣身契呢XD

夜影:
真要說的話佛爾批公文能力比貝爾還強喔!(邏輯Lv.10)
所以當貝爾看到他的批公文速度...嗯,就決定是你了vv

Tomoe:2010/03/26(金) 16:41 | URL | [編集]

期待伐伐的真面目哦~


另,雖說茵弗姑娘(名字應該沒記錯…?)在那本裡有一角貝爾可愛老婆的天使側模樣.
但~~~能不能貪心一點請TOMOE找機會讓茵弗的墜天使模樣曝光一下呢?

Kyanite:2010/03/27(土) 01:50 | URL | [編集]

PS.其實挺好奇~~在天界時,佛爾與利安是不是同學院的好友?
感覺上,兩人在某方面挺合得來的。

Kyanite:2010/03/27(土) 02:04 | URL | [編集]

Kyanite:
全名是茵弗妮緹,她到地獄的設定比較特殊,本質上並沒有"墮天",所以還是天使聖潔的樣子,對天界來說她比較像是被惡魔綁架走的天使。
佛爾與利安...是沒設定太多他們在天界時的事情,但就以年齡來說是差不多的,或許彼此都有認識(?)
某方面?是指做事的認真態度嗎XD

Tomoe:2010/03/27(土) 11:18 | URL | [編集]

是小貝爾說: 佛爾GET~~(遊戲打太多的後遺症

洛水寒月:2010/03/27(土) 11:53 | URL | [編集]

嗯~原來我名字記了一半變匿稱了(本子在外場,沒法查^ ^b)

有點好奇天界都不會來搶人嗎?
還是說天地大戰的另一個原因就是貝爾版的特洛伊-擄走茵弗成為戰爭開端?(玩笑的)

是啊,在想說佛爾應該與利安對於管理公文資料這如此認真與得心應手的態度,
應該在天界多少比對其他天使們來得有更好一些的交情也說不定。

Kyanite:2010/03/27(土) 22:00 | URL | [編集]

喔喔我看到了!(回頭翻聖書)
那、貝爾是把人家藏在哪啊.....該不會是自宅?(羞)
看那張側面,感覺是個溫柔恬靜的好孩子,原來貝爾愛這味啊~嘖嘖嘖(馬上被貝爾電焦)

依黎:2010/03/29(月) 13:40 | URL | [編集]

好幾天沒得上網,今天終於能上來啦~~XD

我發現大家都用貝爾取的暱稱叫占卜師耶~~
伐伐的小名就這樣決定啦???
他會哭的哦^^bb(伐:始作俑者不就是你嗎=_=)

毛仔~~我也要看伐伐的草圖(伸手)


皆果:2010/04/01(木) 08:13 | URL | [編集]

洛水寒月:
小貝爾敢這麼說的話佛爾會打人吧XDD

Kyanite:
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真的)
不過你有說中一點,天界會用這個理由來跟地獄機歪,至於後來有沒有搶人成功嘛,就看我們的貝爾王子有沒有好好護駕XD
畢竟是老婆,拼了命也會好好護駕的吧

利安在天界的能力跟成績都很平均,佛爾的話平均比偏高,可能情況會變成利安知道佛爾這位同學,而佛爾卻對利安沒印象...好微妙的關係XD

依黎:
啊啊~是自宅沒錯啊XD不然還有哪裡(笑)
這位永遠的少女人妻是個溫柔恬靜的好孩子沒錯,非常標準的溫柔可人兒喔!

皆果:
因為名字太長...字數達5個字的都會被自然簡化XD
伐伐的長像已經畫好啦~~快要可以更新上去了,不過下一回插圖伐伐沒出場就是,只能擺在最後面當大頭照囉~

Tomoe:2010/04/09(金) 18:14 | URL | [編集]

小哈出來了~~(歡呼)
為什麼不讓小吹雪參一腳呢(副官獨自待在城堡裡哀怨的盯著主子)
好可愛!(啥)

弗爾哥哥一開始看圖我真的以為他是女的@@
雖然本來就知道是男的了但還是被SHOCK到了

感覺起來大家的副官大多都用『拐』的
拐到後來讓副官產生「只有自己才能擔任XXX的副官」的感覺後直接定契約(噴)
不過坦塔利安例外就是||||

看來大家都會貝爾的老婆感興趣呢~~
這少數出現的女性角色請讓她多出來點吧!
亞札大人太可怕了……(抖)

魟魟魟:2010/04/13(火) 11:52 | URL | [編集]

那我會慢慢等TOMOE哪天把故事慢慢生出來的^ ^"
才想說天界就算要再沒理由的來打地獄也絕對會生個就算再怎麼爛也還是能說得過去的理由。
還真是個不錯的理由呢。
貝爾如果沒好好護駕護花的話,現在不就沒戲唱了?(笑)


PS.伐伐與瑪爾在天界時彼此認識嗎?

Kyanite:2010/04/13(火) 23:27 | URL | [編集]

會被龍尾巴鞭打的意思嗎 i-189 (慢著你這反應什麼意思!)

洛水寒月:2010/04/14(水) 13:13 | URL | [編集]

TO:洛水

基本上,佛爾確實是女王型的^^bb

皆果:2010/04/14(水) 14:23 | URL | [編集]

魟魟魟:
這個...因為是小哈親自出馬所以吹雪就不用跟來了(咦),小哈好像沒有帶侍從的習慣
佛爾因為是水屬性所以在設定上就有點偏陰柔的造型,加上又是長髮,沒表情的時候看起來真的不像男的,但個性可一點都不陰柔啊~~
貝爾的老婆是隱藏人物...我再跟阿果討論看看要怎麼安排她的出場i-237

Kyanite:
是啊、天界只要找個看起來很正當的理由就可以亂來了(好像一直都是這樣;;;)
瑪爾在天界是隸屬比較特殊的階級,審判系的天使頭上都有第三隻眼,不會跟一般小天使混在同一班,所以在一般班級裡的伐伐就正常來說是不會跟瑪爾有交集的,不過因為瑪爾很有名,所以很多人都知道這個(狠)角色XD

洛水寒月:
嗯啊...佛爾的純物理攻擊就是尾巴啊...

Tomoe:2010/04/15(木) 21:40 | URL | [編集]

原來瑪爾在天界已經是惡名昭彰了啊~

Kyanite:2010/04/15(木) 23:25 | URL | [編集]

Kyanite:
心裡有鬼的才會怕瑪爾那一群特殊班的呀i-237

Tomoe:2010/04/16(金) 06:07 | URL | [編集]

總覺得貝爾打從一開始就很希望佛爾是女的了!!
這樣他就可以拯救公主(?)(被尾巴甩過~~~)

:2010/05/29(土) 13:16 | URL | [編集]

云:
英雄救美當然是每個男性都想做的事...就算他有老婆(揍)
可惜救到的是個猛男v

Tomoe:2010/06/11(金) 05:52 | URL | [編集]

回應の投稿











 這是悄悄話
trackback
此記事の回應URL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