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引用(-)  回應(-) 

    2010

04.15

【副官】水淵之藍─佛爾尼奧斯之章(下)


 
   副標題:【快說我願意!】
   *此為下卷
  翻閱著佛爾尼奧斯整理出來、還有他將自己觸發結界經過寫成報告的文件,哈爾帕斯露出難得有些情緒波動的表情。

  「伐爾吉奈亞告訴我這裡有我感興趣的東西,指的就是這件事情吧。」

  知道這個左眼覆蓋著咒術的惡魔竟然是七君主之一之後,生性冷淡的佛爾也忍不住感到敬畏。

  「有件事我要訂正一下,哈爾帕斯大人。那隻拿走核心的雜魚確實是沒有掌握高級魔導器的力量,不過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從懷中掏出一塊不知道何種材質的碎片,佛爾尼奧斯把它遞給哈爾帕斯︰「這是雜魚逃跑時我打壞的核心碎片。」

  感應著碎片上的咒術騷動,哈爾帕斯立刻不客氣的收下核心碎片:「我回去研究一下,看能不能藉由這個碎片,重新構築出一樣的魔導器。如果可以的話,或許能藉由同型魔法陣共振的原理,捕捉到原本核心的波長位置。」

  君主完全公事公辦的口吻,讓佛爾尼奧斯大大吃驚,如果僅憑這樣的碎片就能將魔導器複製出來,那麼這位君主,也實在了得。

  眼看事件解決有望,貝爾開心的拍手:「真不愧是咒術迷~~呵呵……有小哈出馬,我就放心啦!」

  聽見貝爾給的「稱號」,哈爾帕斯的身體微不可察的頓了一頓,他抬起頭,一反常態的雞婆起來︰「聽說你是貝爾的副官。」

  眉頭小小的「筋」了一下,佛爾尼奧斯語氣不善,他才來貝爾城三天的時間,就已經出現這種傳言了嗎?
「沒有的事,我沒有答應要成為誰的副官。」

  貝爾立在旁邊,表面上是一臉無辜,實際上當然是在想著他哪會放過這麼好的副官人選?這三天來已經充分顯示出佛爾尼奧斯的副手能力,放他走的是傻瓜!

  哈爾帕斯聞言嘴角微翹︰「貝爾的領地,工作量相當龐大。基本上,除了魔王大人以外,貝爾可以說是帶領我們其他人的領導者。你可以想像,貝爾的忙碌情況。」

  左右環顧著比他自家辦公室足足大了六倍的辦公室,哈爾帕斯最後的視線掠過貝爾身上,這裝幼齒的小子笑咪咪的站在一旁,一臉「我很乖不吵大人講話」的表情,絲毫不知大難即將來臨……

  而佛爾尼奧斯冷著臉沒有回答。

  「所以,你也可以想見,當上這位君主的副官,內容是多麼的有挑戰性。」哈爾帕斯的目光平靜的掃了佛爾尼奧斯全身一眼︰「相信很適合你。」

  對上哈爾帕斯肯定的眼神,佛爾尼奧斯竟然說不出話來。同時也發現,從變成這樣半人半龍後,原本介意他人目光的他,無法對這位君主的視線產生一點躁怒。

  「那麼我先回去了,不能離開領地太久。這個我就帶回去研究了,有消息再聯絡你們。」哈爾帕斯點頭示意,最後對貝爾說:「破壞領地的魔導器如果破解了,記得其它碎片要幫我留下來,我對這個簡單但很有效的裝置有興趣。」

  「沒問題,一定留給你。」貝爾爽快回答。

  笑咪咪的目送哈爾離開,貝爾忽然身體一僵,背後傳來一陣陣冰般的氣息讓他吞了口口水,他一臉陪笑的轉過身去,看見佛爾尼奧斯充滿殺氣的模樣,貝爾彷彿聽見命運交響曲響起的聲音。

  此刻,貝爾澤比杜終於後知後覺的發現了,哈爾帕斯所說的話,已經洩露出他的真正身份。
  
  

  「……破壞••領地?」低沉的聲音一字一句吐出冰冷的單字,眼前這個小鬼頭,原來竟然就是君主本人!

  也就是說他前面都是在被這個君主耍著玩的?

  「啊哈哈,佛爾冷靜、冷靜,我也不是故意騙你的啊~~那種情形下自我介紹說『你好我就是君主』,哪來的可信度啊?」貝爾冷汗直冒的接著說:「拜託,這些文件都沒備份,泡水的話那就完蛋了……」

  尾巴瞬間揮擊到貝爾的面前,數聲驚叫此起彼落,不知是在為佛爾的膽大吃驚還是為了其他――敢攻擊君主實在要有很大的勇氣啊!

  貝爾避開攻擊向後一躍跳到門邊,下一秒尾巴揮擊交織而成的攻擊網朝貝爾瀰天漫地的籠罩下來,滿室的公文因此到處亂飄。

  「這是怎麼回事?」哈爾帕斯離去後,換伐爾吉奈亞走進辦公室來,他手上拿著貝爾領地的地圖,輕鬆的問著縮到角落免得被掃到颱風尾的候補們。

  「嗯,就是副官大人發現主上真面目以後生氣了……」其中一個抱著整疊公文的候補哀怨的回答。

  呵,已經開始叫人家副官大人了嗎?

  伐爾吉奈亞好笑的說:「唉呀,那他們要打多久?我已經占卜出下一個受害地點了。」

  而他的疑問,下一秒就獲得解答。

  元素系做為魔法師分支,本質上仍脫離不出「魔法師身體很貧弱」這個鐵則﹙特地練身體和戰士系轉職的例外﹚,再加上貝爾又完全處在少年的體能狀態,一個閃避不及,佛爾尼奧斯一尾巴就呼中了小貝爾的臉。

  一擊得手,佛爾尼奧斯愣了一下,少年君主被這一呼擊飛到伐爾吉奈亞腳邊,臉頰上出現了佛爾尼奧斯的尾巴印子。

  「我記得我曾經說過,要你小心被呼巴掌的,想不到這一刻這麼快就來臨了。」伐爾吉奈亞笑咪咪的說。

  「你、你什麼時候說過啊!」狼狽的由下往上瞪著占卜師,貝爾哀怨的想,這下面子可真的丟到了!

  「在我遇見你那天,你飛走的時候。」

  「那我怎麼可能有聽見啊~~!」小貝爾哼哼唧唧的抱怨,其實佛爾尼奧斯雖然打中他,但是貝爾身為頂級的元素墮天使,身邊無時無刻都覆蓋著一層薄薄的元素護盾,傷當然是沒有,痛也不太痛,就是被顏面直擊很丟臉啊~~﹙泣﹚

  這個君主,難道完全沒有君主的一點架子嗎?──佛爾尼奧斯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目光移到辦公室的出口處。

  看出佛爾尼奧斯眼中萌生去意,貝爾立刻喊叫起來:「啊啊等等你不准走!我想要你當我的副官啊~~」

  公文會泡水燒焦也沒辦法了,貝爾澤比杜雙手一揚,雷電立刻從他的手中旋轉飛出、封住了佛爾尼奧斯的去路。

  「大人想把我強留下來?」佛爾尼奧斯冷冷一笑,聚集在身邊的水流反應他心情似的開始沸騰翻滾,貝爾苦惱的咋舌。

  「唉,哪家君主選副官要選得這樣,求還求不到的啊?」堅持的擋在佛爾尼奧斯前面,貝爾無奈的苦笑︰「拜託你別那麼快判我死刑,好歹讓我有辯解一下的機會唄?」

  話聲一落,貝爾立刻讓雷電匯集到自己身邊,佛爾尼奧斯雖然很不高興,但只是冷漠的看著──畢竟對方是君主,而且剛才還很不給面子的賞了人家一尾巴,反正最後只要他堅持不跟隨貝爾,難道還能強迫他不成?

  在雷電散去的那一刻,佛爾看見,原本漠樣清秀可愛的少年,化成了一個氣質溫文儒雅的青年,可是同時他也感覺到,貝爾的魔力瞬間漲滿到一個令人感到危險的程度。

  「原來如此,魔力的蓄積程度會因為外型的不同而有所改變嗎……?」他冷哼一聲,怒氣散去兩分,魔力過高光是存在都是一種危險,靠著年齡的呈現減輕魔力的擁有值,貝爾這麼做確實有理由。

  「請你不要動怒……佛爾尼奧斯,我並不是有意欺騙,只是前幾日的情形下,我實在找不到坦承的時機。這幾天,你的能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我很希望你能在這次事情解決之後,留下來成為我的副官……」青年之姿的貝爾這麼說著,語氣一派平和優雅,只是臉頰那尾巴印子還很明顯的留在上面,看起來還真有點好笑。

  然而──

  「我拒絕。」冷凝的聲音毫不留情面的響起。

  室內的溫度瞬間降成冰點。

******

  默默的相互凝視半晌,一陣雷電炸起,貝爾變成他年紀最小的版本,大眼睛看起來一臉委屈;佛爾尼奧斯沒料到他竟然還有第三種型態,一瞬間不由得覺得這位君主其實也很辛苦,由大到小,也只有剛才那個二十來歲的版本看起來較有威嚴,十六、七歲的少年和現在這個十一、二歲的模樣,哪會讓人聯想到君主的身份?

  小隻的貝爾轉頭看向其他的副官候補們,這些惡魔們面露冷汗,君主的不是那麼明顯,真虧這位佛爾尼奧斯可以這麼不當一回事!

  「你們繼續忙吧!都不准偷懶哦!」

  眾副官候補們拼命點頭,連忙低下腦袋埋頭苦幹,不過一雙雙耳朵卻悄悄的拉長,也不知道是想聽些什麼。

  至於旁邊的占卜師,貝爾直接選擇無視,就算知道人家是來看戲的,貝爾也拿他沒轍,誰叫他還有需要他幫忙的地方呢?

  「先說我不是故意變小哦~!而是我只要轉換到真實型態就很容易在解除時出現反差,總之我絕對沒有騙人的意思,我也真的很需要像你這樣的副手,拜託你不要拋棄我啦~~」說出同時順帶撲上佛爾尼奧斯的尾巴。

  應該是「不要拒絕我才對吧──?」

  不約而同的,頭低低的候補們腦袋浮出了這句話。

  「當我的副官除了會很忙以外,好處還是很多的!想要什麼補給配給我都可以供給你哦!你有什麼要求也可以儘管開~~所以這地獄沒有什麼我不能給的~拜託你留下來啦~~!」

  啊……追女人也不過就這樣啦~~主上為了把副官大人留下來所說的話,絕‧對不可以傳到夫人耳裡吶!

  候補們有志一同的閉緊了嘴巴。

  任小貝爾劈哩啪啦說盡好話,佛爾尼奧斯卻一直一言不發,這下連伐爾吉奈亞都感到好奇了,這位未來的副官大人,到底在想什麼呢?

  終於沒話好說了,小貝爾閉上嘴巴,可憐兮兮的望著佛爾尼奧斯。

  「……我會留到把這件事情待到解決為止,其它的……」看見小隻的君主一臉懇求神色,佛爾尼奧斯決絕的話竟然說不出口:「……到時候再說吧。」

  面對這個臉皮厚到堪比龍皮的君主,佛爾縱然有怒氣,值量表也升不上去;真難想像地獄七君主中的第一人,貝爾澤比杜竟然有這樣的個性﹙魔王大人得意曰:這是我調教得好呀~﹚。

  「結束了嗎?」伐爾吉奈亞走上前來,笑嘻嘻的抖了抖手上的地圖:「那麼我們就開始準備把事情解決囉。」

******

  在一片荒蕪的平地上,一個巨大的結界正在刻劃中。

  之所以說巨大,是因為它光是直徑,就有足足十公里那麼長,貝爾澤比杜動員了旗下所屬的上級墮天使,先是淨空這個區域,然後開始這個魔法陣的準備。

  其實下一次的氣候異常之地,在伐爾吉奈亞的占卜之下,並不在這個位置之上,而是在王城一帶。

  這結果可不得了,貝爾澤比杜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讓自己的城堡被捲入事端,就算王城有守護結界,可面子問題不能落下!光是異常氣候在他領地肆虐三個月,就夠貝爾澤比杜火大的了。

  所以經過討論,他們將戰場選在這裡,既空曠附近又沒有其他村落,只要把魔獸先驅走就可以此為戰場,以「核心」目前停留的點,這個位置正好是那個「核心」移動的路徑,要去貝爾澤比杜的王城,這裡,就是它會先經過的地方。

  這個在一天前開始準備的魔法陣,很快就要完成了。

  這段時間貝爾為了把佛爾尼奧斯留下來,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其極,看準佛爾尼奧斯吃軟不吃硬的個性,甚至夥同其他墮天使,利誘牌和溫情牌一張一張的打出去,很多時候都弄得佛爾尼奧斯想發怒卻怒不起來。

  「我說……你們現在的目標到底是把我留下來還是要解決氣候異常的問題?」被這樣的氣氛搞到渾身不自在的佛爾尼奧斯終於忍不住要抱怨了。

  『當然是把你留下來!』上級墮天使們異口同聲的說,他們互看一眼之後再度同步:『我們可不想被拉進連主上都應付不來的公文地獄!』

  因為他們也應付不來,不然他們早就被無良君主給拉進辦公室裡面了!而且他們也總是能逃就盡量逃,主上的公文地獄那可真不是開玩笑的。

  就在佛爾尼奧斯覺得自己的處境越來越不妙的時候,已經完成的、靜寂的巨大魔法陣忽然開始產生反應,強烈的光芒由地面直透天際,遠遠看去,就如同巨大的光柱,將陰暗的地獄一角照耀的有如人界的白晝。

  君主的聲音由魔法陣外圍傳來:「捕捉到囉~~確認無誤!」

  「哼,來吧……你一定還記得我的氣息,你也想拿回被我打壞的碎片吧?」不再理會身邊的同伴,佛爾尼奧斯抬起頭,淡淡的自言自語,同時也不再壓抑自己的力量,魔法陣內的水元素無一不響應佛爾尼奧斯的召喚,龐大的水元素氣息逐漸凝聚在這位墮天使的身邊。

  身旁的上級墮天使自動的各自朝不同的方向飛掠而去,站在構築這個魔法陣的重要地點做守護;這是墮天使之間不成文的規定,由於最早是佛爾尼奧斯被偷襲,因此除非他主動尋求協助,不然誰也不能出手幫忙。

  「來吧,我就站在這裡,有什麼本事就盡管拿出來吧。」對著高空中的魔導器,佛爾尼奧斯冷冷一笑。

  原本,這個魔導器可以無限制的抽取周圍的四元素來做為己用,所以它可以在相當大的範圍裡面造成狂風暴雨、山崩地裂的效果,可是在貝爾他們的安排之下,巨大的魔法陣不只困住這個魔導器能活動的範圍,連抽取元素的範圍也被大大的限制住了。

  當高空中那個曾經用魔導器偷襲佛爾尼奧斯的惡魔俯衝下來時,牠的下半身赫然已經和魔導器融合在一起,身體是裸露的,而且皺皺乾乾,儼然一付乾屍的模樣。

  「被魔導器搾乾了嗎…?」短期間內就讓君主的領地氣候異常了那麼多個地方,想也知道原生惡魔沒幾個的魔力擋得住,佛爾尼奧斯一瞬間覺得他們真是太小題大作……說不定尾巴一抽就能了結也說不定。

  是說他們特地花了時間做準備,起到應得的效果也是很正常的。

  在魔法陣的範圍裡,佛爾尼奧斯聚集來的水元素已經將地面化為一片水鄉澤國,泡在這麼巨大的水池裡,真有一種說不出的暢快;身型一展,佛爾尼奧斯脫去了自己的化型,一尾細長的蛇龍轉眼間就在水中悠然的游動,龍身上覆蓋的銀藍色鱗片散發出金屬般冷冽的光華;冰冷,但卻寧靜,其背上及側腹的鰭有著華美的流線,龍頭上原來應該有墮天使印記的地方,取代的是尖銳的銀藍色長角。

  結界外的上級墮天使們發出讚嘆,沒想到可以在這裡看見墮天使中難得一見的「完全化型」,眼前這體型龐大但是線條優美、完全屬於異生物型態的墮天使,美得叫人屏息、並且讓人移不開視線。

  就在化型這短短幾秒的耽擱裡面,火元素凝聚起來的流星雨、水下的地面突起來的巨大石柱、還有空中暴虐的龍捲風通通朝著水中的佛爾尼奧斯而去。

  銀龍在水中優雅的滑動,感受到牠的好心情,外圍的君主很認真的開始考慮起將城堡改建成游泳池的可能性。

  如同馳聘在汪洋裡的元素王者一樣輕鬆,水元素散成最細小的分子鑽入地元素形成的石柱裡,沖散了地元素的排列結構,火球被大水直接吞噬;而激烈的颶風卻被從水中揮出的尾巴一擊揮散!強烈的反擊順著餘勢波及到魔導器上面;魔導器像顆球一樣的被打擊出去、撞到魔法陣壁壘反彈回來後又再度被打出去!

  「哇賽,要是被那條尾巴掃到,真的可以直接飛上天當星星了呢!」貝爾感嘆的喃喃自語,還有點心有餘悸的摸摸自己當時被半龍型的佛爾尾巴掃到的臉頰。

  不過,水元素用來防禦是很好用,但是本身並沒有特別強力的攻擊,銀龍的尾巴似乎也無法將魔導器完全破壞,在揮擊第二下的時候佛爾尼奧斯就發現了這個問題,平靜的聲音登時在偌大的魔法陣中響起。

  『大人。』

  『借你的雷電一用。』

  一個小小的水球分出凝聚在貝爾面前,貝爾立刻乖乖的把自己的雷電重覆壓縮了五層,丟進那個水球裡面,水球顫抖了一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高高飛起!

  越飛越高的水球瞬間膨脹了好幾倍,蘊含在裡面的雷電開始炸出閃光,向魔導器撞了上去。

  在各系元素的特性裡,水元素平和、地元素中庸、風元素是狂躁、火元素是爆烈,而雷系卻可以帶來瞬間的毀滅。

  強大的雷電以佛爾尼奧斯的水元素為引,破壞力甚至撼動了魔法陣的壁壘,佛爾尼奧斯感覺到魔法陣在搖晃,隨即讓大量的水元素重新回到空氣中,並且避開了不停散漏的餘電。

  拿君主的雷電去電人還行,他自己可是一點也不想觸電的。

  『結束了。』

  焦的魔導器沒有反應的掉到地面上,讓佛爾尼奧斯尾巴一壓就碎得片片散落,至於和魔導器融合的惡魔偷襲者,早就變成具乾屍了。

  失去了束縛的對象,魔法陣運轉的光芒漸漸黯淡下來,這個在貝爾領地造成困擾的事件終於落幕,然而和這個事件比起來更為重要的還有另一件事……

  貝爾澤比杜緊張兮兮的飛到佛爾尼奧斯面前,張開雙手不想讓他離開,事情解決了,他深怕佛爾尼奧斯就這樣以龍型的姿態直接闖關游走,那可就真的很難阻止了。

  「佛爾,拜託你不要走啦~~我真的很需要像你這樣的人材呀!」貝爾一臉快哭出來的表情:「如果能把你留下來,要我將整座城堡改裝成游泳池都沒關係!如果這樣你還是不答應,那我就不管你到哪裡,都派人天天跟在你身邊嘮叨要你當我副官!」

  『不要下這種無聊的命令!』沒想到君主為了讓他心甘情願留下來承擔任副官職位,連這種話都說出口了。

  佛爾尼奧斯無奈的在君主面前垂下他驕傲的龍首,定定的看著眼神中充滿期待的幼年版君主,嘆了一口氣,終於妥協的佛爾尼奧斯,低沉的聲音平靜的發出誓言:『……穩固你後背的基石,成為你堅實的後盾,對你奉獻出我的忠誠,我將成為你最得力的助手;以此為證,與閃電的君主訂下契約,我是──深藍的墮天使‧佛爾尼奧斯。』

  「ok、ok!ok!」貝爾澤比杜狂喜的發出歡呼,誓約詞立刻回得又急又快又隨便:「我接受、我願意!我答應!我與你訂下契約、我是地獄七君主‧貝爾澤比杜!」

  見到主上終於選好了副官,其餘的上級惡魔很明顯的鬆了一口氣,佛爾尼奧斯從龍型再度轉化為半人半龍的模樣,露出自從與君主見面以來,第一個淺淡的微笑。

  「晚上放大家半天假!我們來開歡迎會歡迎副官進駐!」貝爾開心的說。

  結果當天晚上的慶祝會在水災的肆虐下黯然的結束了,至於原因嘛……
  
  ss18-2.jpg

  


  -END-



後記-JA.皆果-
副官文終於到最後了。
佛爾尼奧斯這一篇,我又加了更多奇幻文的元素,最擔心的就是表達的不好,讓大家有看不懂或不習慣的地方^^b
因為出場的配角也變多了,戲分上更不好分配,由其出場的這幾個都是很容易就搶戲的類型。占卜師是我提出的角色,在文中沒機會提到的小設定是,他替人占卜的報酬,針對事主是不一樣的,像他如果要替小貝爾占卜,那他就會想看小貝爾出糗的樣子,這個在「少年的煩惱」﹙毛仔重新做的版本﹚裡也會出現。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佛爾這位副官的選拔過程和其他幾個都不一樣,他開創了很多第一,包括第一個罵君主白癡啦、賞了貝爾一尾巴印子啦、讓君主求他留下來啦、還有貝爾的誓約詞沒有和官對應等等。
所以在七副官裡面,他是少數幾個沒被君主虐到身還有虐到心的難得存在唷!

PS˙新注音真是可怕的注音法,在打文過程中,我常常一時手快,把佛爾尼奧斯的「尼奧」三個注音打在一起然後四聲……嗯,那個發音就讓各位讀者自行體會吧XD



----------

感想(?)-Tomoe-
最後一章完成啦~總這章總數5張圖,破記錄了>D<
佛爾尼奧斯大人萬萬歲~~!

照慣例,伐伐的大概長像↓

本來最初他給我印象就是臉遮住,就像傳統(?)占卜師給人的印象一樣很神秘,
不過既然戲份還不少那就給他露個臉,雖然表情一臉欠揍(死)
(伐伐:把眼睛遮住就很有神秘感了啦)

葬遊-偽造的七卷聖書系列引用(0)  回應(21) 

Next |  Back

comments

先坐沙發...等好久呢!等看完再寫感想喔!

---------------------------------------

看完了,最後我笑了....
佛爾...我想他也是第一個把君主城堡炸掉的副官吧?
不過...我真的還蠻喜歡這個角色的,可以夾走嗎?v-344←咦? 佛爾:(一尾巴揮過來!v-359)

:2010/04/15(木) 20:49 | URL | [編集]

嗚嗚..我期待以久的沙發~
連續六篇都沒有搶到v-239

TO:毛
怎摩沒有伐伐的眼睛毛色~~?
不過還真的一臉欠扁
是說找他算命的傢伙通常在事後都會很想回頭海扁他
話愛講一半不是講假的XD

皆果:2010/04/15(木) 21:02 | URL | [編集]

小貝爾真的好可愛i-237i-178
副官大人你的酒品阿XDDDDDDDDDD!!!
是說我想看有尾巴印的優雅青年www

RITA:2010/04/15(木) 21:26 | URL | [編集]

原來佛爾大人的專長是拆房子!!(誤)

洛水寒月:2010/04/15(木) 21:52 | URL | [編集]

佛爾的酒力到底多淺啊xddddd
直接就讓貝爾的城堡成了游泳池,真好,這下連改都不用改了,省了一筆改建經費哩(焦點錯誤xd)

附記:戈戈的臉真的有點貝戈x的味道,但好符合形象啊xdddd

依黎:2010/04/15(木) 22:29 | URL | [編集]

貝爾的死纏爛打功還真是一流的吶。
三種型態都是毫不吃愧卻能漁翁得利的呢(笑)

PS.君主選副官,不是擂台招婚與是相親看對眼。(其實副官的故事是徵婚大全吧~)


伐伐還真有壞心眼占卜師的架式呢~

Kyanite:2010/04/15(木) 22:56 | URL | [編集]

塵:
這就是先坐沙發躺著看嗎XDDD很高興塵塵看得愉快唷i-185
要說是炸掉城堡嘛...不如說是因為龍型太巨大把屋頂撐破,外加發酒瘋就很順便的把週邊一起拆了,歡迎夾走i-178(喂)

皆果:
虧我還跟你預告30分後上架,真是的i-101
伐伐的配色還沒想到耶...第一感覺是臉白白穿(啥),通常要整個畫起來才會開始配...因為本來最初想法就是沒有露臉嘛~~
配金色眼睛看起來會很像蛇,好像很適合他吼i-237

RITA:
啊啊~本來是有想過畫很破壞形象的臉上有尾巴印子的青年貝爾,因為圖片數量爆了所以....有加筆的話就放在實體本子上吧XD

洛水寒月:
只要在城裡變回龍型就可以爆屋頂了啊(笑)

依黎:
聽說半杯就已經茫了(喂)
這種改建好像不太好,連屋頂都沒了,是說地獄天氣不好啊i-237
伐伐是長臉細眼睛,看起來一整個就像狐狸,大概是我對他的第一印象i-228

Kyanite:
閱人無數的貝爾百年難得挖到一寶,豈能就此輕易放過?錯過這隻,等下輩子吧!
噗、被你這麼一提,這一系列真的很像徵婚大全...有逼婚、有比武、有娶了擺一邊的、有光X氏計...(被踹飛)
伐伐畫完的時候真有一種惡婆婆的感覺XD

Tomoe:2010/04/16(金) 06:21 | URL | [編集]

為什麼伐伐看起來一臉:啊哈哈有能耐就來打我啊~~~的表情...(掩面)
而且好有奸商感覺呢~

不過佛爾喝醉的結果居然如此壯觀XD
口硬心軟的特性真是可愛~~害我都想把佛爾這個暱稱改成尼尼了XDDD(被揍)

是說...小貝爾之前撲佛爾尾巴的行為...莫不是傳說中的抱大腿嗎!??

Antipathy:2010/04/16(金) 08:16 | URL | [編集]

TO:Antipathy

是抱大腿沒錯XD
因為沒大腿可以抱所以只好抱尾巴v-119
其實我在寫這篇的時候腦內形象大概是這樣的~~

佛爾→媽媽
伐伐→婆婆
貝爾→要糖吃的小孩(啥?)

有佛爾(媽媽)幫他收拾善後,以後貝爾(小孩)天天就有時間玩了XD

皆果:2010/04/16(金) 09:55 | URL | [編集]

耶耶~下章出來了好感動ˇˇˇ

我覺得小哈在報復貝爾叫他「小哈」XDD(讓他被呼尾巴的原兇)

然後看完後好好奇君主跟副官們的酒量W

昇靈:2010/04/16(金) 17:33 | URL | [編集]

佛爾尼奧斯應該是惟一一個有資格爬到君主頭上的副官吧.....因為他這個副官頭銜是君主抱大腿,而且極力討好(比老婆還好XD)勉為其難接受下來的吧.....只要他一不爽應該可以罷工走人(魔)的......

哈爾帕斯借刀殺人的報復法夠絕!!!!不愧是我最喜歡的君主呀!!!!!!完全不需要弄髒自己的手!!!!我要學下來!!!

Julia:2010/04/16(金) 20:17 | URL | [編集]

TO Antipathy:

我覺得以占卜師的能力來講,就算想蓋他布袋也不容易堵到人.......

TO 皆果:
顏面直擊實在是太有笑點了XDDD

洛水寒月:2010/04/16(金) 20:30 | URL | [編集]

第一張圖我噴了
第二張圖我笑了
第三張圖我窘了

伐伐這根本就是不良占卜師嘛他的占卜真的准嗎??(喂)
為什麼佛爾感覺起來像是妻管嚴……(掩面)
貝爾明明有老婆了……
(不、應該是我沒救了)

魟魟魟:2010/04/16(金) 22:53 | URL | [編集]

貝爾應該已經很習慣用正太的水汪汪大眼睛來博取同情了吧XDDDDD

副官大人喝醉了!!WWWWWWWWWWWWWWWWW

熾羽:2010/04/17(土) 02:10 | URL | [編集]

TO:洛水寒月

其實我就是想看臉上有尾巴印子的優雅青年
可惜毛仔沒畫v-16

TO:魟魟魟

千萬不要懷疑伐伐啊~~
小心被他知道會記住你哦^^bb
這傢伙可是非常會記仇的><
而且報仇永遠都嫌不夠

貝爾小小聲:受害者一名在這QQ
不過是在天界時不小心做了這樣那樣的事情~~~
伐伐就一路記仇到地獄(淚)

皆果:2010/04/17(土) 11:19 | URL | [編集]

TO皆果
我好好奇所謂的""這樣那樣的事情""是指什麼事啊XDDDDDDDD

依黎:2010/04/18(日) 02:10 | URL | [編集]

Antipathy:
基本上伐伐是用[機車]這個關鍵字下去畫的....XD 這麼說起來好像也像在路邊賣神秘物品的奸商?!
因為佛爾墮天後原型就是龍,幻化成半人算是需要一些維持的力量,喝醉後就完全解放啦~~
小貝爾撲佛爾尾巴真的變成抱大腿了=口=?! 這我倒是沒想過...想像起來好像有點糟糕......(逃)

皆果:
原來你已經有這種計謀了?!
佛爾真的會變成在辦公室裡的黃臉婆嗎XD|||

昇靈:
沒錯,那是小哈的小小報復,當然如果佛爾耳朵沒那麼利的話也聽不出來XD
君主的酒量? 呃,因為身為最高位的統治者嘛,多少都要會喝酒(什麼理論)
→小蒙不用說,沒酒不能活,大概是君主裡最會喝的
→達羅羅會喝很慢,甚至喝不完然後盯著酒杯發呆;
→貝爾跟卡依姆大概就是一般人的程度。
→小哈意外是個很會喝的傢伙?但比起酒更喜歡老人茶。
→亞扎大姊應該也是酒豪級的,喝完酒戰鬥慾會上升
→貝利亞魯嘛....因為抵抗力很強(?),所以喝酒不會有什麼影響,平常沒在喝就是
大概就是這樣XD?

Julia:
佛爾其實是對副官完全沒興趣的,經過這樣那樣千方百計才求下來...但他對工作是保持認真的態度,加上貝爾後來是真的也很珍惜這個求來不易的副官,所以往後日子相安無事XD (波長有合就是這樣)
這章的小哈GJ啊~XD!!我也很喜歡!

洛水寒月:
沒錯~~在發現有人要危害他時馬上就會跑得不見蹤影~連預測村子淹掉都是跑第一....

魟魟魟:
呃,這三張的走向都是輕鬆向...XD
伐伐不喜歡把占卜內容講得太明白,他是屬於[在最大可告知預測情報中做最少的說明]的不良占卜師(笑),他認為沒發現他話中有話那就是對方愚蠢了=D=|||
佛爾是妻管嚴沒錯啊~那副認真的性格每個部下都很怕他....是個非常賞罰分明的副官

熾羽:
是的...貝爾已經習慣裝可愛了(死)

依黎:
這我會請阿果好好交代一下XDD

Tomoe:2010/04/22(木) 07:36 | URL | [編集]

啊~沒想到小佛爾的弱點竟然是...!!!
酒量不好v-40
XD

我也想要說...
"我願意~~~v-413
灌酒給你v-275"
i-235

千月:2010/05/04(火) 19:28 | URL | [編集]

千月:
酒量+酒品不好....XD 喝完會變回原型拆房子(抖)
你想灌酒做什麼呀=D=+

Tomoe:2010/05/27(木) 16:08 | URL | [編集]

「……破壞•你•領地?」低沉的聲音一字一句吐出冰冷的單字,眼前這個小鬼頭,原來竟然就是君主本人!

  也就是說他前面都是在被這個君主耍著玩的?


嘖嘖!!
覺得這幾句話很經典
可憐的貝爾呀!
你被伐伐陰了
我想你就算在裝可愛只會讓佛爾怒火更大了!!
是說佛爾酒量真差
但也意外可愛(?)

:2010/05/29(土) 13:21 | URL | [編集]

謝謝云對佛爾篇章的心得唷i-178
是說這篇貝爾被兩個人陷害啊~(笑)他變少年的時候好像常被整XD
想說設定上每個都是大酒豪沒意思,那就來個在水中游的酒量不好吧(什麼邏輯)
於是我們可敬的佛爾先生就變成酒量不好變回原型會撐壞屋頂的角色了>D<//

Tomoe:2010/06/11(金) 05:55 | URL | [編集]

回應の投稿











 這是悄悄話
trackback
此記事の回應URL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